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 comments | archives | links | create | song
(reminder: all quotes here are fiddled, probably.)

要有所謂香港的歷史? (備忘)


一如我已往的習慣, 話題總是"過了時"才談起.
今天前輩提點我去看看曾憲冠《天星‧皇后》 (見於思存泊中過路者的留言).
匆匆再讀, 先摘下一些話來.


-----

思存, 7月29日,皇后碼頭再(相)見. 過路者留言:

熊一豆:有友人寫了這樣的文字,不知能否存於你的慷慨激昂之外否?這樣的文字,反正也沒地方發表的了,擅自把它貼在這裡,無意抬摃,誰別人也有說話空間而已.有一問題:既然要保育一座充滿殖民地色彩的碼頭,為什麼建解放軍的基地就那麼容不下?


曾憲冠, 天星‧皇后:

這當然不是說,我不屬於「集體」,也沒有甜美的「回憶」,就反對保留;我自有我的議程,也正如他人有他的議程一樣。我不以我的不快,掩蓋他人的甜美。然而,這「集體回憶」也就見得虛妄。或者說,人們在召喚歷史文化,彷彿要挑明一根歷史的線索,以之確定身份認同。可是,天星看來看去,似乎只有一個年近半百的鐘樓可以保存,然而單講殖民地的歷史,也是它的三倍。我一向很懷疑香港要有所謂香港的歷史,但是倘若香港真要有所謂歷史,那麼要召喚的是不是天星鐘樓?


要召喚歷史文化、社會運動,我感到,真是談何容易!如果不管三七二十一,先跟它來一下,那也不免使人無所適從。或者說就先跟它來一下吧,也許就可以開出一點路子,但這就不是可以言說的範圍了。彷彿曾經有論者指出,中環的未來規劃,以一個政治經濟軍事三角作藍圖,這一點又很有意味,但現在竟又不知到了哪裏去了。總之,一切似乎在圍繞著一個「香港」中心急速旋轉,將要成就一個「香港」本身。我覺得,我們正在一步一步踏進了鄧小平「一國兩制」的套子裏,為他打造身後的光榮。不是嗎?回歸十年,大家都忙著回顧,不是都在給「一國兩制」搬磚添瓦了嗎?


「保存」這一塊就很可咀嚼。──香港可「保存」、值得「保存」、應該「保存」,而且要奮身「保存」。我彷彿又嗅到了那股「維持現狀」的氣息,二十多年後,喬裝改容,又上了前台。所不同者,「維持現狀」要「保存」的是體制,而「保育」要「維持」的是歷史。香港不少人認為,香港這個地方是一個成功的典範,於是給香港結起歷史的帳來,或從石硤尾大火開始,或從六十年代經濟起飛開始,似乎經濟不起飛,歷史就還沒有開始。但是,這香港歷史與其說是香港歷史,毋寧說是香港發跡論。所以,我又覺得,「保存」與「發跡論」實在是血脈相通。

0 Comments:

coComment


:: Kommentar veröffentlichen
 (留言請留名, 謝!)


Links to this post:

:: Link erstellen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