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 comments | archives | links | create | song
(reminder: all quotes here are fiddled, probably.)

非法獻花


變相公投

港澳辦的發言人說,「在香港特別行政區進行所謂『公投』沒有憲制性法律依據,沒有法律效力。」


如果有法律效力, 它就不是「所謂公投」, 而是真正的「公投」了. 

(星鳥社評?) 如果大眾一如運動搞手所期望,視此為公投來投票,以投票結果來形成龐大的壓力「逼政府就範」,觸發「公投有效性」的爭議,萬一爭持不下,或會引發憲制危機,再現大家都不希望的人大釋法。


荒謬. 何來甚麼人大釋法? 難道人大打算釋法(信口雌黃), 指出依據基本法, 沒有法律約束力的所謂變相公投, 的確沒有法律約束力?

(星鳥報道) 港澳辦發言人指,「香港以任何形式對未來政制發展問題進行所謂『公投』,與香港的法律地位不符,是從根本上違背《基本法》和人大常委會有關決定」


那發言人想指出, 依據基本法, 選民不得藉選舉立法會議員來表達其政治訴求嗎? 那簡直跟「非法獻花」的罪名一樣匪夷所思.

我看港澳辦的聲明其實相當心虛, 簡直就是此地無銀三百兩, 明確告訴所有人, 總辭重選的辦法, 真是逼政府正視公民訴求的有力工具.

22 Comments:

:: Blogger wing (17.01.10, 11:52   ) sagt...

o夷,民建聯好似會積極參與所謂變相公投喎.



:: Blogger C.M. (18.01.10, 13:28   ) sagt...

當我聽到這個報導的時候,第一個反應是愕然。我不敢想象,在法律裏面,以至憲法,對於「公投」兩字會有一個清晰,甚至丁點兒的定義。

我的想法固然如你所說「非法獻花」一樣難以想象,但結論與你不同。港澳辦的聲明雖然似乎是以港澳人士為目標,但其聲明的目的只是與中央的方針同步,最終目標,是臺灣,以及國內人士。



:: Blogger sf (19.01.10, 02:08   ) sagt...

真希望聽歌德談談.



:: Anonymous Anonym (20.01.10, 01:23   ) sagt...

講咩講咩﹖

其實,冇咩好講。

不過,如果要搵野講,我想講,而家社會最大既問題係,所有人都將所有事情簡單化、二元化、敵我化、或黑白化。

無論係五區總辭、建唔建高鐵、甚至要唔要民主都好,而家所有野都變成非黑即白,只講立場,唔多駛講理據,即冇討論空間。

以高鐵為例,我支持興建高鐵,更認為應該起係西九。不過,我唔會完全相信自己提出既數據或論點係正確,或肯定反對既人係錯誤。

畢竟,高鐵涉及咁多因素,例如係計算回報上有太多假設,份報告亦咁專業,咁普通人甚或就算專家,又點可以肯定自己既意見係正確 (關於項目評估報告,量子個邊講得好好)﹖又例如,大家都應該同意高鐵可以帶動人流,但係個效果係點﹖冇人會知,就算所謂既專家都唔會知。

又以五區總辭為例,辭唔辭職都係兩個唔同策略。你可以話,反對五區總辭,用舊策略其實係行唔通。不過,點解反對五區總辭就變左做民主或爭取民主既敵人﹖

而家香港好多問題,就係變成「是非黑白」,講立場而唔駛講論據。

衣點,令我諗起最近睇緊既一本書。本書係高華先生既「在歷史的風陵渡口」,當中佢寫左篇文批評崔之元(作為新左派代表)點樣用好多歷史概念,但將之歷史意義掏空,之後再將有關概念賦予新意義,之後讚揚該概念。

以下一段係高華先生篇文章既精華﹕

時下某些學人從預設的立場出發,將自己的想像附麗於歷史,以某種理想化的態度來構築過去。按照這種思想邏輯,過往的年代的許多概念都會在「後現代」閃爍出光輝,因為只要抽去這些概念產生的歷史條件和特定內涵,再將其詩化,根本無須費力去「開掘」。這樣,毛時代的許多概念馬上就會熠熠生輝。順便說,大躍進年代與鞍鋼憲法相匹配的還有農業戰線的「八字憲法」──「土肥水種密保管工」,除了那個密植的「密」有待商榷,其他哪一項不是放之四海而皆準的真理?

http://www.boxun.com/hero/dangshi/18_4.shtml

知唔知點解我諗起高華﹖

今日,陳雲係信報寫到....

「菜園村之所以危險,是因為它展示了另外一種生活的可能性,而且顯示前朝政府的社會主義作風。菜園村這種耕住結合的樸素生活,一點也不落伍,歐美國家,隨處可見。它是人類進入文明社會以來的最穩定可靠的、最合乎人倫道德的生活方式。很多人發達之後,嚮往的也不過是這樣的田園生活,只是多了一份財產保證的安全感而已,而這種安全感,其實是可以用政府的社會保障和鄰舍親友的照應來代替的。」

睇到衣度,陳雲將歐美鄉交生活既歷史傳統硬生生擺落香港,之後再斷然衣種生活係最合乎人倫。咁,我會認為,佢所寫既,同高華先生所批評既冇太大分別。

陳雲以外,你睇下網上網下,無論係贊成或反高鐵/五區總辭既人,其實好多人都已經用同一思路支撐自己立場。

係余若虛個blog度,佢提到反對高鐵示威暴力。咁唔討論係米真係有暴力,但有人係個邊留言竟然用 猶太人係納稅統治下作比喻,甚至寫埋九唔搭八講咩「若果怕流血而犬懦地苟且偷生, 那是他主動拋棄了民主. 自由嘛... 他還沒拋棄, 他自由地選擇犬懦下去」,咁其實係代表咩﹖

咁,代表黃毓民同好多「社運人」好成功。由好多「社運人」將好多外國無理頭理論應用係香港,再到黃毓民無理頭講「沒有抗爭那有改變」,再到到好多網上白痴評論員,你開始見到,好多人講好多非黑即白,大是大非,只講立場既「評論」。同你唔同立場,就一定係錯誤,或冇討論空間。

咁所以,其實仲有咩好講﹖

(well,咁都比我兜到返去個題呢~)

最後,唔係題外話。

上年初睇布勞岱爾既三大冊鉅著「15至18世紀的物質文明、經濟和資本主義」,睇完有一句說話我好深刻。係唔記得第幾冊中,布勞岱爾批評好多人類學家(唔記得佢有冇點名批評 李維.史陀,我記得好似有)分析評論社會時,往往將社會歷史脈絡拋棄,之後係觀察得到既事物上任意加上主觀意義,最後發展方便新潮既理論作解釋。

嗯,我越黎越同意歷史學家既思維。

講開又講,sf,有冇睇過中大而家仲出緊既「中華人民共和國史」http://www.chineseupress.com/promotion/prc_sample/index.htm﹖

套書,中大出品,聲稱搵左好多學者,以專業手法寫中華人民共和國史。我首先睇既係第六卷,由卜偉華先生所講既文革史。衣卷,好精彩,特別係卜先生將文革定為1966至1969年衣三年,更加係新創意,亦都好有說服力。

不過,我而家睇緊第八卷,位作者講主要講批林批鄧運動個段歷史,就令到我好火滾﹗除左網上好多國內學者對衣卷既批評之外(http://www.chinaelections.org/newsinfo.asp?newsid=139858),其實衣卷書好多立論(例如係討論三線建設戰略時,位作者竟然講到,「江澤民視察三線建設重點項目攀枝花鋼鐵公司、西昌衛星發射中心....後說﹕從當前國際形勢來看,特別是海灣戰爭之後,我們對三線建設的重要性應當有進一步的認識。總的講,毛主席做出的這個戰略決策是完全正確的,是很有戰略眼光的」),就真係好老尾。

而更大既問題係(唔講佢對毛澤東既偏愛,或故意忽略毛澤東既角色),佢成本書係以唔同社會/事件/政策範疇作分類討論,亦令到成本書既結構以至立論都有矛盾。係相關事件中,佢某一章可以贊揚「三線建設」,但係係另一章佢又會贊成同「三線建設」好有關係「上山下鄉」運動(當然,佢係同一章講某樣野時,都可以on the one hand之後on the other hand,最後又無喇喇以「總的講」作結論)。

最後,睇左衣卷書一半,頂唔順睇個後記,先發現位主要作者原來「不是專門研究歷史」。

唉,中大,呀金觀濤攪咩呀﹖佢係總序入面講到本書所有作者都好高質素有歷史素養之餘,作者間既聯繫亦都好密切,有基本共識有得閒開會分享意見。但係,第八卷個位作者竟然有型到係唔知邊頁個註釋提到,計及經濟定唔知咩政治因素,文革嚴格而言應該係有11年,由1965年到到1976年--佢可能係將「海瑞罷官」發表年份1965年11月當係文革既開始。但係,衣個唔係歷史學界最基本共識;套書入面專門講文革既卜偉華亦更加唔會同意囉。

衣卷書真係....不過,我之前睇過高華先生同楊奎松先生既書。我對佢地所寫但未出版既兩卷書好有期望。

講完,我對你幾好,我如果寫blog,第一篇就會講中大衣套書。不過,我應該唔會寫,所以係度大約講下喇。第8卷既問題,其實係講都講唔曬架--even係佢或好多人提到文革頭幾年既經濟增長(以證明文革對經濟破壞並非一般人所講咁嚴重),其實都好有問題。至於位作者提到周恩來同毛澤東既角色,更加令我滾﹗

~goethe



:: Anonymous Anonym (20.01.10, 01:41   ) sagt...

打錯字添﹗

上面關於上山下鄉個段,位作者應該係反感/批評。

~goethe



:: Blogger wing (20.01.10, 09:10   ) sagt...

Re: goethe
不費吹灰之力, 話題可以鬆容地來回於香港時事與政治, 西方社會學與人類學, 新中國政治與歷史. 果然是高手.



:: Blogger sf (21.01.10, 01:44   ) sagt...

歌德, 你一係唔打, 一打就咁長. 睇到我丫. 你說了三樣東西. 一, 非黑即白的二分法, 和表態等於討論的風氣日熾, 扼殺真正的討論. 二, 想當然的說法, 和空洞的大道理充斥. 三, 中大出版的中共史. 拿拿拿, 我真係讀晒架.

你講到卜偉華本文革史咁好, 等我都去找來讀讀. 最近少看部頭書. 只讀了龍應台的大江大海一九四九. 寫的大概是今日意義的台灣怎樣來, 明擺衝著中共文攻武嚇立言, 用意叫人不要做政權的戰爭棋子. 且不勿論龍應台一貫 "博銷量" 的手法/伎倆, 書倒寫得有血有肉, 人讀過後, 大概不會輕言武力統一, 把它打個稀巴爛之類無血性的妄言.



:: Blogger sf (21.01.10, 01:49   ) sagt...

又, 別單講社會上的討論如何無助於討論. 講講五區總辭和高鐵事件本身, 有咩比較深刻和有意義的層面值得思考丫?



:: Anonymous Anonym (21.01.10, 13:05   ) sagt...

不如你講下高鐵抗爭模式有咩特點先丫﹗

你講完我又講兩句。

~goethe



:: Anonymous Anonym (21.01.10, 13:27   ) sagt...

又,關於卜先生本書既某些評論﹕

http://www.chinaelections.org/newsinfo.asp?newsid=143060

http://www.fireofliberty.org/trad/article/11643.asp

至於龍應台,其實我一路都唔太鐘意佢。不過,女友睇完,我都會扲黎睇下既。

又,關於高鐵討論,你會發覺,而家好多人係唔知有冇意識底下,將「黃毓民文體」發揚光大。

真係好恐怖。

~goethe



:: Blogger wing (22.01.10, 23:48   ) sagt...

o夷,可能民建聯要聽啊爺話,好似話要縮沙,要重新考慮會否參與偽公投喎.



:: Blogger sf (27.01.10, 01:40   ) sagt...

歌仔,

咪玩啦, 我連抗爭有幾多種模式我都唔知, 點睇得通今次高鐵抗爭模式有咩特點. 不過, 至少我知, 有八字頭參加唔算係個模式的特點囉.

不如你直接講啦.

SF



:: Anonymous Anonym (29.01.10, 14:28   ) sagt...


頭先去完大家樂
而家睇新聞就成棟外牆LUM左。

唔中招,今晚覆你。

~goethe



:: Blogger sf (31.01.10, 23:37   ) sagt...



:: Blogger C.M. (01.02.10, 00:11   ) sagt...

寫左啦佢。但又洗左。



:: Anonymous Anonym (01.02.10, 00:27   ) sagt...

唔寫喇。

我洗之前,你有冇睇到﹖

不過,講兩句。

今次高鐵事件入面,其實最重要既係 公共專業聯盟﹗

係以往咁多次「民間行動」入面,無論係天星、重建、領匯etc,你見到民間有民間抗議,官府只需按既定程序做野唔駛理你。但係,今次官府要應對公共專業聯盟好多技術或專業角度問題。

當然,只係公共專業聯盟既話,其實冇特別。特別在於,三結合﹗

(well,老毛講過幾次三結合。如果我認真用「香港社運新模式--三結合策略對管治的啟至」做題寫篇文既話,應該會嚇得下人)

又,見係你,講多句。

三結合其實係指 政黨-智庫-民間 結合。三結合重要,在於佢地係感性動員或理性上提供唔同功能﹕

理性上,政黨提供到「議會」作為一個場地,要求政府交代;感性上,議會成為一個目標令民間抗爭有議程有目標。

專業團體方面,最淺既講法係,backup到政黨,從而責難或挑戰政府;深既講法係,專業團體利用返政府一直以來倚賴既「制度/程序」,係「制度/程序」對政府玩「抗爭」玩搏放;而係衣個程序下,隨住政府被迫跟你玩落去披露更多資料,民間團體同政黨亦都有更多彈藥同你玩,更多野可以動員群眾。

至於民間,其實都係個d,唔講喇。

上面既野,其實仲有好多可以講,例如唔同團體點樣有咩回饋,可以整好多圖出黎扮野。

不過,唔詳細講喇。

之但係,我原本想係自己個邊打(或最後係度打),係因為,其實好多人都唔了解 今次高鐵事件點解咁重要,或點解成功(沈旭輝就痴左線話今次高鐵事件冇學術意義喎)。

所以,我先打兩句。

又,練生早幾日係明報個訪問有提到小小上面既野。不過,練生冇詳細講今次 唔同團體有咩作用,或唔認「三結合」係新模式喇。

練生個訪問﹕

http://hk.news.yahoo.com/article/100123/4/g9n0.html

最後,唔扮野,其實我覺得練生都睇唔出今次專業團體有幾重要,只係提到「新舊社運是互補性質的」。

如果你唔相信我上面既分析,其實可以用返張五常成日提個套﹕你試下release唔同既constraints,睇下行為會唔會改變。

我上面就提到,係天星係以往咁多次社運入面,因為冇專業團體,所以政府唔需要理你,民間運動亦激唔起咁多人參與或傳媒重視。

如果要再講,就公共專業聯盟或政黨一路都自己提好多意見,但因為冇同民間結合,所以最後都係咩都攪唔起。

如果真係認真分析,可以好多野講呢。

不過,我唔打算講,上面亦有野未講。:p

最後,我對你好好架喇,打咁多字比你。

如果有心情,我再講「林鄭的管治藝術」。衣個題,應該係pk、通寶或真正既政治人(如李鵬飛、夏佳理)先會識講或留意到。

又,得閒去衣度喇,今晚心血來潮想打字,所以係度評左兩句沈旭輝今日係明報篇文﹕http://thosewerethedays.wordpress.com/2010/01/30/%e5%9c%9f%e7%93%9c%e7%81%a3%e5%a1%8c%e6%a8%93%e5%b0%8d%e5%b8%82%e5%8d%80%e9%87%8d%e5%bb%ba%e6%94%bf%e7%ad%96%e7%9a%84%e5%8f%8d%e6%80%9d/#comments

~goethe



:: Anonymous Anonym (01.02.10, 00:29   ) sagt...

cm仔﹕

我洗左個篇其實未講正題﹗

不過,剛剛覆船山篇文都留左一手,費事第時想寫野時冇貨賣﹗

:p

另,其實係「都是那些日子」個邊留言既P_LOSER呢,我覺得佢幾有料,亦一路有參與高鐵活動。

不過,好似連佢都好似唔明公專聯有咩角色,所以我先係度講下。

~goethe



:: Blogger C.M. (03.02.10, 00:28   ) sagt...

原來三舊野係咁link埋既... 最初我察覺到智庫能夠發揮影響力既時候,係自葉劉同某某成立某智庫開始。多謝喎(我話呢段:「香港社運新模式--三結合策略對管治的啟至」... 唔收版權費嘛)。

我都鍾意Perennial_L,不過近排好少見到佢響其他地方留言。可惜。



:: Blogger C.M. (03.02.10, 00:34   ) sagt...

先生,忍唔住真係要同你呻下。

我次次入到某個blog,劈頭第一句就話我pk,真係自作孽!



:: Anonymous Anonym (03.02.10, 13:41   ) sagt...

你睇inmedia,朱海迪寫左篇文話,獨媒係米到左開花結果既時候﹖佢咁講,我就懷疑佢明唔明今次議會同智庫既作用。

事實上,三結合唔係咩深既野,但要留意到,疏理佢地既關係,先可以明白今次運動有咩意義,或將來各方有咩對策,有咩發展既可能性。

深入小小,如果唔係梁啟智對朱海迪合作,公專盟既方案點會有咁大影響力﹖唔係有公專盟,淨係叫咩菜園村叫左幾個月,都唔可能將件事升華去到「社會/公帑」問題--而「公帑」問題,反過黎亦將社運人原先講既「發展不是硬道理」既質疑升華去社會/傳媒/主流層面--唔係提出公帑問題,衣個質疑唔可能提供「理性」層面讓一般人去分析了解,亦都唔可能令到社會有咁大聲音。

又如果用上面個框架認真諗,你就知今日政府講話,鄭汝樺會開facebook,仲會預留一個鐘同人溝通,你就知佢唔明高鐵事件既特性--除左「八十後」外,高鐵仲包括專業團體本身意見,以及專業團體結合民間團體黎去搶民意。

你上faceboook同年青人溝通,咁其實係溝通d咩﹖大家會唔會有溝通/互信基礎﹖而更基本既問題係,facebook或上網一人一句,係米好好既討論空間/媒體﹖one-offf形式既「溝通」,其實又有咩效果﹖

另外,同「年青人」溝通外,其實係米可以同公專聯或其他專業團體,甚至開下公聽會,建立某些基礎,加強溝通效率﹖

另,其實我想改句野....改佢做中文粗口﹗不過,我本身唔講粗口,所以都係唔改佢囉...呵。

~goethe



:: Blogger C.M. (03.02.10, 20:28   ) sagt...

剛剛睇完 those were the days果條link。殺死人咩。



:: Blogger sf (04.02.10, 23:43   ) sagt...

哥仔上面真係講真野勒.



coComment


:: Kommentar veröffentlichen
 (留言請留名, 謝!)


Links to this post:

:: Link erstellen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