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 comments | archives | links | create | song
(reminder: all quotes here are fiddled, probably.)

二續小貝勒與枕草子之迷

  • 溯洄從之

  • 自從上回出了預告, 不久就接到讀者來信 -

    我暗中叮囑你,寫小貝勒時要恭敬一點--當然這是事實,雖然不是事實的全部。


    驚!

    (背景播著占士邦主題音樂)


    **********


    香港的張迷真多, 或者不客氣點說, 香港八卦的人真多, 包括我.

    去了港大的一個講座, 座無虛設, 擠得放得下椅子的地方都坐滿人. 題目是張愛玲的三十事物情, 直接點說, 就是八掛張愛玲的遺物吧. 我也是八卦的人, 謝cherry通知, 也去了. 講座中幸遇肥力, 小貝勒, 倉海君.

    還有宋以朗先生----一來他忙, 二來不想/不敢攀附, 就沒有上前跟他打招呼.

    那講者講得真好, 藉遺物(主要是信件), 把張的生平和小說背後不為人知的原委娓娓道來, 其文其人其生其老其病其死, 感人之處, 聞者莫不欷歔. 勾勒出來的不是張一個人故事, 而是張宋鄺三人幾十年交情的故事. 講者的梳理已經有了一部小書的規模.

    只有一點我並不同意, 張愛玲的出生日期, 港大的紀錄是一個, 在美時諸文件寫的是另一個. 在美諸件文件數量雖多, 但之所以異口同聲, 也可能(而且很有可能)是一份抄一份的結果, 數量不足為據. 除非追出各文件之間的脈絡和港大的紀錄別樹一幟的原因, 否則還未能確定.

    三人晚年書信言語不多, 想是卻道天涼好個秋的心境吧.

    閒話休提, 言歸正傳.

    小貝勒與枕草子(良宵淡月)之迷.

    從來沒見過哪個泊的泊主叫小貝勒. 上次正文書店隆重開張那天第一次見到小貝勒, 當時姨姨也在場, 還當面讚了小貝勒泊上一系列關於《色|戒》的評論十分精彩. 據姨姨說, 那系列的文章還掇成一篇, 在信報副刊上刊登了. 姨姨如此讚譽的, 自然是佳作了. 心中思量一氣呵成連寫幾篇, 又配得姨姨青睞的談《色|戒》泊落文章並不多, 想來想去卻不見那幾個泊主有誰叫小貝勒.

    如果不論名字, 我馬上想到的要數以日文起名比柳絲還長的makuranososhi (makura no soshi 就是日本與源氏物語齊名的名著《枕草子》, 拿這樣長長又生僻的日文字來嚇人, 簡直是考人家的記性, 真豈有此理). 良宵淡月的評論斬釘截鐵, 條理分明, 文筆上乘而辛辣. 觀其文筆其識見, 心中十分器重. 年紀小小(從她那照片估計)而有此功力, 對她我簡直到了折服的地步.

    小貝勒, 這位坐在自己旁邊這位身穿素黑長裙肩披粉紫紗巾的小官人, 難道就是良宵淡月疏影尚風流的矇面超人枕草子?

    (注: 良宵淡月的相中人跟眼前的小貝勒, 既似非似, 沒法肯定.)

    想到這裡, 心中為之一動, 為之一驚.

    今天講座上又見到小貝勒, 他跟倉海君一塊兒坐在前方. 於是我悄悄問肥力此小官人是誰?

    於是一切疑圑就解開了.

    就連早前有匿名人留言謂小貝勒黃天霸形象太深入民心之語, 也馬上了然.

    果然小貝......勒那「勒」字是刪不得的. 小貝勒爺啊小貝勒爺, 莫說那勒字不能刪, 我說嘛連「爺」字怕也不能少----留言者可謂真知卓見.


    ****************

    PS:
    後來想想, 那匿名者乃「三K.黨」的成員也未可知. (我會不會遭人滅口呢?)

    5 Comments:

    :: Anonymous birgit (06.11.07, 12:47   ) sagt...

    ”坐在自己旁邊這位身穿素黑長裙肩披粉紫紗巾的小官人”

    船山,你說的是昨晚(聽講座)麽?文意倒似是正文那回--若真是的話,竊以為,寫小貝勒,除了要恭敬,還要細微,白居然變成黑,唉...



    :: Blogger sf (06.11.07, 15:06   ) sagt...

    姨姨, 君不聞九方皋相馬, 略其牝牡驪黃乎?



    :: Anonymous birgit (06.11.07, 15:12   ) sagt...

    哦>>>
    九方皋,失敬失敬.



    :: Anonymous 正常人 (06.11.07, 18:12   ) sagt...

    沒有匿名. 雖然你我不認識. 但我留言也是犯大險



    :: Anonymous 小貝勒 (06.11.07, 20:35   ) sagt...

    birgit ,昨晚少了你,失色不少!

    既然船山提起,容我借個地方自我開脫:《枕草子》的羅馬字,應該是 makuranosoushi (有長音),不過一大早錯了,回頭已晚,現在是將錯就錯,在被人揭發前自己認錯,比較好過。

    匿名人是前朝的東廠打手一類人物,被本貝勒收入氅下,是以有那等發言也。



    coComment


    :: Kommentar veröffentlichen
     (留言請留名, 謝!)


    Links to this post:

    :: Link erstellen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