posts | comments | archives | links | create | song
(reminder: all quotes here are fiddled, probably.)

李敖清華演講

  • 溯洄從之

  • 公爵大人抱怨說, 李敖在北大演講, 乃是盛事, 泊友為何言及者極少. 坦白說要不是從歌德泊中讀到相關報道, 我還不知道呢. 可見我是如何落從於形勢了. 不妨自我解嘲說, 這叫心如止水, 水波不興.

    剛才讀了李敖在清華的演講詞. 李敖說話自又一番魅力, 但更有趣的卻是演講後的提問. 從中我們可以看出這批清華學子和李傲之間一種有趣的主客位置的爭奪. (以下純為意識流式紀錄, 亂草一堆.)

    背後更大的問題是誰算老行尊中國人. 答問的前半部, 不斷繞著的話題是統一大業. 有趣的不是問了甚麼, 有趣的是他們的說話方式. 演講後第一道問題是:

    提问:李敖先生您好,我是来自公共管理学院的学生,我觉得我们是以清华最热烈的双臂来拥抱您,欢迎您回到我们祖国的组织,欢迎您回来。

    李敖:你这叫什么问题,我根本就没有离开。


    李敖答得實在一針見血. 這裡背後當然和統一意識有關. 所謂統一, 可以指交融, 也可以指兼併. 這個對答的背後, 可看出, 清華學生心中有有一條界線, 這條界線分出裡外. 雖然都說是中國人, 但在這條界線以內的是真正中國人, 這條界線以外的只是門外漢, 不算數的. 你不可以說自己不是中國人, 但是你要做真正的中國人, 需要一種歸化的認證手續才算數, 需要某種投奔的過程. 而你李敖這一輩的北京人, 是不算數的. 這種我是主你是客的心態下的統一意識, 其實是兼併意識. 因為一我是有明確的membership, 而你沒有, 二你要有membership必須來投奔我. 三沒有membership是不要得的. 四, 所以你必須來投奔我.

    這些提問者的用語非常明顯地顯示了這一點:
    我们非常深刻领略了您的语言风格和独特的人格魅力,可能我们更加喜爱您的是您对我们祖国的认同和您的爱国之情......


    這裡的我們包不包括李敖?

    情形就好像, 比方講, 中學. 現屆學生心中, 有一條界線, 劃出了一個小社會, 劃開了這個社會以內的校內人和這個社會以外的校外人. 如果有個中學舊生回學校走走, 那些接待舊生的現屆學生, 到底怎樣看待他呢? 把他作界線內的老行尊, 還是界線外的門外漢?

    李敖: 我在北京念中学的时候听到一句谚语......大家说,乡音未改,我告诉你,我没改,改的是你们,为什么?我在北京的时候是个小型的北京,我住在北京城里面大圈里面的小圈里面,小圈里面的黄圈,住在皇城里面,现在的圈大了,三环四环五环都有了。我们过去在北京讲的话就很纯的北京话,......


    李敖不認同學生這種實質上把他當門外漢心態, 說得很白. 可是, 李敖努力說他不是門外漢, 那不等於同學就承認他不是門外漢. 後來張力太大, 人有索性把它明說出來:

    首先,既然您不愿意作为一个客人,我想再次欢迎您自家人回到北京来到清华。......我想和您说的是在那几十年没有听美国鬼子的,发展出了学养非常深厚的人文社会科学,包括您肯定知道的王国维、陈寅恪、赵元任、梁启超这些国学四大导师以及稍后的钱钟书、冯友兰这样的大师,您知道这个应该会比较高兴。......


    這個提問更明顯. 清華是以庚子賠款的美國退款來開辦的. 李敖說中美有協議, 清華八成念科技, 二成念法政, 不念中文等不務實的工夫. 然而提問者告訴李敖的人物, 正是李敖那一輩的人物. 他彷彿在告訴五十歲的人甚麼是披頭四呀.

    清華尚如此, 對李敖一輩尚如此, 其他可知. 如此`談'統一, 不必談了.

    911與中秋


    光陰荏苒.

    2002年8月30日 PM 06:01:36
    Message
    From: sf
    Subject: 911
    To: K

    k,

    天若有情天亦老
    月如無恨月長圓.

    你問我, 上帝如果全能, 為甚麼不制止911這樣的慘劇, 上帝如果純善, 為甚麼聽任它發生? 911 令你對基督信仰失望了.

    謝謝你坦誠相問, 我猶豫未答, 因我不想給你些淺薄的簡化答案. 坦白說, 我沒有圓滿的答案. 我只有一些體會, 源自聖誕節的體會:

    莊子說: 天地不仁, 以萬物為芻狗. 人生於世, 就像遭拋擲於天地之間, 四無依憑, 歷盡千劫萬劫,無論是自討苦吃, 還是無妄之災. 所以來這世界的時候都禁不住要痛哭一場. 也許能有所差別的不過是 含笑還是含恨而終.

    911人間慘案, 不僅在雙子大廈剎那間變成頹垣敗瓦, 無數人子散妻離. 更有那因此而掀起的洶湧波瀾. 那無明恨火所挑起的冤冤相報, 還有那乘機煽風點火的狠咀臉, 和趁火打劫的辣心腸.

    不是有個管制中心的管理員監控著全世界操作的嗎? 為甚麼還會發生種種人間慘劇? 為甚麼不是一切防患於未然? 或者換句話說, 為甚麼世界不是a perfect automatic feedback and balancing smart AI system?

    很可惜, 基督信仰中沒有這樣的一個一切防患於未然的管理員存在. 也沒有這樣的一個perfect smart system存在. 基督信仰中上帝從沒有應許上帝是這樣的上帝. 有這樣的smart system 多好! 很可惜這不過是些方便說法而己, 不是基督信仰的真諦.

    問題也許不是為甚麼世界如此, 問題也許是人世間到底還有沒有公義, 有沒有光明, 有沒有意義, 有沒有希望, 有沒有血性, 有沒有悲憫?

    基督信仰中, 上帝是心存悲憫而且甘心謙抑自下, 因此親成肉身, 去和世人一同歷盡人生諸劫諸苦的上帝. 這是基督信仰的一個核心. 也是聖誕節的意義.

    聖誕節故事的一個意義, 就是肯定了到底有光明, 有希望, 有悲憫. 問題是, 天願與人共苦同甘, 我們又點? 製造更多苦難? 向隅自憐? 憤世疾俗? 找代罪羔羊發洩?

    當然這一切不過是基督信仰的開端而已.

    上面的一番話, 可以總結成中國人的兩句說話: 天若有情天亦老, 月如無恨月長圓. 問題是, 月是否有恨? 天是否會老?

    月是否有恨? 基督信仰的回答是, 有.
    天是否會老? 基督信仰的回答是, 會.

    最後這兩句話, 就是我對你的答覆了.

    sf.

    manfred's career talk

  • 溯洄從之

  • 自在四樓想像空間 - Career talk:

    台上那位合伙人口沫橫飛地說著怕痛的石頭的故事。.....故事的含義是:你哋係資優人才啊,要忍耐下啊,讓我們琢磨你啊,係辛苦嫁啦,玉不琢不成器嘛。唔肯比人琢呀,第日就比人踩住架啦。


    機心. 我很厭惡這些搧動機心的宣傳故事, 聞之每每氣結心頭, 耐性全失. 除非出現在戰爭時期, 還可以諒解一下. 我有一種偏見: 莊子所謂櫺朽之材, 無用之用, 也許不合時宜, 但容不下這種瀟遙的意底牢結, 無論說得多動聽, 一定出了毛病.

    PS: 我唯一信服有權要求人 *如此* 受其`雕琢'的, 只有上天, `天將降大任於斯人也'的上天.

    A Child's History of England (備忘)


    A Child's History of England by Charles Dickens

    Fees Debit Notes


    九月頭收到系方通知:

    The Treasury Management Unit of the Bursary will send Student Fees Debit Notes to you (by mail to your correspondence address, to be followed by e-mail notice to your CWEM mailboxes) to collect the tuition fee at the end of September.


    問: 你猜到底是 (a) 在九月底collect the tuition fee, (即是說, 九月底前好入錢勒, 細路), 還是 (b) 在九月底才send Student Fees Debit Notes (即是說, 慢慢先啦, 唔急喎.) 呢?

    爭些少


    博文優質中國文化教育研究計劃:
    杜荀鶴《自遣》:「百年身後一丘土,貧富高低爭幾多。」我以為這「爭」字按粵音讀來,則粵人自感倍為傳神。蓋粵語把「差些少」說成「爭些少」,而「爭」則讀成「」。


    妙.

    Knowles Bldg


    Knowles Bldg. 柳綠斯樓 (紐魯斯樓)

    我曾這樣稱呼過它, 有位師兄說, 這名字真美, 可惜那既沒柳, 也不綠, 這樣的譯名算是白費了.

    四道SPAM (囈語)


    真是, 不聽肥力言, 吃虧在眼前. 說時遲那時快, 馬上來了三道SPAM.

    不過這三道SPAM, 頭兩道行文頗不錯, 可以入選客套應用文101吧. 就留它們在, 待我日後淪落到要替人發SPAM糊口時, 引為參考.

    今天口痕, 不知何故, 時時不自覺唱起首歌:

    過馬路要小心, 咪期望快一陣, 派米常會出意外, 做人係會咁.


    顛左. 名副其實的囈語, (注意, 是名副其實, 不是名符其實).

    四道SPAM, 此文為第四道.

    蜘蛛和蜜蜂訂婚了 (存檔)


    a circulating fwd email. source unknown (as usual).

    蜘蛛和蜜蜂訂婚了。

    蜘蛛感到很不滿意,於是就問媽媽:為什麼要讓我娶蜜蜂?

    蜘蛛的媽媽說:蜜蜂是吵了一點,但人家好歹也是個空姐。

    蜘蛛說:可是我比較喜歡蚊子耶!

    蜘蛛的媽媽說:不要再想那個護士了,打針都打不好,上次搞到媽媽水腫。

    蜜蜂也感到很不滿意,於是就問牠媽媽:為什麼要讓我嫁給蜘蛛?

    蜜蜂的媽媽說:蜘蛛是醜了一點,但人家好歹也是搞網路的...。

    蜜蜂說:可是人家比較愛螞蟻啊!

    蜜蜂的媽媽說:別再提那瘦巴巴的工頭,整天扛著食物東奔西跑,連台貨車都沒有。

    蜜蜂說:那隔壁村的蒼蠅哥也不錯。

    蜜蜂的媽媽說:...............................

    他是長得蠻帥的, 整天戴著太陽眼鏡,

    但你也不能找個食屎的!!!


    笑死.

    比較史及公眾史的視野 (小廣告)

  • 溯洄從之

  • 比較史及公眾史的視野

    逢星期六 下午二時正至三時四十五分
    中大祟基書院陳國本樓地下三號講堂 (CKB LT3) (地圖可見於中大主頁)

    ## 例外: 24/9 逸夫書院大講堂 (當天有專車接送, 於大學站登車)
    (第一班專車 下午一時三十五分
    第二班專車 下午一時四十五分)

    另有內容相同的英文課 every wednesday 6.30pm


    特別推介:

    * 科大衛
    2005年9月24日 - 比較史學的各種進路和方法 ##
    2005年10月29日 - 公眾史學:公共政策、社區研究及文化傳承
    2005年11月5日 - 公眾史學專題研究(1):殖民地時代與香港人的心態
    2005年12月3日 - 公眾史研究專題(4):公眾史學與國家建構

    * 2005年11月19日 葉漢明 - 公眾史研究專題(3):性別與歷史
    * 2005年9月17日 張瑞威 - 1500-1800年間歐洲及中國的市場發展

    CUHK HIS notice

  • 溯洄從之

  • M.A. Course Arrangement (Tue, 13 Sep 2005):

    (3) Owing to “Orientation Day for Undergraduate Admissions 2005” on 24 September 2005 (Saturday), the special arrangement for the following courses is as follows:

    - HIS5508A Banking History of Modern China (by Prof. Lee Pui Tak) at 10:30a.m.
    The venue for this course will be CKB123 (Room 123, Chen Kou Bun Building 陳國本樓)

    - HIS 3259 西方史學傳統:莎士比亞的英國歷史劇:神意、政治與歷史書寫(by Prof. Gan Yang) at 10:30a.m. on 24 September 2005 (Sat)
    The lesson will be suspended.

    - HIS5011B比較史及公眾史的視野 (by Prof. David Faure) at 2:00p.m. on 24 September 2005 (Sat)
    The venue for this course will be Lecture Theatre, Shaw College (逸夫書院大講堂), please refer to the attached transportation arrangement.

    - HIS 5506A香港史特別專題:身份認同與本土意識 (by Prof. Ching May Bo) at 4:30 p.m. on 24 September 2005 (Sat)
    The venue for this course will be NAH 11, Humanities Building, New Asia College (新亞書院人文館11號課室)

    - HIS 5515中國上古科技史專題 - 石器及玉器工藝學(by Prof. Tang Chung) at 4:30 p.m. on 24 September 2005 (Sat)
    The venue for this course remains unchanged, i.e. ICS L1 (Lecture Room 1, Institute of Chinese Studies, 中國文化研究中心).

    留言解封雜想


    今天不意收到一封電郵:

    好幾次想留言給你, 怎料有以下反應: 只有小組成員能在此 Blog 張貼意見......你不給我留言啦?


    最近下了機關, 本意是不留名者不可在此泊留言. 原來弄錯了, 變成只有小組成員才可留言. 撥亂反正, 亡羊補牢, 90度鞠躬賠罪, 今天解封了.

    --

    留言, 留不留名字, 竟然成了問題. 來如朝露不多時, 去似朝雲無覓處. 自己作為留言者的時候, 也會想, 萍水相逢, 何必執著於留下名字, 留下一個identity.

    在真實世界, 見到面, 這是有道理的. 我有個朋友, 每次介紹人的時候, 總是這個是豬頭炳, 那個是路人甲. 我倒欣賞他的洞見.

    不過網上世界, 可不然. 從BLOG主的角度看, 這種瀟洒, 卻會引來無限麻煩. 對著那些無名氏, 最大的問題在不知道那幾句是同一個人說的. 網上世界幾乎沒有自然的IDENTITY. 在真實世界, 縱然不留名, 也有相貌, 聲音, 字跡可辨. 網上世界, 除了留言者的自稱以外, 幾乎沒有簡單可用的分辨方法 (總不成時時監察IP吧).

    綠水本無愁因風皺面, 青山原不老為雪白頭. 無名者來無蹤去無影, 強要分辨哪一道跟哪一道留言是來自同一人, 固然可以說是執著. 然而, 對著兩個以上沒`面孔'的無名氏, 的確教人渾身不自在. 是自問自答嗎? 是補充留言嗎? 是兩個風牛馬不相及的人風雲際會嗎? 怎樣理解? 不自在. 不自在是因為尊重留言者, 不想對他們`置若罔聞'.

    小踢常批評那些只有`自已人' 可留言的站 小家子氣 (大意). 我如今倒有幾分明白那些站個中意思 (同情地了解). 也許留一個IDENTITY (不等於登錄) 是網上交往的禮.

    --
    PS:
    登錄留言的好處, 也在可以隔走一些SPAM.

    過馬路與禁爆仗


    記事一: `靈活變通'是怎樣發生的.

    過馬路.

    十字路口剛轉了紅燈, 在我前面的一位大姐仔, 向四周看了看, 見四下沒有車, 連再遠的一個交通燈位都看得通, 就大踏步跨了過去. 走到路中心的安全島, 正好遇上迎面而來的二位剛停在安全島的警察叔叔.

    警察叔叔仔像忽然想起似的, 信手截住大姐仔. 我跟他們隔了整整一條馬路, 聽不到他們說甚麼, 只憑他們的舉止動靜猜想其對答的一二.

    結果, 一如所料, 警察叔叔為阻嚇大姐仔以後不要再紅燈過馬路, 要查大姐仔的身份證. 看到這一點卻引起我的興趣: 其實, 這二位警察是在濫權. 因為法例只賦予警察因特定理由查身份證的權力, 卻沒有賦予他們為阻嚇人不要紅燈過馬路而去查身份證的權力.

    法例是很嚴緊的. 在A場合賦予a權力, 在B場合賦予b權力. 不過, 當人有了ab權力之後, 當然會`靈活變通', ab權力一起使用.

    有趣在`靈活變通'怎樣發生.

    --

    記事二: 故事是怎樣產生

    禁爆仗.

    一直以來, 身邊不少長輩都曾告訴我, 香港政府之所以要禁止燒爆仗, 是因為燒爆仗很危險, 從前每年都有不少人因燒爆仗而受傷, 或者引起火警. 結果政府為了解決越來越嚴重的情況, 於是下令禁爆仗, 而大家都認為政府的做法是為巿民著想, 理應贊成.

    今天看當年今日, 才發現原來香港政府之所以禁燒爆仗或藏大爆仗, 是因為六七暴動, 政府為了遏止炸彈浪潮而管制火藥流通.

    有趣在長輩那個說法怎樣產生.

    A letter to some Mr P

  • 溯洄從之

  • 得悉一豆姑娘的能量回歸, 重新上路, 欣喜非常.

    一兩年前某書的作者Mr P不幸患上癌症. 我寫了一通電郵給他. 今天清理HARDDISK才發現, 原來當天我把電郵保存起來:

    剛才跟同事談起,原來大家不論大大小小哪一輩人,中學時代都是讀 Mr P 的著作長大的。 Mr P 寫的課本,編的光碟,褒揚讚賞的 歷來大有人在,相信 Mr P 看著面前滿桌琳琅的教材,想起教育 學院裡滿門的桃李,足以告慰平生。我們也不在此錦上添花了。所謂見微知著,每下愈況,我們反而想點出 Mr P 一項早已在驟風 飄雨的教改潮流中湮沒了的作品--高映片。

    這套高映片,我們印象特別深刻,別出心裁,拿捏準確。有條理, 有層次,有見地,教學上種種機微關鍵的地方,一一點明。正好顯 示編製者在教學上的熱誠和功力。我們這裡不用迎合長官意志,可 以睜開眼睛講一句不合時宜的真心話,這套高映片其實只要好好善 用,論輔助教材,實在不用追逐科技的花俏,有此一套出色的教學工 具,幾足矣。

    半杯水,是只有,是還有,端在乎怎樣看待。祝 Mr P 每一天都能和 Mrs P 一起,在鍛鍊之中體會到幸福。

    sf


    半杯水,是只有,是還有,端在乎怎樣看待。祝一豆姑娘每一天都能在人生的鍛鍊之中體會到幸福。

    珍重

    盂蘭派米

  • 溯洄從之

  • 哥德早兩天在Miss Lee處的留言很有意思:

    又當然,唔講佢地派米背後既動機,咁真係唔可以唔理 派米 (特別係某些節日)其實係一個儀式;你叫佢地方便老人家扲米而改過儀式,後面會涉及幾多價值﹖
    ......
    我淨係想講,大家提議用義工用咩上門派米,衣種係純粹由安全既角度出發 (扮野d,就係由理性管理既角度喇)。咁點解要好似而家咁派米,佢地背後有咩理由,我地係米完全唔駛理﹖

    同埋,大家都將 輪米既亞婆 約化為 貪小便宜。咁入面,其實有冇人係因為個宗教原因而去排﹖如果真係有人因為宗教問題而輪米,我地駛唔駛考慮佢地﹖


    我隱約覺得, 盂蘭時節, 派米跟祭幽其實在做同一回事, 只不過上下半場, 或者中英文版(打比喻講)而已.

    正如搶包山變成派包, 不僅是沒那麼刺激而已, 總覺格格不入, 好像失去了甚麼意義似的. 傳統是甚麼? 傳統就是你不這樣做, 即使說不出所以然, 但總覺得不妥. 傳統背後有一套理論, 違背了那套理論, 就格格不入似的. 只是, 搶包山背後的理論是甚麼, 我功力有限, 說不出來.

    本學期中大歷史課(小廣告)


    開學了! 9月5日開波.

    今學期中大歷史系開了很多有趣科目, 也請了不少猛人來開課. 各位要是有興趣, 儘管來旁聽, 晚課及週六課多數是中文, 地點也在崇基(即山腳火車站一帶). 偌大的講堂, 沒有人把你趕走的 (第一二堂不取筆記則無問題了). 有興趣者自己搵食吧! (今晚再提一點推介吧.)

    course offered (time table pdf p.3)
    course details
    cuhk map

    晚課及週六:

    # 5507A 國家與民間社會-明清珠江三角洲史
    科大衛 (David Faure) 及 張瑞威(科的徒弟)


    # 3259 莎士比亞的英國歷史劇:神意、政治與歷史書寫
    甘陽


    # 5505A The Shaping of Hong Kong Identity
    程美寶(科的愛徒)


    # History of Hong Kong
    程美寶


    # 中共建國以來的政治社會運動史
    Prof. Zhang Ming


    # 中國法制史導讀
    蘇基朗 + 梁治平


    # 5506B 中國上古科技史專題- 石器及玉器工藝學
    Tang Chung

    # 港澳考古學
    Tang Chung

    # Banking History of Modern China
    Lee Pui-tak

    # British Society, c.1916-1950
    Prof. Gerald Jordan

    # History of Modern Japan Since Meiji
    Prof. Yoko Miyakawa

    # 中世紀歐洲的盈與虧
    夏其龍神父

    # 飲食文化史-本地與全球
    何佩賢

    新聞小說

  • 溯洄從之

  • zz早天提到(2005-09-02 16:10):

    節錄今天的"頭條日報",P2版:

    "昨天凌晨時份,夜空雲積如山,悶雷低鳴,凌晨三時許,梨木樹村賢仔住所門外傳來細碎的腳步聲,打破了夜深的寧靜,多名新界南重案組探員登門,把姓洪後母拘捕。

    一個大好家庭頓變支離破碎,親睹家庭巨變的祖母,心力交瘁,一夜無眠,清早便走去拜神求籤,最後得觀音贈給一個"緣"字,是良緣?抑或孽緣?也許祖母心中有數。"


    看到這奇情小說式的新聞報道, 我笑得人仰馬翻. 讀給家慈聽, 以求娛母. 他聽後倒問我: 你想那祖母的籤為誰而求? 是求兇徒繩諸於法, 還是新婦平安無事呢. 真是手掌是肉, 手背也是肉. 何況新婦還有自己兒子, 給拘捕了, 祖母自己要帶孫兒也辛苦.

    延伸:
    * Miss Lee 開學日, 受傷小童的星期天, 閒話家常

    我軍/政府軍 (備忘)


    1945年7,8月以前, 大公報還是我軍一詞來稱政府軍:

    我軍克鎭南關 1945-07-10
    桂林外圍我軍攻進 1945-07-22
    我軍克復桂林 1945-07-29
    我軍空運抵滬 1945-08-28


    到1945年09月受降儀式舉行以後, 用詞就變了, 開始以國軍一詞來稱呼政府軍:

    中國戰區日軍投降 1945-09-10
    國軍進入徐州蘭封 1945-09-11
    國軍進入漢口杭州 1945-09-12
    國軍進入武昌蚌埠 1945-09-13

    大公報有關香港淪陷報道 (備忘)


    大公百年:

    [頭條] 我策應英軍作戰 1941-12-14
    [頭條] 敵軍在香港登陸 1941-12-20
    [頭條] 敵在香港强行登陸 我攻九龍衝入深圳 1941-12-20
    [頭條] 香港英軍浴血抗戰 1941-12-22
    [社評] 哀香港 1941-12-27

    --

    # 我策應英軍作戰 1941-12-14

    【中央社韶關十三日電】粤東江我有力部隊,爲策應香港英軍作戰,連日向西疾進,對廣九綫深圳一帶之敵側後方施行猛襲,今已到達目的地,與敵接觸,戰况甚烈。同時■敵後■■■亦■活■,破壞交通路綫,橋梁電線等,敵■輸通訊■受■脅。

    【中央社韶關十三日下午九■急電】粤東我軍對進犯九龍之敵側背攻擊,頗爲得手,現■在淡水,坪山一帶向敵痛擊中。

    【中央■倫■十三日路透電】日本所稱日軍已佔據九龍之說,此間軍界人士迄未證實。

    【中央社新加坡十三日路透電】■東京廣播稱:日大本營陸軍部公布:日軍今日佔領九龍,正準備總攻香港。

    【中央社新加坡十二日合衆電】■訊:日軍沿■九路進攻靑山,發生■戰■按靑山央九龍界外,位於英軍重要防綫之外圍。


    # 敵軍在香港登陸 1941-12-20

    【中央社倫敦十九日路透電】日軍在香港實行相當大舉之登陸,激戰在進行中。權威人士認爲情勢嚴重。香港駐軍不多,而防衞之■■則甚大。防軍一部分爲加拿大軍隊,日方所稱在■■■陸之說,,■■■悉。

    【中央社紐約十九日路透電】據東京廣播:日軍昨晚已在香港三處登陸,並佔領怡和山。英軍仍在繼續抵抗中。

    【中央社訊】■柏林廣播東京訊:據此間公布;日軍已於十八日晚十一時在大砲掩護之下,在香港東北及西部某三處■陸。日軍已否攻入香港市區,則尙未■悉。又大本營方面■■實日軍確已在香港登陸。

    【中央社■敦十九日路透電】殖民部十九日下午宣布■今■該部尙與港督楊格通電報。

    【中央社■敦十九日路透電】■■■息:英防軍仍固守香港。

    【中央社■敦十八日路透電】香港總督兼■■■令■格電■■民部■■■■十七日之■■內稱:“閣■轉示■■陛下政府之■■,業已奉悉。參■■衛香港■作之人員,■■■心■■。吾人必將■■到底”云云。

    【中央社倫敦十八日路透電】據今日倫敦人士接得十三日香港所發私函內稱:機關建築■■處■■傷。外僑全■■■,■■亦 ■■。另一■■十一日■■,內稱各公■機■全體停止辦公,體格健全之男■,一律被徵,從事防務工作。香港人民■深■信心,惟難民人數■多,處置■■困難。預料此後香港方面,將無私人■■傳來云。


    # 敵在香港强行登陸 我攻九龍衝入深圳 1941-12-20

    【曲江十九日下午七時二十分發専電】向九龍進擊我軍,自十七日夜半起,開始重砲攻擊,將廣九路布吉段敵營■工事轟毁,布吉以西公路及電訊交通,亦被我破壊。迄十八日晚仍在平山、布吉、龍崗等地激戰,敵傷亡頗■。

    【重慶十九日上午十一時二十五分發専電】據“同盟社”訊,日海陸軍部隊於十八日晚十時開始在香港西面及東北方面登陸。其東北方面登陸之部隊,係分三處上岸;同時九龍日方砲隊亦發砲掩護日軍進犯。英軍當以猛烈砲火予以痛擊,登陸日軍,損失甚重,刻正在激戰中。日方散播消息,謂港督楊慕琦已離港,目的地不明。

    【重慶十九日下午五時十分發専電】據“同盟社”訊,日軍在香港登陸部隊,係於十八日晚十時在砲火掩護下渡過港九間一公里許之海峽,卽分成數小股進犯,一部在渣甸山一带上岸,尙有少數隊伍在其他地點登陸,當與英國守軍發生肉搏戰,一時情形甚爲紊亂,登陸部隊至十九日晨九時五十分發出閃光信號,表示登陸成功,九龍日軍立卽續遣軍隊渡海接應。據稱,英守軍已被迫向香港南部山地一帶退却。

    【紐約十九日中央社路透電】據東京廣播,日軍十八日晚已在香港三處登陸,並佔領渣甸山,英軍仍在繼續抵抗中。

    【重慶十九日中央社電】據柏林廣播東京訊,據此間公告,日軍已於十八日下午十一時在大砲掩護之下,在香港東北及西部某三處登陸,日軍已否攻入香港市區,則尙未知悉。又日本大本營方面亦證實日軍確已在香港登陸。

    【倫敦十九日中央社路透電】日軍在香港實行相當大舉之登陸,激戰在進■中。權威人士認爲情勢嚴重,香港駐軍不多,而防衛之區域則甚大,防軍一部分爲加拿大軍隊。日方所稱在三地登陸之說,迄無所悉。

    【倫敦十九日中央社路透電】據最近消息,英防軍仍保守香港。

    【倫敦十九日中央社路透電】英殖民部十九日下午宣佈,[十]九日晨該部尙■港督楊慕琦通[電]報

    【倫敦十八日中央社路透電】香港總督兼港軍司令楊慕琦電覆英殖民部大臣摩恩■七日之函件,內稱:“閣下轉示英王陛下政府之論示,業已奉悉,參與保衛香港之工作人員,無不衷心感奮,吾人必將堅持到底。”

    【倫敦十八日中央社路透電】據十八日倫敦人士接得十三日香港所發私函,內稱,機關建築僅一二處受微傷,外僑全體安好,精神亦健旺。另一函爲十一日所發,內稱,各公私團體■止辦公,■格健全■男子,一律被徵,從事防務。十日香港人民似深具信心,惟難民■數衆多,處置感覺困難耳。預料此後香港方面,將無私方■息傳來。

    【曲江十九日中央社電】我側擊廣九路部隊,十八日晨由望天湖(深圳東北)進攻深■,當將該處敵之外圍工事及彈■庫悉數搗毁,現我敵仍在深圳東北激戰中。

    【曲江十九日中央社電】廣九路我軍十八日■入深圳,將敵倉庫搗毁,深圳車站亦被焚,敵陣大亂,被■甚衆。新界敵聞訊来援,刻與我在附近展開劇戰。

    【曲江十九日中央社電】廣九路我軍十七日晚向横岡附近新塘坑之敵攻擊,當將該地■復,旋大舉向横岡(深圳東北)進攻,我將士奮勇衝入敵陣,■敵甚衆。


    # 香港英軍浴血抗戰 1941-12-22

    【中央社倫敦二十一日路透電】港訊:香港英軍今午仍抵抗中。

    【中央社倫敦二十一日路透電】東京訊:據日本大本營今晨十一時四十分宣布:“日海軍刻與陸軍密切合作,進攻香港區內英方各據點,同時控制香港四週之領海”。

    【中央社訊】據東京廣播:日本陸軍二十一日續在香港各處作戰。日機二十一日晨在■水■■炸英砲艦。日陸軍在怡園跑馬地附近及香港市區最東端(卽堅尼地城)與英守軍發生激烈之遭遇戰。

    【中央社倫敦二十一日路透電】東京訊:香港怡園一帶,仍有激烈戰爭。

    【中央社倫敦二十日路透電】東京訊:今日日本方面對於香港英軍之堅强抵抗,表示欽佩。據同盟社稱:日方預料香港卽行陷落,但因守軍抵抗頑强,而未能完成。守軍之戰鬥,奮不顧身,卽日軍亦表欽■,但彼等雖極英勇,終必失敗云。

    【中央社倫敦二十一日路透電】英王喬治六世頃電香港總督楊格云:“我國內人士對閣下與香港人民目前所■之苦難,無時去懷。朕茲特嘉獎所有以寡敵衆及英勇作戰之將士,並對閣下及全島人民深致慰問”。


    # [社評] 哀香港 1941-12-27

    一八四二年淸道光皇帝簽署南京條約,割讓香港,翻開中國近代史的第一頁,今年正滿百年。英國領有香港,■路■縷,把一荒涼的漁村,築成燦爛的花園都市,今年亦正滿百年。在百年祭之日,香港本身忽作了犧牲,在敵人的刀宰之下,悲■!

    百年來香港雖入英國的版籍,■■■的是中國之民。因爲英國統治香港的政策開明,■港與廣東不可分離,故留港華僑及過港華人,從無異國的情調。今日香港淪亡,我們衷心哀切,一如自己的故鄕淪亡。

    香港像出嫁了的中國女兒,她愛護娘家。過去從那裏舶來商品,輸入文明。抗戰軍■,香港尤以其地利,對中國盡忠報効。在中國的大動脈——粤漢鐵路——一端,爲中國吞吐了大量的軍需。至上海落入魔手,香港挺身而起,擔負上海遺下的任務。民國二十七年冬,廣州不守,香港的地位稍差,然或由陸上各線間道私走,或繞經越南,一切的路都通香港。至於由空中輸送,則渝港飛機,往來不絕。除了交通及運輸,香港還是中國宣揚國策的據點,呼吸外間空氣的門窗,其對中國抗戰的貢獻,可謂數年未衰。中國應該感謝香港。

    在香港島及九龍租界百萬人口,除一小部份外,都是中國的華僑。■比的高樓大廈,華僑所建;累累的市井貨物,華僑所積屯;一炮飛來,中國人的損失或在英國之上。尤以此次戰禍突兀發生,有許多中國優秀人才,未及脫出;許多中國的■重物資,未及遷移;更令我们十分懸念,十分惋惜。

    香港彈丸之地,孤島伶仃, 雖軍事設施堅固,爲東方的馬爾他,然究竟■■被■,不可久守。敵人東有■灣,西有海南島,二地皆離香港不過三百五十浬;卽三小時的飛機,十七小時的戰艦■新加坡距離香港,比台灣及海南島倒有四倍之遙。自廣州被日本侵佔,香港背後受陸軍威脅尤大。然而在這孤島中,英加印軍血戰却敵,三次拒絕投降,支持十八日之久,至水盡彈絕,犧牲慘重,悲壯至極。勞遜少將及將士,將永垂不朽,被人悼念;同時英國的戰鬥精神,亦已使薄海同欽;有這精神,雖敗猶榮。

    在香港吿急之日,中國軍隊卽從東江出擊,壓迫進攻九龍的敵軍。在香港內部,我國僑胞亦奮勇參加戰時服務。中英兩國人民,同舟共濟,爲百年來所未有。

    但這次敵人進攻香港,是實行閃擊,敵人以優勢的海陸空軍來犯,香港守軍自然寡不敵衆。軍事專家早已認爲香港陷落,祇是時間問題而已。英國應該滿意,不要懊喪。我們相信只要中英兩大民族切實合作,遲早一定能够把香港奪囘,奪囘燦爛的花園都市。

    這百年來,香港是英國的,同時也是中國的,香港是中英兩大民族混血的孩兒。這次保衞香港,也是中英協力,共同負責。將來的香港,仍舊是英國的,同時也是中國的,神其保佑香港無恙,以待中英人士連袂歸來。

    難過 (囈語)

  • 溯洄從之

  • 友人說:
    看了那段留言。你若問我意見,我會覺得,你的回應太過見外了。人家只是以其觀點,稱讚你的學識。謙遜當然好,但若是事實,也該欣然接受的。sy小姐只是說出她的心裡話,你的回應如一盆冷水直淋,要是我聽了,炸你站都嫌不夠洩憤啦。唉。


    我的確委屈了他. 心中惆悵了好幾天.

    也沒什麼的,sy小姐是有識之士,不會放在心上吧,我猜。


    願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