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 comments | archives | links | create | song
(reminder: all quotes here are fiddled, probably.)

悼亡曲


辻井伸行, 悼日本三一一海嘯罹難者之輓曲



* * *

Pianist Nobuyuki Tsujii bursts into tears when he plays at Carnegie Hall his own composition "Elegy for the Victims of the Tsunami of March 11, 2011 in Japan". (youtube)

Labels:

星熠旗揚


今日見一美國國歌的「譯」詞, 譯者梁孟傑, 功架十足.

"The Star-Spangled Banner"—Original 1814 Version:


梁孟傑詞, 星熠旗揚 The star-spangled banner (略修):

熹~微現曙光,肝膽照紅日壯,
昂然高瞻闊步,無懼魔軍肆虐狂。

昨夜瀾暴暗湧,今朝豁然盡曠;
旗揚、星熠、氣盪,和樂凱歌正悠揚。

舊日地暗天昏,魍蜮邪毒作惡,
恢恢天網在,存義氣,迎日朗。
懷壯志,氣浩蕩,城邦終得放----
豪氣望遠方,覓理想,心激燙!

「城邦終得放」, 我猜譯者應該考慮過「城邦終釋放」,
只是嫌其教徒口吻太重, 因此棄而不用, 也未可知.

The Anacreontic Song—18c. Source Tune for U.S. National Anthem:


Labels:

2019-08-21 香港局面


Wan Chin, facebook 2019-08-21 13:00

陳雲:......幾個月來,我研究了外國的政治反應和報告,做出以下判斷。也許中共領導人不知道美國等國際社會對香港事態的定性,而低估了中共在香港犯上國際政治錯誤的嚴重後果。

一、是次中共做的逃犯引渡條例修訂,企圖將中國司法變相引入香港,是對香港的法權奪取。法權(獨立司法管轄權)是最重要的自治權。即是說,中共是消滅一國兩制。在2047年之前消滅一國兩制,而且不斷用官方媒體說《中英聯合聲明》已經報廢,這是刻意引導香港出現主權懸空的狀態。我不明白中共官方媒體在玩什麼火。

二、中共指使香港警察在香港犯下戰爭罪行(war crime),是境外政權指導下的戰爭罪行。我沒有聽說過戰爭罪行可以在政權不改動的情況下能夠用本國司法或調查委員會解決的。那些提倡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的,是政治白痴,或是中共的政治陰謀家。香港的目前制度是解決不了警察犯下的戰爭罪行的。即是說,香港必須政權改變(regime change)。普選議會、普選特首,只是個開始,是解決香港局面的開始。如果政權改變在中美的謹慎操作之下,只是局限於香港,在香港完成《基本法》承諾的高度自治,這將是中共領導層的莫大幸運。

三、我認為中共高層要非常慎重地處理香港危機。這不是文革長大的現行領導人可以理解的危機。我認為中共的中央政治局在美國國會復會之前,九月九日之前,要慎重考慮香港危機。

Wan Chin, facebook 2019-08-21 13:03

陳雲:我認為習近平先生現在應該馬上做補救行動(damage control),與特朗普總統電話交談,之後親切見面,用防火牆的概念阻隔住香港危機。將自己的過錯制止,與特朗普共同經營香港,再締造中美貿易和談的良好條件。特朗普依然願意為習先生講好話的。不要等待下一任總統了,等不到的。

機會只有一次,而且期限是美國國會開會審議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的日期。


香港醒晨 2019-08-20】政治清算國泰,香港已成西柏林 (訪問陳雲)


PS: Wan Chin, 2019-08-27

泛民去美國遊說,不會阻礙香港人權及民主法案通過,但會削弱支持法案的投票比數,令不大理解香港情況的美方游離議員放棄支持,令親共的美方議員更堅決反對,甚至拉攏其他議員反對。

香港的人權及民主法案不是美國對內的法律,是對外的外交道義約束,有國際道義的性質,國務院不一定要依法執行的,總統更會權宜行事。得不到一致通過或絕大多數通過,就瓦解了這條法案的較大的道義約束力,令總統可以隨便拿香港來交換中國的貿易利益。如果美國議員真的聽從葉劉淑儀及泛民的遊說,將法案的懲罰條款取走,法案形同報廢,毫無約束力可言。

Wan Chin, 2019-09-01

一、上星期:四個泛民加兩個建制議員去美國Montana密會美國議員,以香港民意代表的身份,提供資料,遊說美國不要干預香港或懲罰香港。此舉削弱美國議員對香港的關注,令法案未必得到絕大多數票及原文通過。8-26,葉劉淑儀回港打破保密的君子協定,披露了密會的內容,再次令美國議員反感。8-28,美國雜誌Daily Beast透露,全體香港議員反對美國的香港人權法(原案)。

二、美國聲援忽然沉寂,議員感到納悶。

三、美國和香港媒體報導親泛民的黎智英為反共英雄。

四、8-30:林鄭月娥忽然爆出她無法撤回條例,暴露了香港自治權喪失,而且開始大圍捕,包括捉拿了美國的寵兒黃之鋒,和其他陪襯的usual suspects,展示香港喪失言論及集會自由。開展苦肉計逼美國處理香港。(昨日的帖文判斷了)

五、8-30:特朗普政府罕有地以官方身份譴責香港政府,參眾議院聲討香港政府所為。

六、8-30:老泛民在未有警方不反對通知書之下,呼籲民眾在星期六上街遊行。相反,陳雲呼籲克制,盡量不要上街遊行,以免中了苦肉計。(陳雲在女護士被射盲眼的當夜,就呼籲暫停勇武行動,改為宣傳和展覽。)

七、8-31:爆發警察亂拘捕,衝入地鐵車廂亂打人,也胡亂拘捕外國人,影片瘋傳海外。

八、9月初:預告美國國會較快及大多數票通過《香港人權及民主法案》,泛民得到美國嘉許領功,呼籲遊行慶祝。中共在未能合作處理普選之前,將勇武抗爭者抓捕及重判,消滅泛民的敵人。

為什麼自此至終,鬧事、平息事情與領取功勞的都是泛民?香港人選出來的囉。這些業報,你估會輕嗎?沒有泛民,根本民主回歸、民主中國論不會發生,香港現在仍然由英國統治。你選他們做惡業,你種下的惡因,你以為無惡報?

Wan Chin, 2019-09-13

一、主宰香港命運的是中美鬥爭,期間香港人懂得跟隨陳雲將香港的議程送入美國考慮,是香港之福。香港泛民收受財閥暗示和利益輸送(地產商協助演唱會就是最明顯見到的利益輸送!),虛耗極之珍貴的社運精力及時間,將流水社會破壞,令市面恢復安定,一片昇平,這會將香港議程押後處理,但美國也不會遺漏了香港。

二、在美國延遲處理香港議程的時候,香港人不能提早奪取雙普選及實然自治權的extra bonus而已。而這個extra bonus對香港非常珍貴,香港平民靠民主來翻身的。但沒有民主,香港也不會死去,只是繼續經濟剝削平民而已,有錢人及中產的生活不變,甚至不會因為民主政治帶來的福利政策加稅而在中國開放金融市場下變得更好。

三、美國這兩個月來,玩的是開大馬力用香港民主來嚇到中國之後,忽然策略性退卻,令中共舒一口氣,美方對中國貨減稅、延遲加稅、中美貿易談判與香港人權問題脫鉤之類,給些甜頭,中美達成初步協議,中美貿易恢復元氣之後,美方會回來解決香港問題。始終香港是中方的金融基地,大部分中資銀行及企業在香港集資,而中共不斷用股權侵入及人事干預的方法控制香港企業及行業公會,這是美國的心腹大患。

四、我的評估是這樣:目前《香港人權及民主法案2019》已經夠16名參議員聯署動議,9月18日在國會談論排期。我估計美方會容許中方遊說及派出泛民(黃之鋒之類)說情,將香港人權法案捆綁的經濟制裁中港官員的部分稀釋,令中方釋懷,願意進入中美貿易談判議程,但美方會組合其他經濟制裁法案(全球馬格尼茨基法案、經濟經濟授權法、今年六月提出的香港政策檢核法案(Hong Kong Policy Reevaluation Act 2019)來輔助香港人權法案的執行,用分散的雞尾酒治療的方式對付中共在香港的自治權侵略,就是矩陣戰術。特朗普連清朝債券都出動了,還怕美國不會對付中共?在這段期間,港共都幾合作,已經放出風聲說中共央企要主宰香港的重要行業的決策權,而美方正在調查香港企業家的紅色背景或幫會背景。

五、至於泛民及泛民的輿論打手,我這樣看吧。他們為了迎合財閥的指示,在逃犯引渡條例宣布不再修訂之後,已經放軟手腳,甚至誘騙支持者進入地產佬的商場做最後的社運告別式。這樣他們會丟失選票,但看到財閥的利益,選票也在其次。之前他們懷疑接受財閥的支持而搞的百萬人大遊行,現在功德圓滿,就打唱齋,唱下破地獄的所謂香港國歌,舉辦一個水陸道場,巡迴打堂盂蘭節大齋,發咗班自high的泛民支持者就算。

Religious films


* Bergman - Winter Light (1963)
* Bergman - The Virgin Spring (1960)

* Bresson - Au Hasard Balthazar (1966)

* Dreyer - Ordet (1955)
* Dreyer - The Passion of Joan of Arc (1928)

* Tarkovsky - Andrei Rublev (1966)

* Pasolini - The Gospel According to St. Matthew (1964)

* Rossellini - The Flowers of St. Francis (1950)

* Wim Wenders - Wings of Desire (1987)

The Sun and Leucothoe


Ovid's Metamorphoses, BOOK IV

* Stephanie McCarter's translation (in `Rape, Lost in Translation'):

She quakes, and in her fright
distaff and spindle fell from fingers slackened.
Dread made her lovely. He delayed no more,
returned to his true form and normal brightness.
But though the virgin feared the sudden vision,
defeated by the brightness of the god,
she quit her protest and endured his force.

* Horace_Gregory's translation:

The girl
Went weak with terror, distaff and spindle dropped
From helpless fingers, and the god, revealed,
Showed her his sudden heat, his manliness,
At which she trembled, yet could not resist it;
She welcomed the invasion of the Su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