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 comments | archives | links | create | song
(reminder: all quotes here are fiddled, probably.)

讚美我主之後的午夜


Es ist ein Ros entsprungen
A spotless rose is growing



方勵之譯 (略修)
一朵純潔的玫瑰開放了,
它從絲細的根苗中萌發,
這是上古先知的預言,
這是耶西期待的初生啊!
它柔嫩花枝的光芒,
照亮在這寒冷、寒冷的冬天,
在這漆黑、漆黑的午夜。



Winkworth's translation (youtube: King's CC, BBC singers)

A spotless rose is growing,
Sprung from a tender root,
Of ancient seers' foreshowing,
Of Jesse promised fruit;
Its fairest bud unfolds to light
Amid the cold, cold winter,
And in the dark midnight.

The rose which I am singing,
Whereof Isaiah said,
Is from its sweet root springing
In Mary, purest Maid;
Through God's great love and might
The Blessed Babe she bare us
In a cold, cold winter's night.



Baker's translation (youtube: Cam. Singers, Ens. Amarcord)

Lo, how a Rose e'er blooming
From tender stem hath sprung!
Of Jesse's lineage coming
As men of old have sung.
It came, a flow'ret bright,
Amid the cold of winter,
When half spent was the night.

Labels:

致狼書, 致豬書


沈旭暉:《致狼書

以「社會利益」之名凌駕「個人主義」(其實是個人自由),正是「第二害」的核心精神。「西方自由思想」自有其缺點,需要政府的角色調控,我們自然要有公德心,但當這角色由經濟轉到政治層面,「自由」成了需調控的「個人主義」,「社會整體利益」凌駕程序與理性,怎辦?

若這些朋友在沒有權勢的時候,已用「大局利益」、「動機先行」這類「去普世體系」操作一切,到了掌握政府,又會如何?


沈旭暉:《致豬書

世貿部長級會議,扶貧委員會,關愛基金,維港巨星匯,西九委員會,你都捲入其中。也許你正被本應由你管理的人「反管理」。這是否才是公務員和精英全力支持你的背後那不能明言的秘密?

你有否想過強積金、領匯,何以千夫所指?你的團隊以傳統精英和工商界為主,卻說求變。你實在必須申明「變」與「不變」之間的分際及根據。

在精英圈子以外,你不時言不及義。不知道那刻你是不是希望搞搞爛gag。以「何不食肉糜」而「流芳百世」的惠帝,何嘗不是老好人?有史家考證,他智商其實也OK。

當鐵頭營和狼營都以你「好好蝦」來散播你的軟弱形象,在核心價值備受衝擊時,你能硬嗎?



* * *

龍應台: 我們的村落(香港大學醫學院畢業禮講辭中譯)

以爛牙理由「淘汰他們等同於淘汰掉他們整個階層的人」。他建議政府為窮困的人提供牙醫的服務。有些專業者看見爛牙就是爛牙。有些人,譬如Manson,看見爛牙的同時,卻也看見人的存在狀態——他認識痛苦。


一個人所抵抗的以及所堅持的,滙成一個總體,就叫做「信仰」。但是信仰,依靠的不是隆重的大聲宣告;信仰深藏在日常生活的細節裏,信仰流露在舉手投足之間最尋常最微小的決定裏。

聊齋促織


促織一篇寫得十分精采, 幾起幾落, 牽動人心.

* * *

未幾成入,聞妻言如被冰雪。怒索兒,兒渺然不知所往;既而得其屍於井,因而化怒為悲,搶呼欲絕。夫妻向隅,茅舍無煙,相對默然,不復聊賴。


成顧蟋蟀籠虛,則氣斷聲吞,亦不復以兒為念,自昏達曙,目不交睫。東曦既駕,僵臥長愁。


* * *

又篇末數語, 與約伯記之結局相類:
後歲餘,成子精神復舊,自言:「身化促織,輕捷善鬬,今始蘇耳。」撫軍亦厚賚成。不數歲,田百頃,樓閣萬椽,牛羊蹄郜各千計。一出門,裘馬過世家焉。

為我城禱


大海翻湧,孤篷一片,
慈悲的天父啊,求你救援香港,
引導我們乘風破浪,安抵彼岸。
這一葉小舟載著一百七十年的歷史,七百萬的公民,
渡入不可預期的前路,
上帝啊,保護我們。

我們的領袖都是淺薄短視、力微量窄的舵工,
我們的制度佈滿面是背非、束縛不靈的機關。
在這濁浪排空,殘星隱沒的時候,
求你指引,使我們
放膽向前。

求你使煙霧開處,
有遠岸呈露,做我們的目的;
使墨雲散處,
有曉星出現,做我們的嚮導。

天父啊,你愛這城,
比我們更深且切,求你護佑救援;
在重重的危險中,求你保護我們。
因基督之名,求主俯聽我們的祈禱。
阿們。

(改自趙紫宸團契聖歌集禱文)

Fairest Lord Jesus


趙紫宸譯 (團契聖歌集)

耶穌純美兮超瑰奇與璚瑩
生為神明兮為聖人
主我景仰兮主我所崇尊
我心所寶兮逾奇珍

好花爛漫兮木蒼翠而蕭森
嫣紅姹紫兮鬬芳春
耶穌尤美兮耶穌有德馨
我欲相從兮挹清芬

春陽照燠兮秋月揚其輝明
青天萬里兮燦叁辰
主更朗湛兮主又更圓瑩
至大至剛兮絶無倫

Labels:

寬緊


* 區議會選舉種票
住址證明太嚴十分擾民. 擴大選區, 回復九七前雙議席雙票制, 是否可以紓緩種票的影響?

* 骨灰龕位不足
放寬限制, 容許兩三代或五六人合葬於一個龕位, 是否可以紓緩龕位不足的問題?

O Perfect Love


祝婚曲

這首歌是我結婚的時候, 詩歌班祝福所唱, 用的是劉廷芳的譯詞, 求協粵音略改一二字. 不過歌中所謂完全的愛, 完全生命, 觀禮者恐怕未必有幾人明白指的是上帝. 看看英文原詞就一目了然. 首句的意思是, 主你是完全的愛, 超過人間的思想; 主你是完全生命, 懇求為他們保證.

原詞末句還談到死亡, 在中國人婚禮中相當犯忌, 劉趙的譯詞都避重就輕支吾過去, 只有天主教版本江克滿的譯詞最老實: 來日永訣世, 冉冉旭日放射不朽生命與愛.

這正好影照誓詞中 till death we part 一語, 中文此生不渝.

* * *

劉廷芳譯 1934 (譜天頌讚)
完全的愛,超過人間的思想,虔誠信眾,向主屈膝頌揚
為此佳偶,求主厚賜恩無量,天作之合,恩愛地久天長

完全生命,懇求為他們保證,溫柔的愛,永久不移的信
有恆的望,壯膽平心的堅忍,純潔天真,艱難痛苦不驚

求使他倆,歡心消盡了愁心,求賜他倆,平安寧息世爭
百年偕老,又加燦爛的前程,重見黎明,恩愛生命永恆
阿們。

* 天作之合, 原為主作之合.



趙紫宸譯 1931 (團契聖歌集)
神聖之愛,微妙遠超密藏機,我眾長跪向你聖壇呼求,
願此佳偶,相親相愛永相依,美好姻緣鐘鼓琴瑟和酬。

生命之神,純全摰愛之根基,信託溫柔都賴主寵成全,
願此伉儷,心光相照不昏黳,綰就同心,兩情永永纏綿

求主賜恩,不教苦痛害歡心,更賜平安,驅除惶恐憂傷
白頭偕老,同嘗喜樂與酸辛,然後同享天家靈福無量。
啊孟。


江克滿譯 1981 (頌恩信友歌集)
完美的愛!超越世間的一切。虔心謙虛地跪伏你台前。
恆久的愛願永為他倆擁有,依靠你永久結合在愛裡。

永生光輝!充作新婚的保證---無限的愛與堅貞的忠信,
耐久堅忍與百折不撓希望,天真信賴,生死痛疼無懼。

神樂之恩你賞賜驅散憂傷;和睦之恩你沛降息爭論。
來日永訣世,冉冉光輝旭日升起,放射不朽生命與愛。
亞孟。


Dorothy Gurney 1883
O perfect Love, all human thought transcending,
lowly we kneel in prayer before thy throne,
that theirs may be the love which knows no ending,
whom thou forevermore dost join in one.

O perfect Life, be thou their full assurance,
of tender charity and steadfast faith,
of patient hope and quiet, brave endurance,
with childlike trust that fears nor pain nor death.

Grant them the joy which brightens earthly sorrow;
grant them the peace which calms all earthly strife,
and to life's day the glorious unknown morrow
that dawns upon eternal love and life.

Labels:

祭祀


祭祀儀典活化 中國傳統重生

文:保路

香港中文大學歷史系教授科大衛早前舉行了一場中國文化講座,主題是中國各地的社會風俗,記者聽過後想起王宏志教授的一篇文章。王宏志透過一連串歷史事件,梳理出近代中華民族建立國族認同的過程,即所謂炎黃子孫的民族符號,是在辛亥革命前後,因應意識形態轉變而得以提升至民族本源的地位。

傳統習俗並非固定的,它背後有一系列的歷史社會因素,令文化在每分每秒進行演變,展示著生命力。

科大衛走遍大江南北,走訪各地廟宇、祠堂、族墳,發現一些我們「想當然」的祭祀傳統,也在中國各地呈現多元的面貌。例如祠堂,它是中國各地村莊都有的重要公共設施,然而只需細心觀察,我們便能發現文化地域差距,從中看出歷史的痕跡。

福建莆田提供了一個很好的例子。經程頤與朱熹等提倡,中國自宋代開始有神主牌位祭祖的習俗,可是科大衛發現,莆田的祠堂則同時供奉了祖先像和神主牌。祠堂的位置並非坐落村中心,而是在墓地的旁邊,保留祠堂守墓的古代角色。莆田的天后廟,也保留了入廟穿圍裙的習俗,科大衛估計,古人認為露出肚皮沒禮貌,但在現今的祭祀沒有了這種意義,卻保留了習慣。

風俗的演變有其規律,不同的時期都會加入一些東西,令後人忘記本來的意義,科大衛指出,祭祀儀式隨社會變革,正展示中國文化遺產的活力。

在廣東雷州,當地人在雷祖寺中,把遠祖陳文玉供奉為「雷神」,但寺廟中也供奉雷祖。一間廟同時供奉兩個神,顯示了中國人有把祠堂和廟宇合併起來祭祀的習慣。科大衛與研究人員在當地祠堂的文件中,留意到很多陳氏後人捐款。他指出,這種社會風俗有兩種可能性,一是把陳姓的太公認作雷神,另一個可能是,古人不知道自己的姓氏,因此全都跟了雷神的姓。每當雷祖出遊,當地人就扛著三個神,走過不同的鄉村,形成獨特的地方儀式。

科大衛又談及廣西、貴州、雲南、安徽、海南島等中國南方少數民族的社會風俗,他留意到中國少數民族結族成群的概念,並非透過血緣,而是從土地和稅收所畫出的界線,達至群族的定義。從莆田等地的風俗得知,不同時期進入大中國的文化氛圍,會保留不同程度的傳統。在過去一千年,每當這些少數民族和不同皇朝打交道,他們的族群概念也有改變,這反映在他們的祭祀傳統上。南北之間又呈現傳統的地域差異。在山西,科大衛也考察了一些宋代造像碑,上面記載不同姓氏的人,因「先代同勞,今生共會」而結成族群。山西的墳墓不像南方那樣立有墓碑,而是整個家族的墓只立一座碑。科大衛也在五台山和代縣一帶找到古戲台,這些戲台是用來做戲酬神,因此在附近總能發現寺廟,並找到宗譜。他在這些宗譜上留意到,華北傳統不是在祠堂拜神,而是拜一張名為「影」的畫,上面畫有整個家族的詳細資料。

在河北,科大衛則發現族譜是畫在牆上,墓地也沒有石碑。他指出:「古人所謂三年之喪,只因守喪三年以後墓地就面目全非,代表整件喪事的過去,而墓地是屬於一個家族,因此在墓地旁邊居住,那是中國祠堂的雛形。」在每個墓立碑,其實是一種較後階段才建立的傳統。

中國社會的傳統儀式,正是一代又一代人生活的折射。傳統的社會,總是透過認祖歸宗,在不同的血緣之間建立一個共同的祖先,達至地方的和諧。例如珠江三角洲的傳統,總以祠堂為宗族社會為核心,但在福建甚至華北地區,又呈現另一種面貌,由此可見,中國的社會雖然有一個共同的宗法背景,但也存在差異,拼湊出一幅特別的圖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