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 comments | archives | links | create | song
(reminder: all quotes here are fiddled, probably.)

箱子/練習曲


懶協, 箱子

原文第二、第三段後有兩段話:(1)「小路盡頭設有狗公廁,一個四方型的沙池,方便狗主。可是她跟別人不熟稔,也明白別人應該不會留心到那個天掉下來似的箱子,所以即使打聽也不會得知它的來歷。」(2)「你也像她一樣,對箱子充滿好奇嗎?如果你是她,你會打開箱子看看裡面有甚麼嗎?」

我猜作者大概藉著(1)那段文字,塑造主角的內向又猶豫的性格。「打開/沒有打開」是這篇文章的關鍵, (2)那段文字把這個主題先點出來.

看看刪掉後效果如何:


(刪節本)

不知是誰人幹的好事,這麼一個實實在在的鐵箱子,就此丟棄在樹下,隨它日曬雨淋。

她隔天蹓狗時發現了箱子,在小路的盡頭、一處高於地面的泥地上,後面是幾棵樹。鄰人都喜歡來這路上蹓狗,因為小路盡頭設有狗公廁。

它就擱在那裡,從她發現起,整整一個星期了。

她很猶豫。她已經躊躇了兩天,牽著狗帶雙腿站在離箱子一米的距離,目光不願離開。小狗在嗚嗚的叫,像在叫她「好走了,悶壞我了」。她卻徑自發獃。

裡面可會是一些物件?會不會是動物的屍骸?會不會是某人曾經寶貝的收藏品?或許它只是一件拍完戲被丟下的道具,內裡空空如也?

她按捺著好奇心,不敢走近細看。螞蟻行列在箱子上爬行,她深知道自己沒勇氣親手碰它一下。

與其說是害怕螞蟻,更真實的,不如說是害怕裡面的未知。

一次。兩次。三次。蹓狗,觀看箱子,想像,走開。她漸漸認定了,自己會習慣它突兀的存在和它的未知。也就是說,她幾乎可以肯定,自己不會打開它。

然後,一星期過去,箱子不見了。

她站在慣常的一米距離,怔怔的凝視,那消失了的箱子。對,它不在,但她仍然看得見它的「不在」。

永遠也不會知道,箱子裡面到底是甚麼了。

她驟然感到失落。

十七歲那年,理工大學給她學位唸設計,她推卻了,留在原校升讀最後一年高中,用傳統的高考方式升讀大學文學院。大學畢業後,她曾考慮到英國唸碩士,但是政府取錄了她,於是她決定當行政主任。曾經有一個男子,送了一本小說給她,書中夾著一封信,她原封不動的退了回去……那些她沒有打開的箱子,到底裡面會是甚麼?她突然很想很想知道,她從前到底錯過了甚麼?

小狗可憐兮兮地在她腿邊打轉,她回過神來,哄了牠兩句。轉身離去的一刻,她安慰自己說:「沒關係,反正我不會是潘朵拉……」

0 Comments:

coComment


:: Kommentar veröffentlichen
 (留言請留名, 謝!)


Links to this post:

:: Link erstellen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