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 comments | archives | links | create | song
(reminder: all quotes here are fiddled, probably.)

放煙火? 燒垃圾嗎?


咁的士叫埋做出租車好唔好?

香港是放煙花或燒煙花, 不放煙火的.

英女皇2012聖誕文告


The Queen's Christmas Broadcast 2012, UK (youtube)



短片所展示的政治宣傳工藝, 足以討論一番.

(the text)

聖誕節習俗的來由


history.com - The Real Story of Christmas (youtube)

科大衛、馬木池, 中三歷史科銜接計劃:

(See EDB 建構全球視野-----二十三個主要世界歷史課題 2008 年原版. 後來的 2012 所謂調適版可說是權力機關對原著和對讀者的侮辱.)

教 會

大部分教科書都有一章講述伊斯蘭教。在上一課題的簡報資料中,我們提到伊斯蘭教在七世紀的擴張。請看看教科書內,是否有一幅展示穆斯林經北非進軍西班牙(伊比利半島)的地圖。試查找有關法蘭克人在公元732年的普瓦捷戰役阻止穆斯林前進的資料。

在此戰役後的300年,歐洲有兩個主要的發展:一是教會的勢力擴大,及對教會的支持;二是阻止穆斯林前進的法蘭克人首領得到教會的支持,受加冕成為神聖羅馬皇帝。神聖羅馬皇帝只是個名銜,並不必然擁有權力的。神聖羅馬帝國在建立後不久便瓦解,但繼承神聖羅馬皇帝名銜的做法則仍然繼續下去。無論怎樣,教會已成為一個強大的機構,其原因有以下數端:

1/ 教會在聲稱權力來自天父的教皇領導下,擁有一個清楚的組織架構 (第一任教皇據說是聖伯多祿(聖彼得),是耶穌基督的門徒)。

2/ 自五世紀起,教會得到修道院的支持。修道院是虔誠的人居住在一起,為一起祈禱和侍奉基督而組成的社區。他們在嚴厲的清規教條下,過着簡樸的生活。修道院非常富有,並有良好的管理組織,它們接受捐獻,尤其是那些希望在死後有人為他們祈禱的人的捐獻。你必須了解,很多修道院是互相聯繫的,有些更在主要交通幹道上擁有土地,為旅行者提供棲身之所。當政府勢力衰弱,欠缺金錢的時候,修道院便能提供十分重要的服務。

3/ 修會的神職人員和教士是歐洲人中受過高深教育的一群。在中古時期,大部分歐洲人都是文盲,修道院及教堂收藏書籍並訓練教徒閱讀;因此,神職人員都懂得閱讀和書寫,並會做記數的工作。

4/ 在中古時代,很多人信仰堅定。對於大部分人而言,由於生命短暫,他們都希望死後得救。

5/ 甚至國王和皇帝都要認真對待教皇,教皇有驅逐教徒出教會的權力,國王或皇帝沒有教會的保護,便不能合法地稱帝。


* * *

給教師的提示:

本課題很可能是整個課程中最難教的課題,但它卻極為重要,因為它是以後事件發展的背景,是構成歐洲人生活的整體所必須的部份。部分學生很可能已透過自己的宗教信仰而認識教會,你可以利用他們這種經驗,對上述各點作充份的解釋。以下是一些可行的例子:

聖誕的故事:為甚麼牧羊人會於隆冬夜裡在戶外看守他們的羊群?你會感到奇怪嗎?早期教會只承認復活節,後來教會才利用異教的節日(冬至),作為慶祝聖誕的節日。可參看名為《The Real Story of Christmas》的有趣故事:
http://www.history.com/minisites/christmas/viewPage?pageld=1252。

教會主要節日的故事,可以是一個有趣的專題研習題目。

* * *


有關識字的問題:看看右圖被鏈子鎖著的書(圖22)。為甚麼那本書會被鎖著?中古時代的書都是用手抄寫的,教士要花很多時間才抄寫完成一本書,所以它們是十分珍貴的。故此,這些書都要以鏈子鎖在附設於教堂和修道院的圖書館的書架上。

後來,由於教會的教義與新的思想(特別是科學的思想)發生衝突,教會常常被描述為落後的。但在中古的大部份時期,都並非如此。當教會是教育的主要提供者時,教會亦將是主要的知識的保存者。十三世紀在巴黎創立的大學,很大程度上是個教會機構,但它也是對歐洲思想進行重要的學術討論的中心。「大學的歷史」也可以是學生在課堂內進行專題研習的課題。


請記著,在課堂內進行專題研習,不應只為了讓學生學習更多史實。你應提出問題:如甚麼慶祝活動會在隆冬進行?為甚麼我們認為教會可能取用了異教的節日去慶祝聖誕?第一所大學何時創立?它教授甚麼科目?教師是甚麼人?教會與大學有何關係?我們並不建議在這階段做有關書籍歷史的專題研習,因為在稍後的課題裏,我們將探討印刷術的發明,屆時將是進行有關書籍歷史的專題研習的好時機。

曉寒與朝暾


將臨


路加福音一39至45 (將臨期第四主日丙年福音)


馮象譯本:

瑪麗亞不日起身, 急急南下, 進入山鄉, 來到猶大一座莊子. 她走進撒迦利亞的屋子, 向伊麗莎白問安. 那伊麗莎白一聽瑪麗亞請安, 胎兒就在腹中躁動, 周身便為聖靈所充盈, 不禁高聲喊道:

啊, 女人中你最是有福,
願你子宮的果實蒙福!
何以我如此榮幸,
蒙我主的母親蒞臨?

因為, 聽呀, 我耳畔剛響起你問候的話音, 腹中的胎兒就在歡跳! 有福啊, 她信了-----信主應允她的必定成全!

二千年版禮儀經文 (略改):

瑪利亞就在那幾天起程, 急忙往猶大山區的一座城去, 進了匝加利亞的家, 向依撒伯爾請安. 依撒伯爾一聽見瑪利亞請安, 胎兒就在她腹中歡躍. 依撒伯爾充滿了聖神, 高聲對瑪利亞說:

你在女子中是蒙福的!
你的胎兒是蒙福的!
我主之母駕臨我這裡,
這是我從那裡得來的福氣呢?
看, 你問安之聲一入我耳,
胎兒就在我腹中歡躍.

那相信上主傳給她的話必要實現的, 真有福.




* * *


主任爾為傳信者
任情呼喊勿畏虞
攀上祟山振臂呼
傳余喜訊與選民
曉諭猶太各城鎮
請看汝等之天主

天主挾威降人世
但憑一臂統領愚
主之償報主携帶
優酬厚賞與主俱

上主恰似群羊牧
親以慈手聚羊雛
擁入懷中善撫視
更引母羊憩庭除

光猛白淨, etc.


周游, words words words (典出 hamlet, act 2)

1. 又光又爽再會了

又光又爽 = 光猛白淨

(白縰縰?)


2. 沒有時間的一刻

無時無刻


3. 每天生活。綠在其中。

綠在日常

鄭清茂譯奧之細道


松尾芭蕉, 奧之細道 (芭蕉之奧羽北陸行腳)
鄭清茂譯

(轉自 佳儒, 又參 鄭氏交大演講)



一、漂泊之思

月日者百代之過客,來往之年亦旅人也,有浮其生涯於舟上,或執其馬鞭以迎老者,日日行役而以旅次為家。古人亦多有死於羈旅者。不知始於何年,余亦為吹逐片雲之風所誘,而浪跡海濱。去年秋,返回江上破屋,拂其蜘蛛老網。歲聿其暮,立春旋至,仰望天際,雲興霞蔚,則思穿越白河關口。驛馬星動而憑依於身,心亂若狂;道祖神來而頻招其手,無計奈何;乃補綴破褲筒,更換斗笠帶,艾灸三里穴,而松島之月早懸於心矣;爰讓居處於人,移至杉風別墅。

.  草庵依然 終有遷讓時節 雛偶人家

臨行,懸表八句於庵柱之上。


二、啟程

彌生下旬之七日,曙色朦朧中,殘月微茫下,不二峰隱約可望,然上野、古中之花梢,何時重見,思之愴然。知交而睦者,昨宵即來相聚,今晨乘舟相送。至名為千住之處,棄船上岸。遙想前途三千里,胸口為之鬱塞。浮生夢幻耳,奈何而灑離別之類。

.  春將去也 枉教鳥啼婉轉 魚目含淚

且以此句為此行之破題,唯上路而躊躕不前,眾人並肩立於路上,蓋欲目送至背影隱沒而後已。


三、草加

今年,人道是元祿二年,率爾起意奧羽長途之行腳,明知不免重飲吳天白髮之恨,然已耳聞而尚未目睹之處仍多,竊以為或能幸而生還,乃托虛幻之悲願於未來。是日一路蹣跚,終抵草加驛館。肩骨嶙峋,背負行囊,最感艱辛。原想隻身輕裝就道,但需紙衣一襲以防夜寒,又需浴衣、雨具、筆墨之類;另有餞禮,卻之不恭,究難拋擲,竟成途上累贅,唯有徒喚奈何而已。


四、室八島

詣室八島。同行者曾良曰:此神稱木花開耶姬,蓋與富士一體同神也。相傳姬入無戶之室,立誓而自焚,烈火中生子火火出見尊,是以始稱室八島。又詠煙之習,亦由來於此。再者,此地禁食鰶魚。緣起故事,諸如此類,尚有傳之於世者。


五、佛五左衛門

三十日,宿日光山麓。居停主人云:「我名佛五左衛門。萬事以正直為本,故世人有此稱呼。旅次一宿,尚請安心休息。」不知何佛顯靈濁世塵土,竟對此形同桑門乞食巡禮之徒,關心互助。留意主人之所為,蓋唯無智無分別、擇善固執之人也。剛毅木訥近於仁之類。其氣禀之耿直純樸,尤可尊敬。


六、日光山

卯月朔日,參詣御山。往昔,書此御山為二荒山,空海大師開山時,改為日光,蓋能了悟千載後來事者。而今威光耀一天之下,恩澤溢八荒之內。四民安堵,各適其居。惶恐不敢再言,即此擱筆。

.  凜然可畏 綠葉新葉相襯 日光粲兮

黑髮山上雲霞飄浮,而殘雪仍白。

.  剃光黑髮 行到黑髮山麓 恰逢更衣  (曾良)

曾良,河合氏,通稱惣五郎。與芭蕉庵並軒而居,助余薪水之勞。此次松島、象潟之旅,喜能共享眺望之樂,且羈旅有難,亦可照拂。乃於啟程日拂曉,剃其髮,批緇衣,改名 五為宗悟。因有黑髮山之句。「更衣」二字,聽來頗有力。

登山二十餘町,有瀑布焉。水自巖洞之頂飛流百尺,直落千巖碧潭。縮身入巖窟,從瀑後觀之,即俗所謂「裡見瀧」也。

.  暫時歇腳 且隱水簾幕後 結夏之初


七、那須野

那須黑羽地方有舊識,擬橫過原野,抄近路訪之。遙望有一村落,前往途中,日暮雨淋。在農家借住一宿,翌晨又行於曠野中。見有放牧之馬。懇求於刈草男子,雖曰一村夫,卻非不通人情之輩。「如之何而可耶?此處草原,岐路交錯,過客初來乍到,往往迷入岐途,不能無慮。然則,可騎此馬,至馬停蹄處,放回可也。」即以其馬借之。有小童二人,隨馬後奔走。其一為少女,名曰阿重。名雖鮮聞,卻頗優雅。

.  名叫阿重 豈非瞿麥花瓣 八重之重  (曾良)

不久抵一村莊,即繫租金於鞍座,放馬歸。


八、黑羽

訪黑羽館代姓淨坊寺名某某者。突然造訪,主人驚喜無限,歡談日以繼夜。其弟桃翠諸人,朝夕存問照拂,且相伴至其家,並承其親戚款待。如是者數日。某日逍遙郊外,一覽追犬射場遺跡;穿越那須野矮竹林地,探訪玉藻寵妃古墳。繼詣八幡宮。「與市宗高射扇靶時,懇切祈願我國氏神正八幡之神助,即此神社也。」聞之,感應殊深,久而後已。日暮,歸桃翠宅。

有修驗光明寺。應邀拜其行者堂。

.  望著夏山  拜過行者木屐 上路去也


九、雲嚴寺

下野國雲岸寺後,有佛頂和尚山居遺跡。嘗聞其言曰,曾以松炭書歌於岩上:縱橫未五尺,且往窄也寬。若非風雨露,何勞結草庵。亟欲觀其跡,乃曳杖往雲嚴寺;沿路人人相邀同行,中多青年,路上戲謔喧譁,不覺抵其山麓。山景深渺,谷道遙邃;松杉呈黛,巖苔滴水;卯月之天,猶有寒意。十景盡處,渡橋入山門。

然而遺跡究在何處?攀登寺後山崖,見一小庵,傍巖窟結於石上。如臨原妙禪師之死關、法雲法師之石室。即詠一句,留於柱上。

.  連啄木鳥 也不啄毀此庵 夏日林中


十、殺生石、遊行柳

離此往殺生石。承館代安排一馬相送。其牽馬男子懇求欲得一詩箋云。聽其所願,應是通達風雅之趣者。

.  橫跨原野 請把馬首牽向 杜鵑啼處

山陰溫泉湧出處,殺生石在焉。石之毒氣迄今未散;蜂蝶之類,屍骸枕藉,幾至不見砂礫之色。

又,彼清水潺潺之柳,在蘆野里,仍留田畔云。此地郡守戶部某,屢勸宜往觀之,卻未審在何方,而今日終於至此柳陰之下矣。

.  水田一片 插完秧後離去 柳條依依


* * *


十八、壺碑

古來吟詠歌枕而傳世者雖多,但山崩河移,道路改變,碑石埋土中,樹老而幼木代之。時過物換,其遺跡皆淹沒難詳。至於此碑,無遺千載遺物,今在眼前,可閱古人之心,是行腳之一德,存命之喜悅;渾忘羈旅之勞,而淚亦潸潸然矣。


廿一、松島

夫古老相傳,松島風景,扶桑第一,蓋不遜於洞庭、西湖也。自東南納海入灣,灣內三里,洶湧如浙江潮。大島小島無數,聳立者直指天外,俯伏者匍匐波上。或二層重疊,或三層堆砌;左右諸島,或離或連;有負者,有抱者,如愛兒孫然。蒼松鬱鬱,潮打風吹,枝葉虯曲,自然而然,而若矯揉之所致。其景窅然,有美人凝妝之貌。豈古昔神代大山祇之所為哉?造化天工,孰能奮其彩筆,以盡其妙乎?......

.  猗歟松島 杜鵑應借鶴身 唱遍全灣  (曾良)

余竟閉口無句,欲睡而又不能入眠


卅七、那谷寺

往山中溫泉途中,背顧白根嶽前行。左側山邊有觀音堂。花山法皇巡禮三十三所後,安置大慈大悲法像於此。命名曰那谷。蓋取那智、谷汲各一字拼成。奇石嶙峋,古松並植。巖山懸築茅頂小堂,誠殊勝之地也。

.  石山濯濯 岩石白潔如洗 秋風更白


* * *




錢稻孫譯日本永代藏節錄


井原西鶴.日本永代藏
錢稻孫譯

卷二

五.鐙屋盈庭舟馬客

阪田客棧新花樣
箱蓋揭開通海春

北國積雪,用雪竿量,每年無不超過一丈三尺。從十月初,山道埋雪,人馬絕跡,直到明年涅盤會時,只得吃素,連鹹青花魚的叫賣聲都聽不到,光守著個醃蕪菁木桶。各自圍火消遣,左鄰右舍不相聞問,半年內無所事事,朝暮啜茶打發日子。半年的糧食薪炭預先貯存,也不至於餓死。這等環山抱海的冷僻地方,甚麼都靠馬馱來的話,無不昂貴,諸多艱難,世上還是船最為可貴。

這個阪田街上,有家大行莊叫作鐙屋。以前只是個小小的客店,經營有術,近年逐漸興旺;招攬各地客商,成了北國頂大的糧棧,老闆總左衛門之名無人不曉。門面三十間,進深六十五間,滿蓋了庫房和住房。廚房的規模,令人瞠目。出納米醬,購置柴炭,採辦魚蔬,烹調飲食,保管器皿,料理點心,伺候煙茶,伏侍洗澡,以及跑腿、聽差,都有專人。買賣的掌櫃,家務的伙計,帳房師爺,錢房的師爺,一人分擔一事,調度得宜,井井有條。主人通年穿著大褲,老是點頭哈腰,老闆娘身穿便服,不出內堂;從早到晚,滿面笑容,跟京都、大阪的行棧大不相同,待客隨和,勤於家業。客房不知其數,一客一間房。僅僱傭接待客商的女招持,就有三十六七人。她們裡穿細衣,外披豎條紋的棉襖,大都繫著錦緞腰帶。由一個女頭目指揮,每個客人派上一個,鋪床疊被,照料一切。

客人呢,來自四面八方,有難波津的,也有播州網干的。山城伏見的,京都大津仙台江戶各地的,無處不有。彼此交談,聽起來個個精明,沒一個不是有兩手兒的。上了點年紀的夥計呢,處處為自己留後手兒;年輕的呢,酒色上花費太大,總之於東家不利。考較起來,派到遠處做生意的夥計不宜用拘謹的。拘謹的凡事都縮手縮腳,老落在別人後面,難獲大利,而有膽有識能讓東家吃虧的夥計呢,倒是會做好買賣,虧空也彌補得快。

這些年,棧裡就見到過各種派頭的商人。有的下馬伊始,就打開箱籠,卸了行裝,換上京染的定紋衣服,摘下蛤蟆皮的刀套,穿上新襪新草鞋,整鬢修容,咬根牙籤,裝模作樣也不知給誰看,說要去逛當地名勝,叫聽使喚的茶房做嚮導。這種人一向都有,可沒有一個發跡的。

夥計出身而不久自成老闆的人,用心之處自不一樣。一到此地,馬上拉攏年輕的夥計問長問短「上月中旬來信所說與現在行市有無變化?」「天時各地不同,這裡的行情我不熟悉。你看山上的雲彩,秋收以前會不會起風?」「今年的紅花收成如何?」「青麻行情怎樣?」問的都是要緊的話。這等話「有眼乾鮭魚」般的精明人不久就會比京阪的東家還來得有錢了。總之,萬事都總有個做法。

這家鐙屋,也曾放手做過買賣,如武藏野之漫無邊涯,只落得和各處虛富的行莊一般,外強中乾,危如累卵。這都只為不甘於光賺有限的佣錢。還貪些自家的買賣,卻往往做虧,也連累了正業。專一做本行生意,用心於客商的買進賣出,就用不著擔憂。

大凡行棧內情,不像外面所見,其實凡事都是意外費錢的。如果樸實無華,必然趨於冷落,家業不長。一年的盈利,非到元旦辰時不得而知,平時是沒法計算的。鐙屋卻在賺錢的時候,頭年臘月就把來年全年的開門七件事都購置齊備,以後通年收進的銀錢,都投入大櫃的錢孔中。每年早在十二月十一日就一定結算清帳。因此,這行棧廣有信用,把錢存放他家,也可以高枕無憂。

務實是我們的作風


某公司張一標語云: 務實是我們追求的信念. 言下之意適得其反. 人家務實是作風. 該公司只是信念, 而且連秉持也談不上, 不過尚在追求. 可見彼所謂務實, 何其不實.

此句敗北之處, 正在於濫用追求呀信念呀這類趕時髦的虛浮字眼. 既然標榜務實, 何不平平實實一句: 務實是我們的作風, 或者 實事求是乃我們的作風, 豈不更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