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 comments | archives | links | create | song
(reminder: all quotes here are fiddled, probably.)

細雨又黃昏


帕布去了.

去而復來.

去了猶是不捨, 復來始終過門不入. 回頭走了幾步, 心頭一怔, 把頭一別, 轉身又走了, 只留下濕濕濛濛的天氣. 細細的雨, 細細的風. 微冷.

坐在紅色的沙發上, 斜靠背枕, 端著紅紅的茶. 茶很香, 帶果味. 據屋主人說是來自波蘭的, 紅得像利賓納. 抽著茶包的繩子, 一起一落, 茶包彷彿兩生花裡人偶師操縱的提線木偶, 一舉一動都是另一個心靈, 另一個意志的反映.

環顧四周, 房子不大, 前面的白牆開了一扇窗, 左右兩堵卻塗上slate blue, 藍中帶點灰. 一邊四橦高高瘦瘦的白色書櫃靠牆分立, 錯雜地塞滿了書. 一邊掛了一幅大大的畫, 畫中的曲髮少女, 用一雙水汪汪的大眼睛, 怔怔地端詳著窗外. 我順著那雙大眼睛的目光望向窗外. 雲厚厚的, 低低的, 一片灰濛濛, 灑著雨.

屋主人坐在沙發的另一端, 吃著茶. 我靜靜地望著窗外, 望著那隱藏在迷濛天色中看不見的海港, 想起已嫁往外國的妹妹, 彷彿囈語般斷斷續續地喃喃吐了一些話----正式來說是她是我堂妹, 不過我一直稱她妹妹, 自小青梅竹馬, 人生三分一的年月都在同一屋簷下度過. 她的兒子現在應該一歲了.

對妹妹的感情跟對情人的差別, 在於對情人, 要是她有事, 你總希望在她身旁照顧她. 對妹妹, 當你知道有人在她身邊好好照顧她, 就安心.

的確喃喃吐了一些話. 屋主人在茶杯後偷偷笑了一笑.

我瞄一瞄屋主人, 心裡也暗暗笑了一笑.

18 Comments:

:: Blogger C.D (12.08.07, 01:27   ) sagt...

不知閣下那杯果香紅茶,味可好?

D.



:: Blogger sf (12.08.07, 02:26   ) sagt...

D., 那果香紅茶, 味固然好, 然而不是我杯茶.



:: Blogger Yun (12.08.07, 08:00   ) sagt...

喜歡這篇的感覺﹐寧靜與優雅。

可以享受無言的silence﹐不易。不知對方是否一樣。

我家的白牆﹐左右兩堵塗上很美的綠色。



:: Blogger 七十樓危危下望 (12.08.07, 13:24   ) sagt...

> 味固然好, 然而不是我杯茶.
頂你個肺



:: Blogger sf (12.08.07, 17:08   ) sagt...

紫色頭, 那紅茶果香撲鼻, 味非常好, 酸酸的, 我喜歡得很. 可惜呢, 屋主人珍而吝之, 捨不得再沏一杯, 說了出口又收返, 只肯添泡普洱, 害得我意猶未盡, 只得空懷想.

你這個妹釘, 點呀又? D.的話一語雙關, 我自然拿雙關語去答她. 你不是聰慧得很的嗎? 看來真是聰慧得 可以.

我寫了這麼多你不著一詞, 就捉住留言一句? 豈有此理. 幸好屋主人可沒有你那麼小心眼.



:: Blogger sf (12.08.07, 17:09   ) sagt...

小雲, 享受無言的寧靜, 但願屋主人也一樣.



:: Blogger 惡女 (12.08.07, 19:45   ) sagt...

好野!終於有一篇睇得明,要留言慶祝下!



:: Blogger sf (12.08.07, 21:26   ) sagt...

惡女人, 痴線呀你.



:: Blogger 七十樓危危下望 (12.08.07, 21:40   ) sagt...

> 珍而吝之, 捨不得再沏一杯, 說了出口又收返, 只肯添泡普洱

嘩你丫咁都講得出(冤枉呀冤枉呀冤枉呀)
嘩你會唔會侵吞左我送俾維多利亞公主幅畫架



:: Blogger 黑夜的藍眼睛 (12.08.07, 22:27   ) sagt...

忽然 一篇營造出來的細雨又黃昏
感覺好像果香太濃
蓋了淡淡茶香
我在沙田 風刮得厲害 雨也張狂
跟你見的景觀大異其趣...
莫非 這正是我們人生處境的不同寫照

我的家/房子
快要消失在曾經的地土上...
十月要搬家了
要不要再來作最後注目禮
都時茶香果香都奉客就是



:: Blogger 黑夜的藍眼睛 (12.08.07, 23:24   ) sagt...

忽然 一篇營造出來的細雨又黃昏
感覺好像果香太濃
蓋了淡淡茶香
我在沙田 風刮得厲害 雨也張狂
跟你見的景觀大異其趣...
莫非 這正是我們人生處境的不同寫照

我的家/房子
快要消失在曾經的地土上...
十月要搬家了
要不要再來作最後注目禮
到時茶香果香都奉客就是

8/12/2007 10:27 PM



:: Blogger 惡女 (13.08.07, 03:30   ) sagt...

-->惡女人, 痴線呀你.
頂你個肺!



:: Blogger 惡女 (13.08.07, 03:32   ) sagt...

我呀上次飲白提子味Qoo咋我,你有茶飲仲阿之阿左。



:: Blogger sf (13.08.07, 13:59   ) sagt...

惡女人, 你兩個真是一個模子鑄出來, 說話的語氣神情, 可以想像得到, 明眸斜睨咀角上翹, 一樣樣.

是客, 所以奉茶以待. 你倆熟不拘禮, 所以喝的是Qoo. 真正夠得上阿之阿左那個, 早喝水了.



:: Blogger 七十樓危危下望 (13.08.07, 14:37   ) sagt...

>真正夠得上阿之阿左那個, 早喝水了.

係丫
d 水
仲係佢自己煲既添
(嘿!刁喉利舌應猶在,只是禮儀改)



:: Blogger 七十樓危危下望 (13.08.07, 14:39   ) sagt...

> 屋主人珍而吝之, 捨不得再沏一杯, 說了出口又收返, 只肯添泡普洱, 害得我意猶未盡, 只得空懷想.

你這個妹釘, 點呀又? D.的話一語雙關, 我自然拿雙關語去答她. 你不是聰慧得很的嗎? 看來真是聰慧得 可以.

我寫了這麼多你不著一詞, 就捉住留言一句? 豈有此理. 幸好屋主人可沒有你那麼小心眼.

嘿嘿嘿



:: Blogger sf (13.08.07, 15:28   ) sagt...

藍眼睛, 喜與哀總是相伴相隨, 慶幸放得下肩頭重擔, 卻放不下對一屋回憶的依依. 定來再一一把味你細意的經營, 你不怪我叨擾就是.



:: Blogger 易亦 (14.08.07, 02:13   ) sagt...

久違了先生

嘿嘿

> 味固然好, 然而不是我杯茶.
頂你個肺

>我寫了這麼多你不著一詞, 就捉住留言一句? 豈有此理

>-->惡女人, 痴線呀你.
頂你個肺!

>真正夠得上阿之阿左那個, 早喝水了.

>係丫d 水仲係佢自己煲既添
(嘿!刁喉利舌應猶在,只是禮儀改)

好中意你地抵死既對答
同埋語帶雙關
紫色頭最後個句改得好



coComment


:: Kommentar veröffentlichen
 (留言請留名, 謝!)


Links to this post:

:: Link erstellen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