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 comments | archives | links | create | song
(reminder: all quotes here are fiddled, probably.)

all religions are mediated

  • 溯洄從之

  • 飲者, 瑞典回眸之二:納納雜雜繼續思想


    Stewart Hoover說,所有宗教都是媒體中介的 (all religions are mediated) 【叮!中!】。現代的媒體只不過是我們用來構想世界的新方法 (a new way to imagine the world),本身沒有值得宗教抗拒恐懼的地方。但是媒體帶來對權威的衝擊,宗教對媒體的排拒其實是一份道德恐懼,屬於對『現代』與『後現代』的焦躁的一部份。

    飲者自說自話:

    * 基督教從來都是個以媒體建立的宗教,這其實應該是神學上的普通常識 (theological commonsense),並非甚麼值得大驚小怪的新發現。宗教 (包括基督教) 從開始便是藉媒體來建構,依賴媒體而存在的。宗教典籍 (聖經) 本身是媒體,成典之前的口傳 / 口存歷史 (oral traditions) 也是媒體,成典之後的繼續流傳更依賴媒體,後來聖經能夠大量流通也完全因為一次空前的媒體革命 (古騰堡活版印刷)。簡單地講:沒有媒體,就沒有宗教。

    * 可是很奇怪,不同時代的基督教會往往把媒體 (和文化) 看成跟宗教對立的外在個體,而不知道自己根本是透過它們孕育出來的,這是最終極的媒體盲 (media illiteracy) 和文化盲 (cultural illiteracy)。

    * 宗教 (包括基督教) 除了必定是mediated之外,所有宗教信念的表述也必然是受文化侷限的 (all representations of religion are inevitably culture-bound),因此任何宗教教導都必須而且必然是針對處境的,我們也只能這樣理解那些教導 (all religious teachings are thus necessarily contextual, and should duly be understood as such)。聖經亦然。


    我的留言

    sf said...

    飲者既然說你所講的大眾都可以懂, 那我就試試去懂一懂.

    1/ 飲者的角度果然相當新教, 以基督教為例講all religions are mediated, 一講就講到聖經(典籍)上去.

    說到典籍, 可不可以倒轉來說, 印刷技術帶來媒體革命, 世界才一下子變成了印刷品的天下. 典籍才成了信眾關心的中心問題?

    咁, 其實mediated是指在甚麼人之中mediated? 神學家還是信眾?

    2/ 宗教流傳總是依賴媒體, 它的表現方式總受著當時媒體的塑造. 這一點也能明白. 只是要說得上明白, 就得講得出歷史上具體時代的媒體怎樣具體地塑造出宗教在當時的表現方式. 否則就不算了解all religions are mediated那句話的implication,那就不算明白了, 我想.

    3/ 讓我換個場境, 拿到之前的中世紀世界裡去想一想. 中世紀是基督教滲透到整個歐洲社會的年代, 要把故事講通, 那年代自然不能忽略.

    那時候文盲滿地, 書藉不流通, 宗教生活最重要的活動並不是典籍上活動, 而是照應人生各種經歷的各式聖事禮儀, 禮敬聖人, 大規模的朝聖, 甚至隱修.

    這樣一來, 那時候的基督教以怎樣的方式mediated? 關鍵的media是甚麼? 是看戲和做戲嗎?

    4/ 咁, 其實即係我都唔算好明.不如飲者講多兩句啦.

    5/ 上面所謂看戲和做戲的戲, 是指聖事禮儀等那一大堆活動.

    6/ 沒有媒體, 就沒有宗教. 教會也許未必不知道自己根本是透過媒體孕育出來, 不過它更關心該媒體in control還是out of control而已. 也許正因為知道, 所以更要把媒體---out of control的---看成跟宗教對立的外在個體.

    0 Comments:

    coComment


    :: Kommentar veröffentlichen
     (留言請留名, 謝!)


    Links to this post:

    :: Link erstellen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