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 comments | archives | links | create | song
(reminder: all quotes here are fiddled, probably.)

倫理, 街檔模型, etc.


1. 香港街頭排檔微縮模型
李來有著, 《1:12香港街頭排檔縮影》. 萬里機構出版



茹國烈, 海參, 花膠, 腐皮, 沙葛:
這些我們在街市常見的檔口,就是香港生活的獨特質感.創作者把一些毫不起眼,微不足道的生活細節,用巨大的誠意,放上時間和心機,轉化成為藝術,創造了價值.我想,大學問家王世襄研究北京人玩蟋蟀,其實也是這個意思吧.


2. 書: 倫理, 性

要明白倫理學的梗概,MacIntyre的After Virtue, A Short History of Ethics不錯,如果談性,不妨看Roger Scruton的Sexual Desire,非常正路和實用。(倉海君留言)


after virtue: wikipedia, notes.
short history of ethics: reading group (chi)
sexual desire: 新春秋

歌德論憲法解釋 (存錄)


延伸:
* PK_ 相關留言

----

歌德, 憲法解釋就是政治決定(2):

(edited version)

法律、習俗、習慣,都可視為有不同程度強制力的社會規範。不同程度強制力的規範之所以出現,與合約本質相似,是權衡規範的益處與成本的結果。

法律用以維護公義,維護社會重視的價值。對公義的理解,往往經過數百年的哲學思辯和歷史傳統發展出來,自成邏輯,自成體系。

所謂價值並不一定就是社會上多數人主張的價值。近代民主政治思想對公義的看法,更著眼於維護少數人的「權益」。然而,要保障少數人的「權益」,民主政治卻不是最直接可靠的制度,一套完整而合理的憲法才是最直接的保障。誇張一點來說,民主制度不過是維護憲法的工具。

所以,要理解憲法,解釋憲法,(有時甚至一條法律),往往要追溯其原意,要追溯憲法體系希望守護的價值,要追溯制訂憲法時立法者希望產生的社會效果。所謂的價值,視社會和傳統而定;憲法/法律體系入面不少條文,只是社會或政治氣候的主觀投射。

最簡單講,例如,點解法律上對兒童、唔同年齡既人、甚至唔同精神狀態既人有唔同對待﹖其中,會涉及所謂既reasonable man,涉及「自由人應該對自己行為負責」衣幾樣由啟蒙時代開始產生既觀念。當然,純粹由個人道德反射黎計,多數國家既法例與及多人都應該覺得兒童色情有問題,成人色情品就多數冇咩問題。咁,其實衣個「相重標準」正正係社會/政治決定。

所以,要解釋法律,尤其是解釋憲法,斷不可能把憲法抽離於社會/政治而論。



-----------------------
(unedited version)

2007年05月31日 星期四
憲法解釋就是政治決定

見sf起左個好精彩既題,咁訓之前都要回帶講兩句。

1.好耐之前係度講過,根據社會學部份睇法,法律、習俗、習慣,其實只係唔同程既社會規範,其中涉及唔同程度既強制力。

2. 唔同程度既強制力之所以出現,往往取決於該規範既益處及成本。本質上,同張五常講既合約本質幾似。而亦都好似張五常近期所講,合約本質,其實亦都可以解釋到國家既形成。衣點,類似社會學/政治學家講既野﹕經典政治哲學家Thomas Hobbes同埋John Locke就由契約角度討論國家形成原因--雖則佢地對於政府權力得出兩個極端相反既結論。

3.當然,除左約定俗成外,法律其實仲要維護公義,維護某些價值。

4.所謂既公義,唔一定係社會上多數人主張既價值;如果公義等同多數人意見既話,納粹德國所造既係米合乎公義﹖(當然,衣個例子有問題﹕當時既德國人,有幾多係真正認同納粹﹖)

5.所謂既公義,好多時係由哲學思辯,經過幾百年既歷史傳統所發展。其中,有自身邏輯,有佢自己既體系。而所謂既公義,係近代民主政治思想下反而往往較著重維護小數人既「權益」。當然,如果多數人即真理,最後往往會導致「超穩定社會」既出現。

6.正如好耐之前所講,民主政治唔係直接維護小數人「權益」既可靠制度;要維護小數人既「權益」,一套完整合理既憲法先係直接保障﹕誇張小小咁講,民主制度,至多只係維護憲法既工具。

7. 所以,講返轉頭,要理解,要解釋憲法(甚至有時係一條法律),我地好多時都要睇返佢既原意,要睇返憲法體系入面希望守護既價值,要睇返制訂憲法時立法者希望產生既社會效果。而所謂既價值,好多時係由社會同埋傳統而定;憲法/法律體系入面好多條文,其實往往反映社會、又或某個政治氣候既主觀投射。

8. 最簡單講,例如,點解法律上對兒童、唔同年齡既人、甚至唔同精神狀態既人有唔同對待﹖其中,會涉及所謂既reasonable man,涉及「自由人應該對自己行為負責」衣幾樣由啟蒙時代開始產生既觀念。當然,純粹由個人道德反射黎計,多數國家既法例與及多人都應該覺得兒童色情有問題,成人色情品就多數冇咩問題。咁,其實衣個「相重標準」正正係社會/政治決定。

9.所以,要解釋法律,特別係憲法時,就好似戴耀廷咁講,唔可以將憲法獨立於社會/政治而論。

10.當然,我冇受過任何法律/哲學/社會學/whatever既訓練。所以,上面係隨口up。訓。

張貼者: goethe 位於 上午1:12

憲法解釋就是政治決定 (存錄)


純粹轉貼, 無quote個度.

2007年05月30日 星期三
非常之極之好文

歡迎轉貼。不過,唔駛quote衣度。

*****
時事評論 P15 信報財經新聞 戴耀廷 2007-05-30 法治人

法律與政治分得開嗎?

  胡漢清資深大律師在《明報》撰文為他的政改方案辯護(《明報》論壇版,五月二十三日)。他的方案是由現在的行政長官八百人選舉委員會過渡成為行政長官提名委員會,候選人要至少取得五十票提名,交由提名委員會以「一人一票」選出兩名得票最高的候選人,再交由市民投票選出行政長官。

只講法律不搞政治

  文中他說:「白紙黑字,清楚不過。香港特別行政區行政長官的產生,除了需要符合特區的實際情和循序漸進原則外,要達至普選產生的目標,候選人必須:一、『由一個有廣泛代表性的提名委員會』提名;二、『按民主程序提名』。兩項必要條件,清楚列明,除非不按《基本法》行事,否則必須遵守。我提出『經民主程序提名候選人』方案,完全是按照《基本法》的規定依法辦事,體現法治精神,對任何政治傾向的政改方案,皆沒有偏好,因為我是講法律,而不是講政治。」

  胡的理據似乎是《基本法》條文是規定了提名委員會要「按民主程序提名」,而他的方案就是完全依照條文的規定而提出的。就泛民主派對他的方案的批評,胡認為他們是「不依法辦事,只要民主,不要法治。」

  他的結論是:「民主是個好東西,沒有人不會喜歡。但要民主,也要講法治。如果只講求政治結果,輸打贏要,只懂空喊民主口號,卻公然罔顧法治精神,對《基本法》白紙黑字的規定視而不見,那已經是搞政治,不是依法辦事。講法律是我的專業,搞政治我沒有興趣,因此不同意我的建議的朋友,請不要以政治陰謀度人,事事從動機考慮,亂扣政治帽子。不談法律,什麼也不好說了。」

  他的「只講法律,不搞政治」的立論能否成立,關鍵在於《基本法》內「按民主程序提名」的規定,是否只可以有一個法律的理解,就是胡所提出的那一個理解。

  我先不論「按民主程序提名」是否只可以如胡提出的那樣去理解,但連法律系一年級生也知道,律師其中一項最重要的工作,就是在訴訟中就涉案的法律條文,向法官提出一個對其代表一方最有利的解釋。訴訟雙方都會提出他們的解釋及演繹,直至法官作出裁決前,雙方都會堅持自己的理解是唯一正確的解釋。但這樣就吊詭地出現了法律條文至少有兩個都有人認為是唯一正確的法律解釋,而不是一個。

法律條文有不同解釋

  即使在法官作出裁決後,敗訴一方仍可能提出上訴,質疑法官對條文的理解。甚至到了終審法院,不同的法官仍有可能對條文有不同的理解。因此什麼才是一項條文的所謂正確的解釋,可能到了終審的階段也不一定只有一個。香港特區終審法院對有關居留權的《基本法》條文的解釋,不就是被質疑而最終被推翻了嗎?

  在涉及憲法的爭議,這種情況就更加複雜了,因憲法的條文通常會更加空泛,憲法條文所採用的文字可能承載的不同意思可以是更多的。單單從文字的表面意思去看,很多時候我們是難以肯定哪一個理解才是所謂正確的理解。

  就以「按民主程序提名」來說,我很難說胡所提出的解釋是這條文所採用的法律文字所可能承載的唯一理解,他可能認為「民主程序」就必然是「一人一票」。但我至少還可以提出兩個解釋也可以包含在「按民主程序提名」的文字意思內。

  一、每一名候選人必須取得一定數目的提名委員會委員的提名就可以被提名讓市民投票。這其實是「民主程序」最通常採用的理解,而不是胡「一人一票」的理解。

  二、凡得到規定數目提名委員會委員提名的所有候選人,由全體提名委員會經一個確認程序後,都交市民投票,但不會像胡的建議般對候選人作出篩選。這確認程序可能沒有什麼實質意思,但我只是要指出「民主程序」的文字意思不會排斥這理解。若是這樣,那胡的理解就不可能是唯一的理解。

  在憲法學,要尋找憲法條文的意思,通常在法律文字的表面意思以外,還可能考慮:一、制憲者的原意;二、先例;三、憲法的整體結構;四、社會共同接受的憲政價值及;五、所採用解釋對社會可能造成的正面或負面後果。(參Philip Bobbitt, Constitutional Interpretation [Oxford, UK & Cambridge, USA: Blackwell, 1991]。)

  即使我們援引這些其他的考慮如制憲者的原意、先例、憲法的整體結構、社會共同接受的憲政價值或社會後果,我都不可以確定胡的理解必然是唯一可以有的理解。況且在採用上述除法律文字以外的考慮時,即使在引用相同的考慮,不同人亦會如理解法律文字那樣,會有不同的結論。而在採用不同的考慮時,會得出不同的理解的機會就更加大了。憲法本身未必會確切地指引那一個考慮應為優先的考慮。

資深大律師本色

  因此憲法學及政治學的研究都告訴我們,在決定憲法條文的意思時,尤其是在一些所謂「艱難的個案」(hard cases),無論是選取那一個解釋為憲法條文的文字意思、或是援引那一個其他的考慮來協助解釋,或是要以那一個理解來達到什麼的政治後果,都其實無可避免會是一個政治決定。(參Robert A. Dahl, “Decision-Making in a Democracy: The Supreme Court as a National Policy-Maker,” (1957) 6 Journal of Public Law 279。)

  當然以胡對法律有那麼精深的認知,他沒可能不知道。故我相信胡是運用了他純熟的法庭爭辯技巧,在法官(即策發會和香港市民)對相關條文未作出任何裁決前,必會堅持自己一方對條文的解釋是唯一正確的法律解釋,也就是法律。

  但熟知香港憲政的人,當然不會不知道胡所提出的建議背後所隱藏的真正政治目標是什麼。這種「打法治反政治」的方法,說穿了都只是一種為某一政治利益服務的法律技巧,和律師在法庭上為他所代表的客戶爭辯時所用的法律技巧沒有兩樣。資深大律師真的不愧是資深大律師!

張貼者: goethe 位於 上午10:13


延伸:
* 歌德論釋憲

say sorry to Stephy (存錄)


不知道發生了甚麼事, 也不管這個道歉有多真心, 總之這篇賠罪文章就是圓滑得體得不得了, 既溫柔又堅決, 立場寸步不讓, 說話卻令人受用.

(當然, 在一個讀歷史的人眼中, 總疑心一個人越曉得說話, 他的話就越不令人放心.)

--------

袁彌明, I want to say sorry to Stephy:

I am sorry. I want to say sorry to Stephy.

But first of all, I want to say sorry for writing this in English. I do not want people to think that I am trying to be superior writing in English. I really want to apologize as quickly as possible and the only way I can do it quickest, is in English. As my Chinese typing would not do in the same velocity as in English.

I was lucky to stay out of Hong Kong's education system after getting so-so grades at HKCEE.

By the time I got to University, I discovered that I was not so dumb after all. In fact, I think if the same opportunity was given to Stephy, she would have done even better than I did.

Form 5. Form 5 became the full stop to so many people's education in Hong Kong not because they are not talented, but simply because the education system in Hong Kong is broken.

Broken by the government.

So you might ask. Why did I try to say that Stephy was intellectually lacking when I know full well it wasn't her, but the system that is broken.

I was angry. I love books, but I let my emotion took control. I disagree completely that reading a few pages of a book would allow someone to decide how good a book is.

I always believed, like dealing with men, unless you read the whole book, to the very last page, the book might turn out to be good or bad.

I knew that by attacking someone's education back ground, that in our diseased culture, it would hurt. It would hurt someone's emotion. For that I am wrong.

But let me be clear. Even if a professor or a PhD were to say that a book can be decided by a few pages, I would still disagree. Just as strong.

I hope very much Stephy will forgive me for being too emotional. And I have learned the lesson not to be vindictive about one's education. For after all, going to a lot of schools does not mean one is smart, and not going does not make one any less so.

德國高中歷史題


胖胖腳, 看一下德國高中學測歷史考題吧:

教育的過程一開始就告訴你,國家是建構出來的,德國也是一樣,要教導學生的是,「德國」這個國家是怎麼建構出來的,本來是民族的、地域的「日爾曼人」,如何變成國家性的「德國人」。所以這不必藉助什麼歷史神話,不必藉助神聖羅馬帝國,直接從近現代史開始講。


最精采的是篇末PS部分(藍字).

死水


katana問香港如何活下去.

我想, 連這一角 "問香港如何活下去" 的世界邊緣也快遭打磨掉, 還能問甚麼香港如何活下去?

不如都來放聲一讀 聞一多的《死水》吧!

這是一溝絕望的死水,
清風吹不起半點漪淪。
不如多扔些破銅爛鐵,
爽性潑你的賸菜殘羹。

也許銅的要綠成翡翠,
鐵罐上鏽出幾瓣桃花,
再讓油膩織一層羅綺,
黴菌給他蒸出些雲霞。

讓死水酵成一溝綠酒,
飄滿了珍珠似的白沫;
小珠們笑聲變成大珠,
又被偷酒的花蚊咬破。

那麼一溝絕望的死水,
也就誇得上幾分鮮明。
如果青蛙耐不住寂寞,
又算死水叫出了歌聲。

這是一溝絕望的死水,
這裏斷不是美的所在,
不如讓給醜惡來開墾,
看他造出個甚麼世界。



(犬儒完畢)

陋規


何謂貪污? 何謂腐敗?

清代稱貪污為陋規。陋規既然叫做陋規, 那表示時人都認為那些規矩不好是不好, 但規矩始終是規矩, 還得照做.

陋規就是收取法定以外的額外附加費和餽贈,而且變成不成文的規矩。清代官員公私賬目並不嚴格區分。衙門的開支,官員有責任自行解決。為應付日漸增加的開支,地方官員只有靠陋規作為補貼收入,以維持政府運作。基本上陋規就是地方政府賴以維持經費的補助金。

陋規有兩類,一類是官員之間的餽贈,一類是向平民徵收的附加費。陋規的名目、金額、收取時間都有不成文的規定。

清代陋規之所以盛行,因為清代地方政府需要大量補貼。其原因大概有二:一、地方政府的經費預算不足,因此設立各種的附加費,以應付地方政府的開支。二、稅項徵收上繳所需要的行政費用和運輸耗損,並不在預算內,而法律也沒有明確規定這筆費用由那裡撥出,因此,負責收稅的地方政府自然就以附加費的形式,轉嫁到平民身上。

一、地方政府的經費預算不足

清代地方政府的開支日漸龐大,主要原因有二,一、人口膨脹,導致地方政府的日常行政規模增大。根據李中清的估計,1700年至1850年這150年間,人口增長了三倍。二、通貨膨脹,以蘇州次等米價為例,從1700至1760年60年間就上升了2.5倍。人口和通貨膨脹,都使地方政府的開支日漸增加。

但有清一代地方政府的財政收入,卻沒有太大的增加。清代的稅率十分穩定。康熙皇帝晚年宣布凍結丁額,永不加賦。凍結丁額等於凍結丁稅的稅基大小,永不加賦就是凍結田稅稅率。而清代規定,地方政府收到的稅收,20%留用,80%上繳。這個20:80的分賬比率,從立國以來基本上沒有改變。因此清代地方政府的財政收入,沒有顯著增加。

地方政府不得不以附加費來開源。

二、轉嫁行政費用

另一方面,一些陋規的名目,是由於徵稅的行政費用而來的。清代法律稅項徵收上繳所需要的行政費用,並沒有明確規定。中央政府沒有額外撥款,地方政府在有限資源下也不願支付,自然就向平民收取。例如,火耗。清代地方政付上繳白銀,須先鑄成規定格式的銀塊。這個手續的行政費用,即以火耗的名義向繳稅者收取。

三、陋規收益的再分配

縣政府是地方行政單位裡取低的一級。收到的陋規還要跟各級政付分配。餽贈上司,變相是把附加費的收入分配到各級政府機關。

.......

我該做甚麼善事 (經課隨想)


points only. 未寫好.




------------
2007.02.25 杏葵來教會實習講道. 我邊聽, 邊自顧自重看經文, 越讀越覺這段經文耐人尋味.


福音經課: 太19:16-22

有一個人來見耶穌,說:「夫子,我該做甚麼善事才能得永生?」耶穌對他說:「你為甚麼以善事問我呢?只有一位是善的。你若要進入(永)生,就當遵守誡命。」他說:「甚麼誡命?」耶穌說:「就是不可殺人;不可姦淫;不可偷盜;不可作假見證;當孝敬父母;(又?)當愛人如己。」那少年人說:「這一切我都遵守了,還缺少甚麼呢?」耶穌說:「你若願意作完全人,可去變賣你所有的,分給窮人,你就必有財寶在天上。(你還要?)來,跟從我。」那少年人聽見這話,就憂憂愁愁地走了,因為他的產業很多。

23 耶穌對門徒說:「我實在告訴你們,財主進天國是難的。我又告訴你們,駱駝穿過針的眼,比財主進 神的國還容易呢!」門徒聽見這話,就希奇得很,說:「這樣誰能得救呢?」......16 這樣,那在後的,將要在前;在前的,將要在後了。



1. "Teacher, what good deed must I do to have eternal life?"

思疑原文講好事, 就一個good字, 沒有deed字. 所以耶穌才拿個good字做文章, 大玩文字遊戲: "Why do you ask me about (what is) good? There is only one (who is) good."

2. 少年大概在問當做甚麼好事. 譯成善, 是否太鄭重, 或者哲學味太濃?

他說的是習俗. 怎知一個人是好人? 因為他做好事. 怎知那是好事? 那就是習俗, 或者說社會禮儀. 要明白為甚麼他後來會憂憂愁愁地走了, 這一點是關鍵.

3. to enter into life 跟 to have eternal life, 不是同一回事吧?

少年問的是 "...to have eternal life?". 耶穌答的是 "If you wish to enter into life...". 我看耶穌有心把少年作弄一下. 借題發揮, 扯上There is only one who is good不在話下, 還偷偷地換了問題.

當然, 那少年似不知耶穌偷換了問題, 答非所問.

4. He said to him, ‘Which ones?’

不是甚麼, 而是哪些. 那少年不是沒聽過誡命, 誡命他全知道, 他沒料到的是, 他耳熟能詳的誡命, 有哪些原來這麼厲害. (誡命, 就是他們的習俗.)

5. 我猜耶穌的語氣大概是, 「不可殺人啦, 不可姦淫啦, 不可偷盜啦, 不可作假見證啦, 孝敬父母啦----愛人如己。」

最後一句愛人如己, 並不在十誡內. 說法也有點不同. 到底是 "總而言之,愛人如己" 還是 "還有, 愛人如己"? 不曉希臘文, 無法分辨.

6.‘I have kept all these; what do I still lack?’

他的意思是, 咁之嘛, 我做晒啦.

7. ‘If you wish to be perfect, go...'

少年問還缺少甚麼, 我懷疑耶穌是說, "你若要perfect......" 耶穌再一次偷換問題.

8. ‘If you wish to be perfect, go, xxxxx. Come, follow me.’

到底是 "(然後) 你還要來跟從我" 還是 "(算把啦) 來, 跟從我吧"?

神貧的重要性. 參玫瑰之名, 方濟會士與教宗代表的爭論.

9. When the disciples heard this, they were greatly astounded and said, ‘Then who can be saved?’

THIS指上面全部的話, 不單那個比喻. 即使說門徒聽耶穌講甚麼叫好人, 怎才算好事, 聽到這裡終於忍不住開聲.

10. ‘Then who can be saved?’

不是講有錢, 而是講怎才算好人. 好人也不能"得救", 誰能? 還是做足習俗要求還不算好人?

如達摩禪師答梁武帝無有功德一般震撼.

11. Then Peter said in reply, ‘Look, we have left everything and followed you. What then will we have?’

彼得聽不明耶穌的話.

12. Truly I tell you, at the renewal of all things,

耶穌在笑門徒, "當然囉, 那些..." 但是他的重點本來不在這裡. 到頭來也沒有解明出來, 而是順勢轉了話題, 講後來居上.

13. For the kingdom of heaven is like a landowner

耶穌轉了話題, 再加一比喻來說明. 整個故事到此才結束. 應把19:16-20:16作為一個整體來理解.

引言


舊文一篇.

據說, 當時編委會主席大人看了這篇會訊的引言, 當下說了句很歌德的話: "都唔知佢講咩!".

我每次想起都想笑.


---------

常言道翻不開是黑皮紅邊千斤重。據說會祖衛斯理當年四處奔波,在馬背上仍然手不釋卷,捧讀厚皮書翻山涉水,不禁令人想起好些人不畏舟車勞頓,在巴士座椅上捧經細讀的情景。有的人馬上得天下,有的馬上得屬靈的滋潤,有的馬上得精神休養(打瞌睡)。你呢?

聖經是「聖神之劍,上帝之道也......利於鋒刃,凡神氣骨髓,莫不剖焉。」今期會訊主題文章有譚啟見說「練劍」之道,有牧者談十大生疏理由,更有江大惠論「讀默」、「默示」一字之差。說起來,聖經都是上帝所讀默還是默示的,有甚麼差別呢?

但願讀經之於我們,不如莎劇《第十二夜》的別名所謂──「悉隨尊便」吧!共勉之。

(循道衛理聯合教會會訊, 2002-11, 引言)

---------

作者是我.

離婚啟事錄


收音機傳來鄧藹林的聲音, 節目中那心理學家/社工提到離婚的四大先兆. 相處得好的夫婦, 跟相處得不好的夫婦, 差別不在多少吵架, 而在於懂不懂吵架.

離婚徵兆

意見不合/有不滿/拗頸時:

1.無限上綱
把問題動輒說成對方整個人永久性的問題, 說成是對方性格, 出身, 家族有問題.

2.以藐視/不屑/討厭的態度

3.盲目反擊
不論說甚麼事, 也數落對方 *其他地方* 的不是, 而且反復回帶, 炒回從前的事情.

4.落閘
說甚麼也沒反應, 不讚成不反對. 從回答,表情完全看不出其意向.

cooking theology, etc


1. 「難道要辦最淫賤校報才感光榮?」中大學生發起公投 (via )

班友玩搞咩呀? 而家咩時勢呀, 目光如豆.
(就當係投鼠忌器啦, 咁投鼠都要忌器賈, 係麻)


2. 飲者(幻想中)新作《整幾味神學》:

Chapters:
1. To cook or not to cook, that is the question
  - the enigma of cooking at home today
2. The joy of cooking
  - Home is where your mouth is
3. The aesthetics of cooking
  - Cooking makes the world beautiful and is beautiful in itself
4. The spirituality of cooking
  - You are what you eat, and you eat what you cook
......
9. Eat locally, think globally
  - Cooking as a prophetic gesture in the postmodern world
......


好似very short introduction咁做, 160頁, 袋裝. 得喎.


3. gloseep, 我給你自由:

除了懶,還因為發揮了理性小宇宙,明白到,男男女女之間的許多相處,不是100%無邪。正如他在女同事面前賣弄風趣,我在男性友人面前笑得特別開懷;他要照顧師妺,我請求男前輩幫忙會用一點嗲功。這些發自男女原始本色的舉動,其實沒甚麼。

沒錯,這樣做未夠穩當,所以我還有一著,就是努力做個優質情人,增加你愛上別人的機會成本。

火影忍者


易亦, 等我再教育下你, 等你in D下. ;P
(我係咪想死?)


Pakkin, 孤獨的兇獸.狐忍: (當然又係無視作者的edited quotation)

《狐忍/火影忍者》中的主角鳴門,常被封印於體內的九尾狐引誘。鳴門每次面對難關,每次需要力量,九尾狐就乘虛而入,游說鳴門讓牠主宰生命。困難愈大,心中愈焦急,引誘就愈香甜。

在卷三十三,鳴門為了從強敵大蛇丸手上救回同伴 內輪佐助,聽任九尾狐的力量在體內橫流,與大蛇丸鬥個不分上下,可是他的意識卻被獸性操緃......天亮後望著自己一雙染血的手,鳴門質問自己到底幹了甚麼。

還是隊長 大和 獨具慧眼----鳴門你真正的力量,並不來自體內邪惡的兇獸,而來自從小對抗邪惡的善良本質,來自終有一天被群體接納認同的樂觀寄望。的確,假如失掉良善,失掉盼望,封印就會形同虛設。

陶醉 (囈語)


Victoria, 《風流寡婦》The merry widow:

我覺得芭蕾舞劇以身體,比話劇用對話更能所表逹訊息。我最深印象的是男主角托起女主角在整個舞台上走來走去,做出各種姿勢時,那種開心、纏綿、滿足、令人神往的感覺不其然浮現出來。


可惜他的未準未婚夫victor老是無法讓她有被抱起飄過人生舞台那種陶醉的感受.


PS:
生命不可承受之輕
thomas and tereza

暖姝


在家中收拾, 偶然看見《莊子》擱在一旁, 隨手一翻, 翻開的原來是 雜篇徐無鬼第二十四 :

所謂暖姝者,學一先生之言,則暖暖姝姝而私自說也,自以為足矣,而未知未始有物也。是以謂暖姝者也。


(所謂暖姝的人, 只學了一家之言就暖暖姝姝自鳴得意, 自以為飽學. 其實了無心得卻毫不自知. 這種人就叫做暖姝.)

說得真好, 真應----我說自己.


至於暖暖姝姝是甚麼, 我也不知道.

橋牌, etc


1. 國家地理頻道---瘋狂實驗室17集 ----手指長短
(youtube)



2. 橋牌。

咁都比你呃左讀到尾, 原來係個廣告, 不期然拍晒枱. 真係服左你.

3. Leona, 十問十答.

不愧是個記者.

停車暫借問 (囈語)


鍾曉陽這個名字聽得多了, 可是他的作品, 我一部也沒有讀過. 紫色頭從停車暫借問一書裡抽出了幾個段落, 寫的是寧靜與爽然的初生的愛情. 細膩纏綿, 一讀之下, 惹很我恨不得馬上找一部來讀, 好追溯那少年時候情荳初開的情懷.

說了好多天 性, 是時候該談談情了.



Lailia, 讀鍾曉陽《停車暫借問》:

在香港已得過各項文學獎的鍾曉陽,一九八一年以十八歲青春黑馬之姿,寫下一部《停車暫借問》,其後在《聯副》連載。這是鍾曉陽在台灣的初試啼聲,更為她奠定八○年代女作家之列。

故事簡要

全書分為三卷:(妾住長城外)、(停車暫借問),以及(卻遺枕函淚)。

第一卷(妾住長城外):描寫生長在中國東北偽滿州國的女子──趙寧靜,年少情荳萌生,所心儀的是日本男子吉田千重,政治、民族與國家對立,外在環境對他們是衝突矛盾,兩人最後也是不得不走上分離一途。

第二卷(停車暫借問):趙寧靜生命中,再度出現一男子,即其表哥林爽然,兩人雖情投意合,但在言語態度上,總喜歡不經意的試探對方,衍生許多誤會,外加林爽然早與陳素雲訂婚,趙寧靜這邊則有醫生熊應生的熱烈追求,各有其在意的「第三者」,深化兩人情感的猜疑與不安,最後,趙寧靜與林爽然到底是無能為力,去抵抗現實對他們不利的部分,也或許是不敢不顧一切去爭取自己所屬意的伴侶,終是選擇彼此分道而馳。

第三卷(卻遺枕函淚):十五年後的趙寧靜已嫁作熊家婦,經濟、物質都無虞的她,精神、感情上卻是非常的空虛,婚姻對她只是一紙證書,與丈夫熊應生已無交集,包括丈夫外遇,她也無心過問,對婚姻冷漠至極。

此時卻讓她與舊情人林爽然意外重逢。即使十五年來兩人情意仍在,也解釋了當年陰陽錯差的誤會,還有過一夜恩愛繾綣,讓趙寧靜順勢處理早已貌合神離的婚姻,決心要與落拓潦倒的林爽然共度晚年,認定他才是自己真正愛過、又錯過的男子!

豈知,錯過的……就是一生錯過,林爽然究竟沒有勇氣承擔她的愛,選擇不告而別,只留下了一紙短箋,說自己永遠不會再回來了!中年的趙寧靜,畢竟孤獨孑然、落莫而且「寧靜」。

八條綱領


《八條綱領》 via 飲者:

4. If the Bible is any standard, God is a lot more worried about poverty, injustice, oppression, hatred, violence, and arrogance than about sex. We should follow God's example.

7. Christ was--Christ is--the Great Subverter, the Overthrower, the Cosmic Rebel, Creative Iconoclast, Countercultural Hero, and Gracious Restorer ...

8. The Church as the Body of Christ is also called to radical subversion, holy anarchy, and gracious reconciliation. But the Church as an institution is continuously tempted, as are all institutions, to strive for status and security. The ensuing tension is symptomatic of the ambiguity of the human condition.

經痛


星期五放工時候, 忽接女友電話, 說她經痛難當, 囑我快替她買止痛藥.

看見她痛得捲縮沙發上, 腰也伸不直. 吃藥休息後才稍可.

原來那一脹一縮一脹一縮的經痛, 可以如此厲害, 無怪乎月經來時, 女孩子那麼煩燥.




延伸:
* 瑣事瑣言
* 醫生會伊人_015 x 女人 Guide:M到!
* 戲劇發燒友, 試用M巾

天星碼頭告示


Warning:
Due to the low tide, please beware of a sloping ramp.


中文若由我來寫, 就寫做:
* 潮退船低, 跳板陡斜, 請小心上落.
* 水退時跳板較斜, 請小心上落.
如何?

And the ship sails on, etc


1. Drama

彭秀慧: 再見不再見(2007.5.18, 8pm)

為甚麼在回憶裡, 我們只看到自己;
在現實裡, 卻要逃避自己;
假如再見並不再見, 不是我們可以選擇,
至少回憶是任何人也拿不掉的.
可知道, 心靈的距離比起生死的距離
要來得遙遠.



2. dance

雲門舞集
白蛇傳與雲門精選 (2007.4.25)
白 (2007.4.29)

香港芭蕾舞團 + 小交
風流寡婦 (2007.05.20, 2:30)

(原來看芭蕾舞必須先看故事大綱, 否則不知道他們在表達甚麼.
場刋故事大綱的中譯錯誤不少, (例)
一幕一場: The Ambassador, Baron Zeta 誤譯為 大使拜倫. 應為大使zeta男爵.
一幕一場: Minor officials and Camille, the French Attache 譯為 公國駐巴黎專員卡米爾與下屬. 一,其他人不是卡米爾的下屬. 二卡米爾應為法籍隨員. 法籍在本劇是關鍵.正因為Camille是法國人而非龐國人, 所以龐國人員一聽到龐國貴婦漢娜要跟他結婚才會不高興, 也正因他是法國人, 才順理成章跟大使的法籍妻子生出情愫.
二幕: The guests, astounded, offer frigid congratulations and depart 誤譯為 賓客錯愕萬分, 但仍紛紛向卡米爾恭賀.
三幕: The Pontevedrians jeer at him, led by Valencienne whose mockery is more emotional than patriotic. 譯為 但茜娜為轉移視線, 引領公民一同奚落卡米爾. 大使之妻茜娜之所以肉緊, 並非為轉移視線, 而是由於吃醋----卡米爾居然要跟其他女人結婚.)




3. Film

Ingmar Bergman
The Passion of Anna (1969) 101 min

Federico Fellini
E la Nave Va (1988) / And the ship sails on
127 min

Eric Rohmer
Perceval (1979) 140 min

Jacques Tati
Mon Uncle (1958) 110 min

Vilgot Sjoman
I am curious - yellow (1967) 121 min

Labels:

雙重標準



我又唔係咁睇喎
我覺得呢

1. 關於雙重標準的問題, 我的看法是, 當然要有雙重標準----對大學生特別寛容. 不論外間社會的尺度有多開放/保守, 對大學生的尺度應該更開放才是. 這次的問題不是抱雙重標準, 而是政府傳媒公眾, 尤其是政府權力的代表----淫嬸, "忽然" 不承認對大學內的事情一直以來不成文的差別對待, 那才出事.

2. 講回聖經送檢的問題. 你拿聖經做例來討論社會容許的情色尺度, 咁, 十之八九結果不外是, "呢D係宗教野, 宗教野係例外既", 咁囉.

學生報情色版比較易說成廣義的文學作品一類而不得不一併考慮, 但很不可能視同宗教刊物吧.

當然如果根本無意探索社會的尺度問題, 說的只是權謀, 如何造勢轉風, 咁, 又另計 (SEE DEREK)

雖然我也想那群大學生能脫身, 但我不喜歡這種乘機發難囉, 那只是在製造矛盾,挑動情緒,卻不是探究情色尺度的好入手.

陳士齊《香港家書》


(RTHK 2007.05.19 香港家書, via 小鳴)
香港浸會大學宗教及哲學系高級導師陳士齊
──應感同身受體諒學生

親愛的Yosef及Ivan:

你們問我為何在最近的中大學生報事件站得那麼前,那末容我在這裡解釋一下。

作為你們的老師,我一直希望實踐身教與言教。因為我一直堅信「有容乃大」是大學應有的特質,也希望實踐「大學之道,在明明德,在親民,在止於善」的境界──「親民」首先就是「親學生」,進而擴展至「親全民」,而至善的境界,乃在於全民以和諧相親相愛。而這和諧必需要以發揚「光明美德」才能達到。而這些光明美德,應包括?容、尊重、了解和體諒。不單要頭腦知識的了解,也要感同身受的體諒,即從學生的角度出發,體諒他們行為的因由。

因此,我反對一切過份打壓學生的行動,包括來自大學當局、巿民大眾、傳媒,教會的各種打壓。這些打壓,對於大學生、對於社會大眾、社會的長遠利益,都沒有好處,而對推卸責任的大學校方,及以衛道者自居的教會,更是一點好處也沒有。

學生縱然犯錯,也不應被如此對待。因為他們仍然是略帶稚氣的年青人。更不應阻礙他們的言論自由,因為「小孩子」可以隨時揭破國王的新衣,顯示出社會道德底線之「冇底」,社會對性課題是缺乏反省探索。缺乏反省下的性道德,只能是一種禁忌式道德,不斷強調非禮勿視、勿言、勿聽。這樣的道德格局,根本不能回應時下年青人,面對舖天蓋地的慾望工業及非常流動的人際關係,在性和愛方面讓青年人承受的衝擊與壓力。

你們知道嗎?整件事的發展過程,從大歷史的角度看,可視為一個保守的中國人社會,邁向一個更自由更包容的社會過程中,所經歷的挫折與陣痛;而這場陣痛,獨特地以年青人抵抗成年人社會壓力的形式出現。政府、大學校方、教會、傳媒等成人世界的建制,在在都對這一群敢於探討敏感情慾問題的年青人,構成巨大的壓力。這種壓力如果不被一種更?容的文化所消解和取代,或許會引來年青人對成年人社會的強力反彈,正如聖經被人投訴事件所顯示的。

學生是社會運動的前鋒,在他們身上發生的事,會埋下社會變革的種子。Ivan,Yosef,作為你們的老師,我也是在大學的年代,埋下今日挺身而出的種子。回想30年前,我和當時進大學的一群福音派基督徙,被左派親中的大學同學批評為生活中產化,批評為對社會國家缺乏關懷的偽善教徒。漸漸有一些當時的大學生基督徒,對社會事務採取一種積極介入的態度。但很可惜,由於我們福音派的根本立場過於保守,令過去十年基督教對社會事務的參與,愈來愈產生反效果。福音派基督教,一般相信聖經是完全無錯誤的絕對真理,於是教徒心底就有一種以衛道者自居的心理狀態,而且經常有一種社會愈來愈敗壞,愈來愈淫蕩的錯覺。結果是基督教站在反對及阻礙社會邁向更?容,更尊重多元生活方式,更願意保護和容忍另類弱勢社群的結局。教會熱衷的,是聯同社會上一切保守勢力,去加強鞏固社會的傳統道德,結果不自覺形成一種群眾大多數的道德聯盟。這種以保守基督教為主的道德聯盟,已經演變成一股足以左右香港社會進步和發展的力量。

我個人面對這股道德聯盟的力量,只能感到非常擔憂、痛心和可惜。因為這股力量缺乏一種自我反省和修正的機制,會不自覺形成一種道德霸權,變得愈來愈不寬容。但我過去在英國所受的神學訓練,讓我對此點非常擔憂,因為宗教的不寬容,是廿一世紀全球化世代動亂的來源之一。反過來,宗教只有變得愈來愈?容,才能進步,才能清理自己宗教裏面一些迂腐陳舊的傳統,才能與其他宗教徒及非信徒和諧共存。

我覺得尤其痛心和可惜的是,香港的基督教,雖然從西方傳入,但明顯未能吸收西方基督教的?容精神。西方曾經因為宗教戰爭太過殘忍,而發展出?容、自由的文化,而這令到西方得以強大。可惜香港的基督教,卻拒絕西方基督教自由與?容的精髓,反而不自覺以中國文化的衛道心態去看待社會發展,經常抱著正邪不兩立的心態,去反對教徒在深層恐懼中以為會推翻社會道德秩序的另類小眾群體,於是不時發起在社會上「捉妖」(witch hunt)的行動。這種心態甚至侵染了無數大學中的年青教徒,演成大學內同學互不相容互相攻擊的局面,這是我感到非常痛心的。這只會從深層面破壞社會的和諧穩定。現今的大學信徒,在思想批判能力上比我們那代的差得很遠,以致未能批判性地?選教會的教導。當年卻有許多大專基督徒,因著教會對社會漠不關心而批評教會,也很可惜有些人因失望而離開教會。

香港社會已來到一個內裡因宗教意識形態而產生的道德分水嶺。過去,宗教與社會的關係,從未在公眾意識中受到重視。現在是時候要面對這問題了。

正因為這份沉痛感,也因為我所服膺的耶穌基督道成肉身博愛精神,才令我這次站在維護學生的最前線。我期望你們體諒老師的心情。我所走過的,是一條迂迴曲折的路。但願自己的努力,令你們未來要走的路,不用如此迂迴。

老師

士齊

二零零七年五月十九日

踩與撐


從小踢處讀到 "全城馬力踩到底創作活動".

踩與撐這兩個字, 最近紅透半邊天.
然而我對振臂一呼的踩與撐式號召,
總是有點戒心,
老是覺得, 有點不對勁.

(以上的聯想跟小踢無關)

讀思存《馬力‧屠城》


1. 思存在(馬力‧屠城)中說, 多得馬力, 報章電視的記者編輯才又有機會找到理由, 刊出那張千古之下令人動容的照片.

思存兄, "馬力屠城" 這個標題, 有D野呀下, oh, sorry, 漏左一點, "馬力‧屠城"才是.

2. 說到屠城屠殺, 想起中學時候讀世史----阿SIR堅持叫世史而非西史, 雖然書中所有非西方部分全部不教----讀到美國獨立戰爭的導火線 波士頓大屠殺. 大屠殺喎, 死了多少人? 5個.

六四叫屠城, 叫屠殺, 叫風波, 叫事件, 叫動亂?

如果純粹討論用字嗎? 好, 就叫 六四慘案 吧, 看馬力之流還有何話可說?

3. 馬力最嚇人的不是屠城不屠城, 最嚇人的是他說, 既然教師 "人言人殊" (殊, 即是, 都跟北京說法不同), 就應由政府定調! 政府說了就當真, 那是甚麼教育?

古云路遙知馬力......

又, 我試在YAHOO NEWS找馬力說過甚麼的新聞, 奇怪得很, 只有馬力事後承認輕率, 或如何遭人責難的報道, 卻找不到一篇以馬力當時所說的話為題的報道. 嗯......耐人尋味呀下.

投訴聖經不雅


滿街滿巷也在談中大情色版. 情色版情色版, 我聽著聽著, 不知不覺聽成了家用版, 網絡版, 簡易版一般的程式版.

有人向影視處投訴聖經 也/更 含色情與暴力成份. 我想這下子好了, 如果聖經遭裁定為二三級不雅而要封膠袋, 這部most unread 的 display book 還不一夜間洛陽紙貴, 讀者大增, 人人捧讀?

這幫玩野的人也太不高明了. 香港人心目中, 聖經多多少少是異文化之物, "那群...唓....基督徒喎的事". 這樣做不過給人硬拉人家陪葬, 一拍兩散之嫌 (而且不必要地樹敵). 要投訴, 就應該投訴中國文化經典的楚辭紅樓夢西廂記呀! 那才到肉.

將柳腰款擺,花心輕拆,露滴牡丹開......嫩蕊嬌香蝶恣採,半推半就,又驚又愛,檀口搵香腮


如此一來, 就不再是外人文化的事, 而是自身文化的事.



PS:
A. 到肉, 不是指夠露骨. 拿異文化的經典來開刀, 多不過事不關己, 敬而遠之. 你拿自身的文化臬圭做例, 才挖進心頭肉, 如何定界的問題才避無可避.

B. 我想投訴者跟編委圈子的人無關, 大概是些好事之徒, 借題發揮, 半為神功半為弟子, 趁機排遣心頭對"你班明光基督徒丫"的怨氣.

C. 要是你硬要問我聖經是否 "含暴力不雅情色成分", 我會若無其事, 沒有大不了地回答你: 當然有囉.

請妳不要結婚


鎧淇, 安慰不如幽默

一位男子準備結婚, 正趕赴婚禮, 但要搭的那班飛機誤點,只得在候機室裡坐立不安。他打電話通知未婚妻,留言道: 「飛機誤點,在我到達之前請妳先別結婚。」 男子的這句俏皮話,不僅能讓未婚妻靜下心來,更會使她開心一笑。 也許,所有的安慰之詞都比不上這樣的幽默。


正合我這類事事一廂情願的衰男人口味. 但願在我身上也生效就好.

看他年紀不算大, 為甚麼會想到夫妻相處之道去? 奇怪.

校譽


紫色頭:

學校要的是名譽,還是聲譽,還是清譽?
( 零七年春夏之交.我的中文大學)


趙來發, 如果情色版事件在港大發生: (edited quote)

當一個人或一個團體自信不足之時,也是最計較形象的時刻;當一所大學最緊張其校譽的時候,也是管理層心理最為脆弱的日子。

有人戲謔地說:香港大學是「殖民地大學」,中文大學是「封建大學」,科技大學是「美帝國主義大學」,諸如此類。要「維護校譽」,不如說是要延續大學「品牌效應」,是在競爭愈來愈激烈的大學市場中生存的關鍵,有適當品牌,大學才能吸引到最多捐款,取錄成績最好的學生,這正是大學要努力維持某種校譽的動力所在。

not good but funny, etc


0. hmv, 當井底蛙聽到裊裊琴音:

幼稚得以為人人的起點都是屋村,要到年某年某月,方知道井外別有天地。


1. rm501, It is not good (but funny)

Then the LORD God said, “it is not good for the man to live alone.... (Genesis 2:18)

我的分析是,當阿上主發現得男人一支公時,原來唔係幾好,寂寞難耐嘛! (我的疑問是,阿男人究竟做過些什麼,覺得有必要幫他?).....



4. (一生為奴)

小說家把歷史左改右改都算勒, 講明是小說, 總之好看, 不太犯駁就得過且過. 但是 "雪化水, 水成雪, 雪水乃同流" 怎會是上聯呀?


--------

另,
-1. 丘成桐
2. 侵權法, 連結
3. 情色版
5. 菲爾德

菲爾德


a. 菲爾德
b. 依保列德
c. 雅麗斯
d. 愛倫

e. 德拉曼
德拉曼對依保列德 VS 愛倫對菲爾德

f. 舞台
放斜的長方形舞台, 一角高一角低. 高的一角兩邊各豎一白牆, 合成一曲尺.

g. 鐘

兩單野都得人驚


尹思哲, 有冇搞錯?!

【新浪網訊】一名男子在互聯網討論區發放連接到色情照片的超連結,被控以發佈淫褻物品罪行,判罰款五千元。


小踢, 斬自由,避侵權:

至於香港呢?為進一步單方面保障版權持有人利益,最近工商及科技局在有關「在數碼環境中保護知識產權」的文件中有如下諮詢:

* 把網上的非法下載活動「刑事化」;
* 容許版權持有人毋須通過法庭程序就可向互聯網供應商索取相關的客戶資料;
* 版權持有人有機會在不用證明自己的損失下,向侵權者索取定額賠償。

情色版2


通寶師兄, 第一千一百六十一天

威權兼過敏也。在我,在家兄,讀大學的年代,我們都深信關於學生組織的事,應先由學生自己去判斷解決。這,不單是尊重,也是訓練。然而,沙田大學卻閃電出擊,勒令停刊更揚言處分,實令人震驚!......如斯的雷霆行動,並不是好的危機管理﹝其實又有啥危機?﹞,反而顯示沙田大學缺乏大學應有的胸襟,以及對學生自由的尊重包容!


陳嘉上, 中大學生報:

我不完全同意小朋友們的作法,主要是我認為他們是在抄襲黃色小報多於認真對待性禁忌。但他們的言論我們可以抨擊,可以指責,卻不應禁制,更不能入罪。對中大高層的反應我卻更驚訝,作為學術的殿堂,大學怎能有禁制言論之舉?你們還能自稱知識份子嗎?你們真想背上禁書的當權者之名嗎?你們辦的是一間大學,不是幼稚園。難道你們沒有能力發揮一下高級知識份子的智慧,而不依靠強權制壓去解決問題?我拭目以待。至於為甚麼一大堆挾著風月情色版的黃色小報,竟然理直氣壯地窮追猛打大罵學生辦淫報。就留給大家思考了。



子在川上, 中文學生報情色版之一 :

他們向耶穌說:「老師,這群是在辦情色版時被捕的,照香港傳媒的規定,我們要用石頭處死這學生,你有何高見呢?」......聽了耶穌的話之後,那群學生的校長流遵義立即詀出來,擲出了第一塊石......




PS:
A.話說回來, 學生報的編者眼高手低, 志大才疏卻眼生在鼻尖上, 睥睨一切.
說它有道理又不是, 說它無道理又不是.
撐, 撐甚麼? 怎撐?

B.不住地看到人批評情色版那問卷的問題, 如"你會唔會幻想過同阿爸阿媽兄弟姐妹做愛?" 如何如何不道德. 我想, 那根本捉錯用神. 在學生報裡提及那些問題有甚麼大不了? 找本佛洛依德來看看再說吧.

C.要批評, 不如批評那問卷結果的處理手法, 問完, 有幾個唔知咩人答左, quote埋出來 (其實也不知道是不是咩咩夫人信箱, 做媒自問自答), 咁又點. 借歌德的話: "聽完,佢唔可以提供個框架比我地分析,了解問題既核心。"

不以學術談性, 怎樣才不算手低? 拿栗子個泊來比一比咪知囉----可惜她已消失於泊海.

D.說它手低,也不盡然. 看那些答案, 有幾句也寫點出到D野. 不過, 點出到既野, 行D囉.

E.讀過學生報的聲明, 不禁猜想, 該版的編者是否一心以毒攻毒, 認為情色之談充斥四周還不夠, 只要無遠弗屆至學生報中, 而且題材夠四仔, 就能做到 "批判現今社會單線且扭曲的情慾想像,營造開闊討論性與慾望的空間".

F.我是否在打落水狗? 其實編者們眼見讀者竟看不出他們別出心裁的心血, 比之充斥坊間的"商業化色情資訊" 除了用心良苦之外, 內容上有甚差別, 這會不會才是他們是嘔氣的地方?

G.不過講還講, 說到底不過是校園裡的小事一宗. 犯不著做賊喊賊地 "用石頭來扔死他們", 葬送大學生刊物的自由空間.

H.記下這些想法, 並非志在"參與"公眾討論, 只求立此存照. 看看日後的想法有甚麼轉變, 作為反省自己有虛僞程度的黑材料.

延伸:
* 陳, We don't want to talk about it/林奕華

丘成桐數學之路


-1. 數學真魅, 一個數學家的學數心得:

一個數學家的心路歷程及
對香港中學數學教育的一些看法

丘成桐教授,香港中文大學(20/3/2004)

就在這時,父親完成了他的西方哲學史。他跟學生談話,總是說應整體地看歷史。這種觀念深深地影響了我。這種想法,在往後的日子中,指引我去尋找研究項目。父親的書對我有很深的影響。

書中第一頁的引言︰

「身與時舛,志共道申。標心於萬古之上,而送懷與千載之下。」(文心雕龍,諸子)

這是何等的胸襟。


丘成桐自述全文 (此文與其另一次演講相近, 題為: 我的數學之路, 其中較詳細地敘述了他赴美以後的發展)

給車廂中那陌生人


多謝晒.

(係呀, 係你呀.)

翻睇你個篇 "溝通時應具備的態度".
咁我明白點解我地會惺惺相惜.
你做得到, 真係做得到.

惺惺相惜就惺惺相惜,
何苦說甚麼心照不宣,
管它老土不老土, 唐突不唐突,
就說出來, 那才痛快,
那才痛快.


---



向陌生人交心, 據說很危險.
然而誰是陌生人, 怎樣才算陌生人?
忽然, 我不再知道究竟如何分辨.
認識的日子長就不陌生, 短就陌生?
天天見面就不陌生, 素未謀面就陌生?
雞啄唔斷就不陌生, 片言隻字就陌生?
我相文字之交, 我也相信直覺.

---



祝你馬到功成.

給小雲


just insert the codes into the place you want in the template. that's it.



Recent comments script
created by Ebenezer
modified by sf



<!-- **** FARRAGO RECENT COMMENTS HACK **** -->
<!-- Version 1.03 -->
<!-- Copyright c 2004 Ebenezer Orthodoxy -->
<!-- http://boggerhacks.blogspot.com -->
<!-- ************** OPTIONS *************** -->
<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 language="JavaScript1.2">
var titleText = "Recent Comments";
var numberToShow = 12;
var displayTemplate = "[name]: [expt]";
var nameIsLink = true;
</script>
<!-- ********* CODE DO NOT CHANGE ******** -->
<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 language="JavaScript1.2">
var comments=new Array(0);var title = "";
var itemurl = "";
function getSortDate(strDate){var d=new Date(strDate);
var day=''+d.getDate();if(day.length==1)day='0'+day;
var month=''+(d.getMonth()+1);if(month.length==1)month='0'+month;
var hour=''+d.getHours();
if(hour.length==1)hour='0'+hour;var min=''+d.getMinutes();
if(min.length==1)min='0'+min;
var sec=''+d.getSeconds();if(sec.length==1)sec= '0'+sec;
var sortDate=''+d.getFullYear()+month+day+hour+min+sec;
return sortDate;}
function recentComment(t,u,i,a,d){var rcmnt=
document.getElementById('frch'+i).innerHTML;
while(rcmnt.indexOf("\n") > -1)rcmnt=rcmnt.replace("\n","");
while(rcmnt.indexOf(" />") > -1)rcmnt=rcmnt.replace(" />","/>");
while(rcmnt.indexOf(" <a/>") > -1)rcmnt=rcmnt.replace(" <a/>","<a/>");
var author=a;
var pos=rcmnt.toLowerCase().lastIndexOf('<br><a></a>posted by');
var pos2=rcmnt.toLowerCase().lastIndexOf('<br><a></a><a></a>');
var pos3=rcmnt.toLowerCase().lastIndexOf('<br/><a/><a/>');
var pos4=rcmnt.toLowerCase().lastIndexOf('<br/><a></a><a></a>');
var aoffset=pos+6;if (pos3 > -1) pos2=pos3;
if (pos4 > -1) pos2=pos4;
if (pos2 > -1){pos=pos2;aoffset=rcmnt.toLowerCase().lastIndexOf('<a><b> </b></a>');
if (aoffset==-1)aoffset=rcmnt.toLowerCase().lastIndexOf('<a><b></b></a>')-1;}
if (pos > -1){author=rcmnt.substr(aoffset+15,rcmnt.length-1);var expt="";
expt=rcmnt.substr(0,pos-4).replace(/(<([^>]+)>)/ig,"");}
else expt=rcmnt.replace(/(<([^>]+)>)/ig,"");
author=author.replace("<A ","<a ");
if (expt.length > 50){expt=expt.substr(0,50);
if (expt.lastIndexOf(' ') > -1)
expt=expt.substr(0,expt.lastIndexOf(' '));expt+='...';}
expt=expt.replace('"',"\"");expt=expt.replace("'","\'");
if (!nameIsLink)author=author.replace(/(<([^>]+)>)/ig,"");
var exps=expt; if (exps.length > 12){exps=exps.substr(0,12);exps+='...';};
var st=getSortDate(d)+'<li>'+displayTemplate+'</li>';
st=st.replace('[name]',author);
st=st.replace('[date]','<a title="'+t+'::'+expt+'" href="'+
u+'#c'+i+'">'+d+'</a>');
st=st.replace('[expt]','<a title="'+t+'::'+d+'" href="'+
u+'#c'+i+'">'+exps+'</a>');
st=st.replace('[title]','<a title="'+expt+'" href="'+
u+'#c'+i+'">'+t+'</a>');comments.push(st);}</script>
<MainPage><h2 class="sidebar-title">
<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 language="JavaScript1.2">
document.write(titleText+'</h2>');</script>
<Blogger>
<span id="frcht<$BlogItemNumber$>"
style="visibility:hidden;position:absolute;">
<BlogItemTitle><$BlogItemTitle$></BlogItemTitle></span>
<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 language="JavaScript1.2">
title=document.getElementById('frcht<$BlogItemNumber$>').innerHTML;
itemurl='<$BlogItemPermalinkURL$>';</script>
<BlogItemCommentsEnabled><BlogItemComments>
<span id="frch<$BlogCommentNumber$>"
style="visibility:hidden;position:absolute;">
<$BlogCommentBody$></span>
<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 language="JavaScript1.2">
recentComment(title,itemurl,'<$BlogCommentNumber$>',
'<$BlogCommentAuthor$>','<$BlogCommentDateTime$>');
</script></BlogItemComments>
</BlogItemCommentsEnabled></Blogger><ul><small>
<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 language="JavaScript1.2">
comments.sort();comments.reverse();
for (i=0; i<10 && i < comments.length && i < numberToShow; i++){
var s=comments[i];s=s.substr(14,s.length-1); document.write(s);}
</script>
[<a title="Farrago Recent Comments Hack from BloggerHacks"
href="http://bloggerhacks.blogspot.com">BloggerHacks</a>]

</small>
</ul></MainPage>
<!-- END FARRAGO RECENT COMMENTS HACK -->

午飯傳奇


教學助理之死, 告上終審庭之學校干預市場自由:

話說學校有條規例,禁止低年級的學生出外午飯。

低年級的同學有兩個選擇:a. 幫襯學校欽點的供應商。b. 唔幫襯供應商,自己帶飯。

然而,本校學生聰明靈活醒目秉承香港仔精神,威過新加坡的死板公務員,拍得住早前落台的英國首相貝里雅--走出了第三條路!......


真係唔到你唔服. 服咩野, 你睇完就知.

正如此泊之副題所言:

Never blame your students, so... blame their parents, or the government!

情色版


嘆鯫生不才,謝多嬌錯愛。若小姐不棄小生此情一心者,你是必破工夫明夜早些來。 (王實甫《西廂記》四本一折煞尾)

記得呀,紫色頭。




溯洄從之: 《中大學生報》炮製「情色版」

再向雍雅樓主請教陞官圖玩法


以下把lswk所載六骰陞官圖出身的各種組合, 依樓主的解法, 都列出來. (新網址: yahooblog, *Reocities*) (flash game)

尚有 大小合著, 大小雙渾 未能明白. 望樓主送佛送到西, 再為說明.
又, 222211, 後骰相加等於前骰, 前留言謂 222211 非素奪錢. 何故?

最後, 要是樓主不介意, 可否告知, 樓主對合著,馬軍,奪錢大小之見解, 緣何得出?

謝.


-------------

出身

世爵
全紅 (衍聖公) : 444444
全六 (朝鮮王) : 666666
全五 (安南王) : 555555
全三 (活佛) : 333333
全二 (班禪喇嘛) : 222222
全么 (達賴喇嘛) : 111111

宗室
紅五子 (親王) : 444441, 444442, 444443, 444445, 444446
六五子 (郡王) : 66666x
五五子 (貝勒) : 55555x
三五子 (貝子) : 33333x
二五子 (鎮國公) : 22222x
么五子 (輔國公) : 11111x
紅合著 (奉國公) : (合著即副二骰點數相加等於主骰點數, 但不成一對) 444413
大合著 (鎮國將軍) : ?
小合著 (輔國將軍) : ?
紅雙渾 (奉國將軍) : (兩對三骰) 444666, 444555, 444333, 444222, 444111
大雙渾 (黃帶子) : ?
小雙渾 (紅帶子) : ?

外戚
大馬軍 (駙馬) : 456456
小馬軍 (郡馬) : 345345

不同 (蔭生) : 123456
紅奪錢 (鴻詞博學科) : (奪錢即副二骰點數相加等於主骰點數, 而且成一對) 444422
素奪錢 (鄉賢) : 666633, 222211(?)
紅三對 (文武生) : (三對, 其中一對為44)
412412, 413413, 415415, 416416, 423423, 425425, 426426, 436436
素三對 (武生員) : (三對, 但不含44)
123123, 125125, 126126, 135135, 136136, 156156, 235235, 236236, 256256, 356356
聚紅 (恩賞) : 444411, 444433, 444455, 444466
聚六 (保舉) : 666611, 666622, 666644, 666655
聚五 (詞科) : 555511, 555522, 555533, 555544, 555566
聚三 (軍功) : 333311, 333322, 333344, 333355, 333366
聚二 (議敘) : 222233, 222244, 222255, 222266
聚么 (更練) : 111122, 111133, 111144, 111155, 111166
渾紅 (筆帖式) : (三粒四)
444112, 113, 115, 116, 122, 123, 125, 126, 133, 135, 136, 155, 156, 166, 223, 225, 226, 233, 235, 236, 255, 256, 266, 335, 336, 355, 356, 366, 556, 566
渾六 (繙譯生) : 666112, etc.
渾五 (官學生) : 555112, etc.
渾三 (樂舞生) : 444112, etc.
渾二 (天文生) : 222113, etc.
渾么 (醫生) : 111223, etc.
紅二對 (京內候補) : (有兩對, 其中一對為44)
441123, 441125, 441126, 441135, 441136, 441156, 442234, 442235, 442236, 443312, 443313,443314, 443315, 443316, 443323, 443325,443326, 443356, 445512, etc.
素二對 (京外候補) : (有兩對, 但不含44)
雙紅 (生員,即秀才) : 441235, 441236, 441256, 441356, 442356
雙六 (武監生): 661234, etc.
雙五 (監生) : 551234, etc.
雙三 (供生) : 331245, etc.
雙二 (吏員) : 221345, etc.
雙么 (童生) : 112345, etc.
翹骰 (僧綱司) : 有骰子斜靠不平
重骰 (道紀司) : 有二枚骰子重疊
出盤骰 (出洋學生) : 有骰子跌出盅外

補習天王:港大講師陳德廉 (存錄)


勁正. (如果屬實)

------------
from Economists.com.hk

補習天王:港大講師陳德廉

《壹周刊》第 847 期,2006-06-01


訪問在六十呎空間進行。被訪者以外,還「附送」兩個補習社職員。他說話時,兩人從旁補充。

明明是個尊貴學者,卻要受兩個閱歷、學歷遠不及自己的人擺布。狂風暴雨,仍在港大上班的他,要乘968入元朗,隔晚接受三間傳媒訪問。他是港大最受歡迎講師,現在一言一語卻要受補習社的人監聽。拍照時,眼睛望哪,手放何方,也不能自己操控。

陳德廉是香港大學經濟及金融學院院士(teaching fellow,負責教學,不用提交學術論文),

是經濟學家張五常在本港唯一的博士弟子,為何要做俗不可耐的補習天王?

「在港大教書二十一年,當然希望教好學生。

「但,今日的教授,也要做行政和公關工作。今日的老師,百分之九十九的時間是用來應付教改。

「今時今日,能真正服侍學生的,可能只剩補習天王。」四十四歲的陳德廉說。

陳德廉是張五常的徒弟,也是侯運輝律師的學生。「兩人同是活出理論,所以我做補習社,那裡有band1,又有band5學校來的學生,我可以俾不同階層人知道,經濟理論不是在象牙塔用,是可以套在日常生活上。」七月尾他便離開港大,九月正式在遵理補習。

陳德廉說,父母叫他「德廉」,弟弟叫「德義」,希望他們有廉有義。打從他決定投身補習社,便預了大家說他「無禮無恥」。

他是公開大學的教授,又在港大經濟金融學系教了二十一年書,為何離開象牙塔?

「愈來愈多大學生問人拿舊試卷。為什麼?原來他們見什麼字眼,填什麼答案。他們不求甚解,題目問什麼,他們不明白。」

陳德廉大學二年班開始跟張五常,由大二(八二年)跟到博士(九六年)畢業,他都坐在張五常身旁,負責抄筆記,提點他上一堂說到哪。

「師傅常強調觀察,將理論用在日常生活上。今日的學生,卻把理論抽離現實,只懂背、背、背,完全答非所問。」

張五常八二年來香港,高級程度會考經濟系一科,由他制定格式,陳德廉負責監察和指導中學老師改考試卷。

「師傅主要測試學生,有沒有能力用經濟學分析現象。以前在考試局睇卷,發現有一班細路背得,但寫垃圾,完全離題,不明問題問什麼。每個試場,有二、三百份試卷,不同試場,錯法竟完全一樣。」

為什麼?

「因為他們追隨的所謂名師,教他們見什麼字眼,背什麼答案。」

陳德廉調查過,他的學生,八成在中六、中七時,去補習社補習。

「你係咪都補,不如由我同你補。」

何不改變現象?

「我太明白世情改不了。」

他小時候住慈雲山,父親是貨櫃車司機,母親在工廠車衣,有個細他四年的弟弟。中五之後,他要幫手養家。

「我在瑪嘉烈醫院、九龍醫院、伊利沙伯醫院做了四年見習化驗師,一心幫人醫病,但原來是研究病人怎樣死。」

他幫患了地中海貧血病的小孩抽血。

「他們日日抽幾次血,指頭都爛了,我不忍心拮下去,小孩反而主動伸手叫我拮,因為他們以為自己有日會好番。

「我後來才知,我的工種又名dark side of medicine,不是醫人,是睇佢幾時死。現實不是遊樂場,是日日有人死。」

從前他沒剷光頭,為方便到落後地方影相,沒水沖涼、洗頭,他才剃光頭。學生說他沒頭髮,像Bart Simpson,紛紛送他Simpson公仔。

E大學的學生叫他怪獸,因為他有獨特堅持。他不买車——「車不能看書,有什麼好?」搭68X,由元朗回佐敦,他看《War & Peace》、《Jesus Dynasty》。

這兩星期他在遵理試教中六升中七唸經濟的學生,我們想拍攝上課情形,陳德廉歡迎,補習社反對。「他們怕教材外洩喎。」陳德廉更相信,有麝自然香。宣傳單張說「四堂足以令你脫胎換骨」,可以嗎?「你當我神仙?做學問的路從來漫長又孤獨。」

生命不是遊樂場

他在格致唸小學、中學,在化驗所工作時,夜間到聖類斯唸預科,高考英文、化學拿A,入了港大社會科學系。

「我想做社工,因為從前在醫院,慘人多的是,想幫助他們。大一跟楊森學social work,做釋囚研究,發現政府也不聘用釋囚,只有特殊團體錄用佢。做傷殘研究,發現請傷殘人士的機構少之又少,最肯幫他們的,叫復康巴士。大大隻字寫住復康,好比額頭鑿住傷殘……我以為可令佢企番起身,原來是幫手壓抑佢,是social control而不是social work!」

一切一切,都在告訴他,改變現實,談何容易。

大一下學期,他試讀侯運輝的經濟入門,侯運輝推介他給張五常,他成了張的入室弟子。

大學生不求甚解也不是今天才發生,為何今年才離職?

「高級程度會考經濟科課程,是張五常制定。由現在到『三三四』(初中三年、高中三年、大學四年),還有六年,課程肯定不會再改。我跟師傅跟了十七年(張五常九九年離開港大),無人比我更明白遊戲規則,不由我教,誰教?」

他在試場改卷的日子,發現有幾間學校的學生,年年得分都很高。

「因為他們的老師會用經濟學的工具看日常生活,很多老師連報紙也不看,早脫離了現實,你怎期望他們能將現實與理論掛。」

但近年高考拿A的學生,愈來愈多。

「很多拿A的,是因為撞中。

「佢無思考方法,入到(大學)咪即係整蠱我。」

他要教高考班。

「你要過關,便要學我的一套。

「沒有人會告訴子孫,當年考試高分是因為貼中題目。明白提問背後意義,卻可以用來炫耀。學生會思考,將來我再回大學,教書也比現在容易。」

他要學生用現實世界證實理論,在港大教經濟,卻發現很多學生拒絕觀察。

「像捆綁理論是兩個input夾埋,output會好勁。看看報紙檔,早上賣一份報紙,賣不完,下午兩份拍埋來賣,賣晒,但學生就是不願多走一步。」

他是最受歡迎講師,學生說喜歡他深入淺出,上堂沒術語,有很多現實生活例證。臨別在即,學生在大學飯堂和他午飯。還會不會做研究?「會,像為什麼機票減價,音樂會不減價?在報章刊登。馬尼拉當鋪與銀行系統的研究,將會在《Asian Wall Street Journal》刊登。」

現行高級程度會考經濟科課程由他師傅張五常提出,他可以利用優勢在補習社教中七會考班。六年後幹什麼?「我不是一個有計劃的人,否則十年前博士畢業去投機,今日已不用工作了。」

他跟我們見面,劈頭第一句是問攝影師:「點解你用Nikon,唔用Canon?」他結婚八年,拒絕生孩子,嫌太黐身。他只愛和太太二人世界,到貧民窟拍照。六月二十日他又飛了,所以要趕在放假前改畢考試卷。

今日的少年,是打機大的,早習慣虛擬世界,他們對現實沒觀察、沒好奇。

「打機,是抽離現實,人死了,『重新開始』便會翻生。上網,是抽離現實,對方姓甚名誰,可以完全虛構。

「大學畢業,繼續上研究院的很少,很多學生沒繼續升學壓力,便不願思考,不願關心世情。

「他日就業,老闆不懂什麼理論,只期望他們把學到的,引申到現實世界,他們辦不到,前途精彩不到哪裡去。」

為何不教傳統中學?

「我有很多已畢業的學生,是教中學的。他們的經歷告訴我,中學老師百分之九十九的時間是用來服侍校長、應付教改,又搞課外活動,又要全人訓練。」

傳統名校,不也是這樣?

「名校可以,因為名校的學生,有屋企栽培。他們的父母,在家跟他們說英語,和他們一起看英文書,帶他們周遊列國,作高層次討論,像醫藥應否分家,因為他們的家長,有醫生、律師、會計師……有自己的專業,很會身教。但你知不知名校差的學生,可以差到幾犀利?家長唔識教,學校又唔理。」

他教的大學生,考第一的,都是國內來的。

「呢人童年好苦。」

陳德廉小時候也沒錢享樂,唸飛仔學校,同班同學大他兩、三年,因為他們都留過班。男女關係很隨便,大了肚也不知由誰經手。

「及早認清世情,你知道拍拖非一面倒的『樂』,『有』,男的害怕,女的徬徨,會學懂處事小心點。

「沒錢娛樂,便尋求本能刺激,鹹濕,又不想付上沉重代價,我看《God Father》,至少學到英文。」

補習天王,名牌堆砌。

「我住佐敦。」

嘉文花園?

「是位於紅燈區,值六十萬的八百呎唐樓。」

他兒時,一家被包租婆趕走,包租婆不想租給有子女的家庭,一個尚可以忍,細佬一出世,一家要搬走。父親幫竹園兒童院做司機,把他寄住在兒童院,他從小就希望給父母一個安樂窩。

大二那年,父親肝癌逝世,他遺憾沒能力買樓。張五常利誘他唸碩士,給他雙倍助教費,他碩士畢業,在佐敦買下唐樓,讓母親安享晚年。

「她心臟病、腎衰竭,死前常對廣華醫院的病友說:我住佐敦,個仔港大教書。」

港大有房屋津貼,他母親在生時,不願搬,他成了港大唯一不用房屋津貼的教員。

「今日,我把她的骨灰放在家,也不打算搬走。」

陳德廉九八年結婚,在朋友聚會認識太太,她從事名牌推廣,在紅棉道註冊,連戒指也沒買。學生用兩張一百元,摺了一對戒指給他倆。

他太太因工作關係,常出外公幹看名牌,他同行,「見名牌見到膩」。

陳德廉在港大,一直只能教non-major(不以經濟為主修)學生。

這可是你離職的原因?

「我只可以講:我曾經想過教一、二年班主修經濟的,但沒機會。」

為什麼揀遵理?

「因為它沒有在巴士、地鐵有車頭相,我跟自己說:邊個放頭巴士、地鐵,我就唔撈。」

他認為,做學問不是用來炫耀的。碩士、博士畢業典禮,他沒出席,也沒有和張五常合照。補習天王打燈拍宣傳照,他拿自己在印度、尼泊爾幫乞兒影的黑白相給補習社,要他們影到「有咁黑得咁黑」。

「最好不做宣傳,但遊戲規則是這樣,我便揀其中最低調的來進行。」

他訪問,有兩個職員在場監聽。他最憎別人叫他補習天王,天王是——「向我炫耀靚Hi-Fi和林寶堅尼……喂,聽Eagles使乜用咁靚音響?真正貴族又怎會show off?」

他聽巴克、莫札特、Kogan(日本小提琴家)、Pacode Lucia(西班牙結他手)。

他從小不是風頭躉,小時候參加香港航空青年團,老師不揀他入營,又不讓他坐直升機。只影黑白照,因為他要話事,要別人看他想人看的。這張抬鐵相,是學印度話後,在印度工場留了個多星期影的。

一人有一個夢想

張五常是經濟學家,最叻講錢?

「錢於我,也是重要的。」

他在貧民窟長大,最喜歡到貧窮國度影低下層生活。現在學手風琴,也想學西班牙舞Cajon。

兩年前,他去印度影陋巷,跟印度學生的媽媽學了半年印度話才出發。

「機票、住宿,要錢。影相,不單單是影,還要明白他們的文化,學習過程,都需要錢。」

他去馬尼拉拍照,遇到西班牙導演Almodovar(成名作之一有《Talk to Her》)的打燈師和Flaminco世界級高手Ramona,都讚他拍的黑白照有水準,鼓勵他開影展。

「這需要時間,而家影二、三百幅,才揀到四十幅見得人;開影展,個人相集要多一倍。」

當教授、老師,不會有時間,因為要做教學以外的工作。

「大學削資,校長、教授要做公關,為學系籌款。

「現在大學考試,分早午晚三場,有學生今日考早晚,明早又要應考,休息不足,溫習不足,是為學生好麼?

「真正服侍學生的,可能只剩補習社。」

從前他假期才可陪太太。

「現在自由多了,下午四時開工,七時放工。教完可以走,不用應酬校長,不用做學校行政。我說暑假出埠影相,他們又肯放我假。」

從前無暇尋夢,現在可以了。

「開個人影展,倫敦,巴黎,然後紐約。」

教學的夢?廣告說「四堂足以令你脫胎換骨」。

「那是別人的夢,做學問沒捷徑。

「不奢望我的學生全數入到大學,但入到大學的,通通俾我補習過。」

他住紅燈區,這裡是他和媽媽搭通天地線的地方。媽媽在生時不願搬,今日媽媽離世,他堅守故居。「曾經有女學生見我從紅燈區出來,對我『另眼相看』。又如何?沒什麼可取代親情,這裡有我的甜蜜回憶。」他和太太,現居於此。

他唸經濟,但沒買股票,投資靠儲畫、砣錶和玩具車,都收在貨倉,拒絕讓我們拍照。只肯讓我們拍學生用一百元摺給他的立體戒指。

撰文:阮佩儀,攝影:黃雲慶,資料:李寶瑜news@nextmedia.com


-----------
from undiscovered paradise

Joe Chan

今天上經濟課,佘大教授竟記錯了講堂,來到的時候是一臉尷尬 ~_~。這課教了一些inter-temporal choice的概念,由於包含了數學的成分,感覺挺深奧的。下課後與Carl一起到梁球鋸十樓竊取Joe Chan的上課筆記。看一看筆記中Suggestion Reference一欄,呆了……

1. Alchian, Armen A. and William R. Allen, Exchange and Production, 3rd edition
2. Dawking, Richard, The Selfish Gene, 2nd edition
3. Friedman, Milton, Capitalism and Freedom
4. Hall, Christopher D, Topics in Microeconomics: Price Theory with Transactions Cost and Property Rights
5. Silberberg, Eugene, Principles of Microeconomics, 2nd edition
6. Stigler, George J, The Theory of Price, 4th edition

向雍雅樓主請教陞官圖玩法


幸遇高人雲遊至此, 不吝賜教, 如此難得, 當然不能輕輕放過, 敢把心中疑問都拿出來, 萬望樓主再為開示一二, 為荷.

# 樓主的批註.
* 我的疑惑

不同 = 六骰點數完全不同. (即穿花)
# 六骰123456=不同. (4骰=穿花)

全色 = 六粒同
五子 = 五粒同
合著 = 四粒同 + 一對雙骰 (又稱合署, 不知哪個才對)
# 合著 = 四粒同 + 不是一對, 如四點紅合著=444413, 若是 444422就是奪錢)
* 請問 大合著 (鎮國將軍出身), 小合著 (輔國將軍出身) = ?
* 另見 奪錢 及 聚.


雙渾 = 兩組三骰. (紅雙渾, 其中一組為三粒4)
# 雙渾 = 兩組三骰. (紅雙渾, 其中一組為三粒4, 三粒1)
* 讓我弄清楚你的意思: 444222 = 素雙渾?
* 另, 111222 = 素雙渾?

馬軍 = 三對雙骰
# 馬軍 = 456456
* 何謂大馬軍 (駙馬出身), 何謂小馬軍 (郡馬出身)?
* 126126 應作何種出身? 是 素二對 嗎?
* 246246 應作何種出身? 是 紅二對 嗎?


奪錢 = 三粒同, 其餘三粒點數共成五. (紅奪錢,三粒4. 素奪錢,三粒非4)
# 合著 = 四粒同 + 不是一對, 如四點紅合著=444413, 若是 444422就是奪錢)
* 言下之意, 奪錢 = 四粒同 + 一對?
* 444422, 111122, 444411, 111144 = 紅/素奪錢?
* 另, 圖註謂, "紅奪錢即三粒四, 其餘三粒點數共成五"; "素奪錢即三粒同而不是四, 其餘三粒點數共成五". 樓主的意思是圖上這兩句說明是錯誤的, 是不是?

聚  = 四粒同
# 合著 = 四粒同 + 不是一對, 如四點紅合著=444413, 若是 444422就是奪錢)
* 若 四粒同加非一對 為合著, 四粒同加一對 為奪錢, 則何來 "聚" ?
* 何謂聚紅, 聚六, 聚五, etc.?

渾  = 三粒同
二對 = 兩對雙骰. (紅二對, 有一對4. 素二對, 無一對4)
# 紅二對 = 有一對4. 一對1)

雙  = 一對
翹色 = 骰子相疊或斜靠不平 ?
# 翹色 = 骰子站在另一骰上的不是重疊=斜靠不平

重色 = ?
# 重色 = 有二枚骰子重疊?

出盤色 = 骰跌出盅外 ?
# 出盤色 = 有任一枚骰跌出盅外

毛毛怪談, etc


1. 小茵姐姐(音譯)在 毛毛怪談 說起女士的腋毛. 我記得小時候跟姑姐去泳池游水, 看到他腋下有一撮黑黑的腋毛----毛髮濕水後會聚在一起格外顯眼----才猛然驚覺, 係喎, 女人胳肋底都應該有毛個喎. 一時之間, 弱小的心靈極為震撼. 震撼甚麼? 不是因為看見腋毛而噁心, 而是: 點解泳池裏其他D姐姐咁怪, 胳肋底竟然係光脫脫既?

也許那次大醒覺的腦震蕩太厲害, 以後見到光脫脫的胳肋底, 連半點稀疏細毛也沒有, 總會觸動神經, 想到那神秘的刮毛過程, 就像看見人家翻開眼皮戴隱形眼鏡一般, 不禁毛骨聳然.

2. 藍老師提起幾個教人如何減壓的勵志小故事. 我想故事三還可以, 故事一二的普及開去而成了風氣, 後果不堪設想.

3. Bergman
*Through a glass darkly 1961 (89 min)
*Winter light 1962 (80 min)
*Similes of a summer night 1955 (108 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