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 comments | archives | links | create | song
(reminder: all quotes here are fiddled, probably.)

Z, E, B (囈語)

  • 溯洄從之

  • 把E的泊從頭讀了一遍. 彷彿山中方一日, 世上已千年, 半天的光景E的三年半就這樣過去了.

    看見久違了的Z的名字, 我常常覺得E和Z是同一類人. 女朋友問我他倆怎樣相像? 我說, 都是烈女子. 他追問, 甚麼是烈女子? 我不曉得回答, 烈女子就是烈女子. 也許在我心目中, 凡抽煙的女子都烈.

    Z其實也不能說是久違, 因為我是一網打盡的忠實CD-ROM讀者. 只是Z已經很少來這裡打打招呼了.

    那天在發布會上, 有一位冷冷的揚眉女子, 坐在我背後靠門口的高登子上好一會. 一頭染金了的長髮, 身穿牛仔褲黑色上衣. 直覺他就是E. 心想找叔叔替我跟E介紹一下, 可是他那天總忙著招呼人家, 只好作罷.

    其實也用不著叔叔來介紹, 走上去問一句就是, 反正我想他早就留意到有個人時常若有所思, 不自覺地回頭看看他.

    事情有時就是這樣, 一遲疑, 日子就平淡無奇地過去了.

    最想聽北島說話. 他的臉, 一看就知道是飽歷風霜, 從艱苦裡熬過來的. 可惜他沒說幾句, 就緘口了. 也許正如B說, 閱歷苦難多了, 很多話沒出口就吞回肚子裡去.

    B原說不能來. 結果, 不僅來了, 而且就坐在我身旁. 有緣千里能相會, 無緣對面不相識. 就像電影裡頭的橋段一般, 擦身而過.

    * 延伸: 當天的照片.

    7 Comments:

    :: Anonymous Eli (10.07.06, 14:16   ) sagt...

    Z 比我和善。



    :: Blogger zz (10.07.06, 14:26   ) sagt...

    實情是,我常來悄悄看,不作聲而已。(大哥你寫d野咁深我都不知如何插嘴為了不想自暴其短唯有看罷了事。假如你常說些自身的感情事,或日常,我想,我是會常常搭訕的)

    我把煙戒掉了,先前身體出了點毛病,怕死。於是,我也不再是個烈女子啦。



    :: Blogger zz (10.07.06, 14:28   ) sagt...

    看,船山幾多女擁疐!!別說我,連eli都來留言,不能少看。



    :: Blogger 思存 (10.07.06, 16:35   ) sagt...

    前幾天見你和E在留言裏生了誤會,手癢癢都想搭訕,但又料到,這等小問題你倆應該可以搞掂,不用我這八卦公多事。

    我也不知道甚麼是烈,只覺得Z是個麻鬼煩的女子。嘿。



    :: Blogger Birgit (10.07.06, 17:24   ) sagt...

    想必也是跟Eli打了個照面.

    有緣無緣,總還有一個緣字在.



    :: Blogger sf (11.07.06, 13:52   ) sagt...

    姨姨, 那個引領你入座的, 應該就是他了. 回想我望著一個職員(他)引領一位女士(你)坐到我身旁的座位那一幕, 我真的覺得很夢幻.

    思存兄, 無妨無妨, 實情是我跟E小姐扯貓尾, 替那發布會做煲水新聞谷宣傳也說不定.

    至於Z這女子呀, 的確是個令麻甩鬼很煩的女子. 思存兄想必深受其煩了.

    eli, 那個烈字,取的是褒義用法. 烈女子也可以很和善, 要我舉個例子嗎? 比如你就是.

    ZZ, 想不到奇情異想天馬行空的奇女子怪盜ZZ也有怕死的時候. 你保重呀你. 要不然今年聖誕節誰送我禮物呀?

    不知怎的, 我老是看到幾多女擁疐這句話, 女字前有個美字, 你說邪門不邪門.



    :: Blogger sidekick (13.07.06, 04:05   ) sagt...

    http://iwritetillidie.blogspot.com/2006/07/blog-post.html

    你們在共同朋友?



    coComment


    :: Kommentar veröffentlichen
     (留言請留名, 謝!)


    Links to this post:

    :: Link erstellen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