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 comments | archives | links | create | song
(reminder: all quotes here are fiddled, probably.)

要普選就別望高度自治


"要普選就別指望高度自治, 要高度自治就別指望普選."

這是一個對香港政局和普選的"中國式"(作者自謂)看法, 作者應是個經濟社會地位不低的中國知識份子. 我想, 內地抱這種中國式想法的人, 大有人在. 甚至相當普遍也未可知.

收錄下來, 並非認同, 無意爭論, 更非示眾以煽動人去批評. 我猜想他的想法, 反映的是另一個世界裡另一種mentality. 錄下來, 只是想了解這種看法背後的來龍去脈: 一個社會到底要有怎麼樣的觀念, 人才會在這種看法? 這些觀念是怎樣一步步變過來的? (對"香港式"亦然.)

也許, 這將是我要好好思考的問題.

-----

量子自白, 民主與普選:
http://sixianghuayuan.blogspot.com/2007/09/blog-post_11.html

我當然是反對在香港實施普選的。在我看來,香港彈丸之地,根本沒有必要推行具有主體意識的民主制度。

這種看法,與其說是對民主制度本身的看法,不如說是對香港、中國兩個地方,那裏的感情更深,那裏的歸屬感更強的差別。以我這個具內地背景的人來說,抱這樣的觀點是不出奇的;而對那些在香港土生土長,很少回內地,甚至回不了內地的人來說,香港的主體意識高於中國,也是很正常的;這根本是兩個立場的差別,屬於不可調和的矛盾。

如果完全從中國的立場來看,香港完全沒有實施民主的必要,只有弊而無利。民主制度並不能保證行政質素,尤其在香港的大政方針都是爲中央所控制的情況下,民主在香港充其量就是一個花瓶而已,而很容易變成小孩子的意氣之爭。

但在香港實現民主,有一個很大的風險,就是有可能選出一些反中亂華的領導人,成事不足,敗事有餘。中國的發展,正處在關鍵的時刻,實在不應該爲了香港而再鬧什麽折騰,沒有必要去冒這種風險。考慮到臺灣的局勢,中國和美國之間的鬥爭,如果在關鍵時刻,香港和中央不是一條心,那就非常麻煩了。

事實上,要求在中央給予香港民主,對中央來說也是不公平的。當初給予香港循序漸進實現普選的承諾,根本是一個錯誤,現在中央自己要吃下這個苦果,把這場戲演下去,虛耗香港和內地的人力物力。一個地方政權,怎麽能有普選制度呢?紐約市民可以普選紐約市長,這是因爲,紐約市民大部分的政治生活都是在聯邦層面決定的,是由另一套機制和制度決定的;在法律給予的授權範圍內,紐約市民普選出來的紐約市長,只是對城市行政中某些範疇實現了按他們意志的決策,其他大部分的,是由全美國人民來決策的。作爲一個地方政權,如果香港要實現全面民主,首先就要放棄高度自治,把大部份的行政權利回歸中央,只把屬於市政管理的行政範疇留在特區,但香港人會同意嗎?

有取必有舍,總不能什麽都以爲伸手就可以取得,自己什麽都不用付出。權利和義務是對等的,如果香港不肯放棄自己在高度自治上某些特權,那又憑什麽去要求中央去承擔在香港實施民主制度出現的風險呢?




-, 香港政局的中国式解读
http://sixianghuayuan.blogspot.com/2007/07/blog-post_7025.html

香港人说到香港政治,总爱套西方的理论和概念,例如路线图,时间表,双普选;关注的,是一些行政职位的归属,例如行政长官,三司十一局,立法议员等。说来说去,都是关心一些“规则”,“位置”。

这种思维方式,如果说不是十分幼稚的,也是离现实情况相差甚远。媒体上说描述的香港政局,只是自欺欺人的游戏,但如果真的有人会去当真,实在是误人不浅。

香港是中国的地方,而真正在政治舞台上的决策力量都是来自中国,所以香港的政局自然也要按中国的意志塑造,按中国的游戏规则来运行。

而中国政治的游戏规则是什么?

关键就是“人”,余者皆无足挂齿。

在国民党时代,蒋介石三起三落,几度在野,但执政地位稳如泰山,职位的起浮,党章国法的更替,毫无影响。

毛泽东,邓小平,就更不要说了。

为什么会这样,关键是“人”的作用,背后山头,派系,人脉,反而是那些规则性的东西,纯粹是摆设。

香港的政治,自然也是如此。

发展至今,香港的政治形势已经非常明显,就是两派在角力,所有的政局变动,所有的博弈,都围绕这两派力量的交锋展开。

一派是中央派。以中央对港工作机构为主,香港左派为辅。

另一派姑名之“曾派”,无须再说。

至于所谓的“民主派”,则连一股政治力量也算不上,充其量只是作为曾派的棋子和筹码,挟以自重。

“曾派”自然有其一套理念,中央派亦然,两者针锋相对,步步为营。

在2003年以前,香港政局是中央派一统天下,但中央后来从大的图局出发,给予了“曾派”崛起的空间。

在回归早期,中央对香港充满防范,生怕成为反共基地,所以对香港治理的要求上,不容有失,宁可放弃管理的素质,也不要给国家带来风险。

胡温上台,一方面更有自信,另一方面,国际局势缓和,美国不再把中国当做要颠覆的政权,所以在香港上可以放手,让治理能力较高,但政治忠诚度可疑的曾派上台。

但曾派当然不是吃素的,也不甘心让香港只是成为中国图局中的一个角色,想有所作为。

中央当然心知肚明,尽力防范。

国共两党,斗来斗去,其实都是一些派别之间的斗争,甚至自己内部也是斗个不亦乐乎,有中国人的地方,必然是这样的。

香港的政治,也定然是这样,中央派和曾派的斗争,起码要斗个二三十年才能算玩,两派不断角力,而这和那个特首的在任离任,任期多久,那一种政制,那一张路线图,什么采用什么样的游戏规则,根本没有任何关系。你见过有那个真正的中国政治家会去理会这些东西?

而在这其中的所谓政制争议,只是用来糊弄人的东西,如果把这些当真,那就是大错特错了。

3 Comments:

:: Blogger Yun (22.09.07, 04:57   ) sagt...

我覺得他說的不是沒道理喎。當然﹐我(這個外國人) 完全不了解香港政治。(不過有時會覺得有點兒戲囉。)

他說「紐約地方政權」那段我倒覺得同意。



:: Blogger Louis (26.09.07, 05:12   ) sagt...

路過吹兩句水。
如果中央要香港學紐約,接受香港只是一個地方政權,只保留市政管理的行政範疇,哪她又會同意把全國的政治生活,像美國般開放給全部美國人,包括紐約人嗎?

正因為香港人不能在全國的層次決定自己的命運,我們才退而求其次,要求在我們珍惜和居住的地方,要求一些自主和尊嚴。



:: Blogger sf (28.09.07, 10:15   ) sagt...

louis, 正是.



coComment


:: Kommentar veröffentlichen
 (留言請留名, 謝!)


Links to this post:

:: Link erstellen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