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 comments | archives | links | create | song
(reminder: all quotes here are fiddled, probably.)

八十年代從頭越海報 (小廣告)

  • 溯洄從之

  • 應 "Eli from 商務印書館" 的忠告/警告亡羊補牢中. 另一方面, 也暴露了我小器得足以接曾爵士的棒去做特首.


    海報初稿: (已撤)





    PS: 那天在會場看到掛在嘉賓席背後的大海報, 小器的船山馬上恍然大悟: 原來如此, 無怪乎倔倔的Eli那麼緊張了. 呵呵.


    八十年代訪談錄發布會. 右起小思, 黃子平, 甘陽, 北島, 許子東.


    對話


    日不落


    凝視與沉思


    凝重



    垂垂老矣.

    16 Comments:

    :: Anonymous Eli (06.07.06, 18:11   ) sagt...

    這是海報的初稿, 現在已變了。



    :: Anonymous Eli from 商務印書館 (06.07.06, 18:24   ) sagt...

    非常感謝張貼這則小廣告。

    如果可以的話,請貼定稿,作為對該海報的設計師的一份尊重。

    不便之處,請諒。



    :: Blogger sf (07.07.06, 09:38   ) sagt...

    eli, 不意稀客來訪, 好生詫異. 謝謝提點, 你對設計師的尊重, 教人心生敬佩.

    我本不知道那是初稿定稿, 陰差陽錯落到手裡, 就往泊上一貼. 經你提醒才如夢初醒, 自然得快快亡羊補牢才是.

    只是第二道留言, 禮數周到配上一句 "from 商務印書館", 一句 "如果/請/尊重", 如雷貫耳, 泰山壓頂. 是客氣的人最不客氣的屈頭掃把, 辦公室老手的練達手腕.

    看得人......難過.



    :: Anonymous Eli (07.07.06, 10:00   ) sagt...

    如我的說話讓你難過, 那我必須要鄭重道歉。

    我交代自己公司名稱, 絕無泰山壓頂之意。可是,我不知該用什麼身份去說明自己清楚這幅海報的來龍去脈,而且,我覺得我有責任讓你知道我的身份。如果只是 eli 這個人,我是不會跟你澄清初稿定稿事情,但因為海報上有我公司名稱,而我負責跟進這件工作,故只好用這個署名留言。這亦等於,當有blogger 在我的blog 上問有關書店的東西,我會強調自己是以個人身分去分享和回應,而非商務印書館的員工身分。

    我生來就是倔倔的樣子,得罪人多。全公司都知道,我是手腕最不練達的辦公室小職員。我的說話竟然給你這樣一個負面印象,我很諤然。

    我一心只想尊重該設計師。希望這個話題不會愈搞愈大。我恐懼這種情況。

    我再次感謝你張貼這則小廣告,也想重申,如我的說話讓你難過, 我會鄭重道歉。



    :: Blogger sf (08.07.06, 02:26   ) sagt...

    eli, 今天有位瀟灑不覊的叔叔走過來, 一臉古怪, 似笑非笑的對我說, "你們兩個小朋友都不懂說話的, 明明小事一遭, 卻弄得那麼大." 我麻, 只好吐吐舌頭, 做個鬼臉. 然後......哈哈大笑.

    eli啊eli, 你還好說, 人家明明已經說了 "難過", 你還在一而再 如果 難過, 如何如何; 你自己說, 這不是手腕練達是甚麼?

    :)



    :: Blogger sf (08.07.06, 02:29   ) sagt...

    其實, 你第二道留言, 只簡單地留個公司電郵, 就說, "這是海報的初稿, 現在已變了. 如果你沒有終稿, 請告訴我, 讓我電郵一幅給你張貼", 那不是更讓人有所適從嗎?

    還有, 我很喜歡看你的晃蕩有時----令人感動的文字.



    :: Anonymous Eli (08.07.06, 08:26   ) sagt...

    被人識穿我們是不懂說話的...

    那位瀟灑不覊的叔叔, 是否我認識的那位溫文爾雅的叔叔 (我用第二個形容詞)?

    船山, 我一直也有來看你的文字。我們因此而認識了, 交個朋友.



    :: Blogger sf (09.07.06, 15:35   ) sagt...

    Eli, 對晃蕩有時的你 "心儀" 已久, 如今因緣際會, 不打不相識, 你這個朋友自然是交定的了.

    不過, 正如我在泊上言明, 我這個人乖僻成性, 對交個朋友這四個字從來認真得不得了, 只有君子之交, 沒有點頭之交. 朋友於我, 一交就是交心的, 細水長流.

    Eli, 你可要想清楚才好.



    :: Blogger 日不落 (10.07.06, 22:39   ) sagt...

    Miss Lee 告訴我在此處見到我。吃了一驚。

    謝謝你提起我。雖然給你揭發了我在凝視馬先生。



    :: Blogger sf (11.07.06, 12:34   ) sagt...

    日不落, 這個missy教壞學生啦, 我幾乎可以想像到他嚇人的時候, 陰陰笑的樣子.

    別怕別怕, 我還有分寸的.



    :: Blogger 思存 (12.07.06, 11:17   ) sagt...

    船兄, 想請問一件事。講座中甘陽提過他剛在上海做了一個「超越西方文化左派」的演講, 他有沒有提到在那裏可以看到文章/發言稿? 謝謝



    :: Blogger sf (12.07.06, 12:56   ) sagt...

    思存兄, 我的國語有限公司, 連這句話也差點聽不到. e小姐說會再聽錄音的. 你問問他如何? 不過他很可能只聽到馬博士呢.

    我猜大概是這個講座. 他的演講很可能有人已放到網上. 可試試到百度找找.



    :: Blogger sf (12.07.06, 14:37   ) sagt...

    思存兄, 另, 有位無名氏把該講座的撮要放了在阿城一文的留言裡. 想必看過了.



    :: Anonymous Eli (12.07.06, 18:37   ) sagt...

    !! 不會只聽馬博士啦.

    實際上, 那天很邪. 照片有事, 連錄音都有事. 我只有開首的二十分鐘.

    如果有人錄了音又願意借我, 我很樂意做撮要.



    :: Anonymous Anonym (12.07.06, 20:20   ) sagt...

    思存先生, 甘陽上周在上海講三節, 是王曉明他們為博士生開的特別課, 本是西方左派的講習班(另一個講者是來自詹明信陣營的張旭東, 講三講本雅明), 甘陽開幕卻講超越西方左派, 撮要見sf說的留言。甘陽講課沒稿, 但有有心人在整理, 也許不日可轉你一閱。其第二講集中談威廉斯的文化與社會, 才是重頭戲, 暫時不見記錄面世。



    :: Blogger 思存 (13.07.06, 11:11   ) sagt...

    噢, 原來貼了在那兒~ (我當初竟然視而不見), 十分感謝. 也謝謝樓上先生/小姐的資料.



    coComment


    :: Kommentar veröffentlichen
     (留言請留名, 謝!)


    Links to this post:

    :: Link erstellen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