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 comments | archives | links | create | song
(reminder: all quotes here are fiddled, probably.)

謙 (不是囈語)


1.

低調, 古老的講法就是, 謙. 想起 zz 的話: "「慧根」,是天生的。有人去了一趟廣東省也可大講特講,有人上過太空也可以極度低調,這與個性有關。" (文小姐)


2.

將謙看成一種品德, 或者品性, 我很同意PK_和小雲的說法. 不過, 我們也可以轉一個彎想, 傳統/過去的社會是建基於排資論輩的基礎上, 今天我們的社會不是這樣, 只少講不是這樣. (今天我們在變化的過程之中. 所謂過去, 大概是一百年不到的事.)

在排資論輩的社會, 謙除了是一種品德, 也是社會上的一種禮儀. 正如過去做生意的人, 孝是一種保證信用延續的禮儀, 予人信心繼續信守父祖輩承諾的象徵性表現;同樣, 謙在排資論輩的社會, 也是一種禮儀, 表示願意遵循排資論輩的格局 (雖然遵循不一定等於認同, 不認同的其中一個方法就是走後門), 是表達得體的一種方式. 得體就是恰如其份, 恰如其份的份就表示背後有一套established格局/系統----排資論輩.


3.

人之初, 性本善, 性相近, 習相遠. 即使相信人性本善, 有樣學樣, 人也會與善相遠. 所以有所謂品德修養. 品德, 是要修養的, 要修, 要養, 要下工夫. 要下工夫的, 就等於說不是渾然天成而要著意的, 著意去養成習慣. 待習慣養成, 就不再著意了.

不過這裡有個轉折. 不生之生, 揠苗助長當然不行. 謙是由胸襟和見識而來的, 不是靠一天到晚自我催眠, 低調低調低調而來. 所謂望道便驚天地寬, 驚覺過天地之寬, 人自然就謙. 望窮山處有重山.

4.

話說回來, 如果人貴自量, 貴自省, 貴自知, 又要不考慮/不自知自己是否謙, 好難喎! 那只有一個可能, 就是社會已經改變了, 謙再不是今天我們內化了的價值系統裡頭的一個基本要素了. (有,是bonus.)


---------


又:
嗯, 小雲講"真正", 即是講 心與言行的關係. 而PK_強調的是言行, 言行並重, 就不是包裝人格的花紙. 能夠言行並重, 可知他的心 自然就是如此如此, 換句話說, 所謂心就是言行作為一個整體的另一種講法.



又又: (未寫完)
得體: 好的 business letter => 得體. amoral. 不涉真心假意.
amoral theory: 正在適應另一套社會理論/社會系統, 不再建基於講品德/道義. eg 出聲. 不平則鳴(moral quality) => detectors sending data to the system => system back to normal. 不平則鳴(moral) => system function (amoral)

… 正如靚仔嫌巴士阿叔講電話大聲,唔同司機投訴,就係都要親自同阿叔”理論”咁 … 亦正如做過屋苑管理既都知,樓上樓下左鄰右里有咩問題(例如噪音),d居民做咩諗都唔諗,就係都要自己走去拍門搵理來論,咁笨、咁費勁?

7 Comments:

:: Blogger Yun (04.08.07, 18:02   ) sagt...

好多野想講﹐但好眼訓丫!

(I'm so bad, it's already 3am!!)



:: Anonymous PK_ (05.08.07, 01:16   ) sagt...

> 在排資論輩的社會

社會地講"謙",好!

> 換句話說, 所謂心就是言行作為一個整體的另一種講法.

同意,小雲談了小弟所講的第一類。小弟以為"謙"還要要—考慮"評價者,所以也談第二類人。

當然,是理想化的。

社會地講"謙",才實際,(但這個理解下的謙,實踐上是真品德景多,還是一項工具多?)



:: Anonymous PK_ (05.08.07, 01:36   ) sagt...

> 有人去了一趟廣東省也可大講特講,有人上過太
> 空也可以極度低調,這與個性有關。

這類說話對B類人很管用!

去一趟廣東省大講特講,有問題嗎?每個人,經歷經驗不一樣,一方面大談對別人要"尊重",一方面藐視別人少見多怪地高調,不自相矛盾嗎?

多一份 empathy,少一份對謙/低調的計量要求,在人際相處的大課題下,不更有意義?



:: Blogger Yun (05.08.07, 08:56   ) sagt...

唉﹐你常日都咁中意將好多好多既野放響同一個post架。都唔從何答起。

其實「謙」是我常常思考的一樣野。zz所說的那番話﹐也令我想了好一段時間。一直都好想寫寫﹐但未能好好地組織到。

(拿拿拿﹐可能以下的話會顯露我不講道理的本性哦。呵呵呵。)

我呢﹐唔中意你所講既第二點﹐好抗拒喎﹐抗拒到唔想搞清楚你想講乜。(係丫﹐我係咁架喇。) 因為呢﹐我覺得「謙」係好黑白﹐一就係﹐一就呢唔係。所以我會強調「真正的謙」﹐你第二點個D﹐唔係。

咁我又真係覺得﹐謙﹐有D人係天生個喎。但﹐好彩﹐都可以後天將勤補拙既。(如果唔係﹐我呢D天生自大狂就死喇。) 你在第四點講﹐好難﹖係丫﹐唔易架如果你唔係天生謙。但有希望喎。

我驚你get唔到﹐(知啦知啦你get到啦﹐) 要重申一次﹕
真正謙既人﹐根本就唔會諗住D乜野乜野品德呀禮儀呀胸襟呀咁喎﹐佢地根本就冇諗過用「謙」黎取悅於他人。佢地唔會貶低自己﹐都唔會提高自己。They are not self-centered and self-important so that they have no need to impress anyone.

又又又﹐咁啱我今日響學霖山莊見到個有趣的quote:
"If we were humble, nothing would change us - neither praise nor discouragement. If someone were to criticize us, we would not feel discouraged. If someone would praise us, we also would not feel proud." - Mother Teresa

嘻。好長氣呀我。^^;



:: Anonymous PK_ (06.08.07, 01:49   ) sagt...

想加一點,社會的謙,如果是禮儀,那就得談場合與相對身份。對上司,對客人,對新相識,社會的謙一點,無可厚非,但朋友相處,吃飯閒聊,大概就不用謙或低調吧,否則這樣的人一定像個啞巴或自閉,如果一班朋友位位都這樣謙或低調,相信見面相處一定會悶慌!

社會的謙,這層花紙外衣,厚度大概都要合理地按場合與身份調節,否則人際相處只會越來越假,越來越鼓勵要"做到"謙/低調,否則就算輕鬆暢談,隨時換來被定性為高調,欠謙虛,"去了一趟廣東省也可大講特講",不是好可悲?

當然,謙和低調,無論真假,無論適中或過度,對人際關係中愛好神秘多於坦白真誠的人,可能都會視作一種美德,甚至魅力,不過那又是另一個話題了!



:: Blogger sf (07.08.07, 01:30   ) sagt...

小雲:

我猜德蘭修女的講法, 應該是應境而發的當下指點, 就像勵志式的警句或者助佑銘之類, 甚至跟論語裡的話差不多. 就修女所講的毀譽由人而論, 如果容我戲謔一下倒過來想, 何妨說, 套用在謙遜與套用在剛愎也完全一樣.

"唔中意你所講既第二點, 抗拒到唔想搞清楚你想講乜。(係丫﹐我係咁架喇。)"
係丫, 咁咪唔得囉. 靜靜地告訴你, 我也是個李天命小朋友, 不過學不到家, 只稍稍見識過 "同情地了解" 這一式.

你所講的"真正的謙"作為一種moral quality, 我想, 並不是一種對常人的道德水平/品格要求, 否則我們不會對之有讚羨之情.

我的意思是, 如果那是對常人的道德要求, 則那樣做是正常是應該, 不那麼做就有點"唔應該"甚至"唔係人". 平情而論, 我們對真正的謙, 並非如此. 正因為它超乎常人的道德水平, 我們才對那種氣質/修養為之推崇或讚羨. 而對沒有那種氣質/修養, 視之為人之常情/無可厚非.



:: Blogger sf (07.08.07, 01:56   ) sagt...

PK_兄:

你問, 去一趟廣東省大講特講,有問題嗎? 我的回答是, 沒有----只要不囂張. 我的想法在樓上對小雲的回答中已經說過了, 恕不贅. 其實明白到夜郎何以自大, 明白到其種種局限, 也就沒甚麼好怪責了. 這裡, 我說的是對人, 而不是對已. 對自已應該嚴一些, 多一些要求的.

關於禮儀, 或者我們用另一個觀念來講更好, 習俗: 表現得謙遜作為排資論輩社會裡的一個習俗. 你說具體操作要談場合與相對身份, 對極.

關於魅力, 打岔說句, 同是一段謙虛
的話, 如果我們覺得那只是講者所有心得或見解的冰山一角,九牛一毛, 自然覺得他淵深而神秘,耐人尋味. 如果我們覺得那故弄玄虛的已經是他的全部, 那自然覺得他膚淺了.



coComment


:: Kommentar veröffentlichen
 (留言請留名, 謝!)


Links to this post:

:: Link erstellen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