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 comments | archives | links | create | song
(reminder: all quotes here are fiddled, probably.)

李克用聞嗣昭等敗


資治通鑑卷263:

李克用嗣昭等敗,遣李存信以親兵逆之,至清源,遇汴軍,存信走還晉陽。汴軍取慈、隰、汾三州。

辛酉,汴軍圍晉陽,營於晉祠,攻其西門。周德威、李嗣昭餘眾依西山得還。城中兵未集,叔琮攻城甚急,每行圍,褒衣博帶,以示閒暇。


(柏楊版33:16243)

李克用接到李嗣昭等人潰敗的消息,派李存信率親衛軍迎接,走到清源,跟宣武兵團遭遇,李存信逃回晉陽。宣武兵團乘勢奪回慈、隰、汾三州。

三月十五日,宣武兵團包圍晉陽,大營設在晉祠,集中兵力進攻西門。周德威、李嗣昭沿途招集殘餘部眾,沿著西山山麓北上,總算返回。此時河東各路人馬還沒有集合,氏叔琮攻城十分猛烈。氏叔琮每次出來視察督戰,都穿上寬大的衣服和腰帶,刻意表示悠閒。




克用晝夜,不得寢食,召諸將議走保雲州,李嗣昭、李嗣源、周德威曰:「兒輩在此,必能固守。王勿為此謀搖人心!」李存信曰:「關東、河北皆受制於硃溫,我兵寡地蹙,守此孤城,彼築壘穿塹環之,以積久制我,我飛走無路,坐待困斃。今事勢已急,不若且入北虜,徐圖進取。」嗣昭力爭之,克用不能決。


李克用日夜登城巡視,寢不安枕,食不安席,召集各將領會商,準備放棄晉陽,逃到雲州。李嗣昭、李嗣源、周德威反對,說:「我們做兒子的都在這裡,一定能夠堅守到底。大王不要打這種主意,這會動搖軍心。」李存信說:「關東河北廣大地盤,都被朱溫霸佔了,我們兵力既少,根據地又大大縮小,苦守這座孤城,眼看他們興築保壘,挖掘壕溝,用長期圍困手段對付我們,我們飛既飛不起,走更沒有路,只有坐在這裡被他們活活困死。現在事情十分緊急,不如暫且逃往北方,投奔蠻族部落,慢慢準備反攻。」但是李嗣昭竭力反對,李克用不能決定。

0 Comments:

coComment


:: Kommentar veröffentlichen
 (留言請留名, 謝!)


Links to this post:

:: Link erstellen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