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 comments | archives | links | create | song
(reminder: all quotes here are fiddled, probably.)

婚.小說一篇


with permission from the author to re-post here.
請勿再轉載或轉傳,免得有人對號入座。

今日聽了做兄弟的同學的經歷和對那些姊妹的描述後,頓覺原來一個寬宏、不小器、懂人情、識規舉的女人是很難得的。

我都不是很清楚昨日發生了甚麼事,我的同學只是說那些做姊妹的「只懂搶錢,要求兄弟在眾人面前數開門利是的錢,但野又不做,屈我們做晒野,使人使到盡……。上次見面時某某很興奮地提意見,點知講講下有人得罪個新娘,她立時黑起口面,要人立即賠個不是……今日又給我們說話聽,話我們為甚麼切餅時咁遲返來,但係明明寫著那段時間是自由時間嫁嘛……又說『你們可以到外面吸吸口空氣,休息一下,唔使你們幫啦……』」(我都唔係好記得最後那句說話的用語了,總之不是好意的說話。)

我的同學說:「個新娘有病(指是神經質),我很體諒的,我從來也很體諒病人的……但那些姊妹就唔係啦……一個唔出聲,啞的,一個係鐵咀雞,猛屈我們做野……個教書的算係最平易近人了……看來過完今日M仔都唔會找我們的了,上次食飯已經跟新娘反面
啦,都唔會望M仔兩公婆會請兄弟食飯了,除了他搞甚麼 reunion ,但依M仔的為人,人唔找佢,佢唔會找人,都唔會見了……D君都頂唔順,講『祝M仔好運』……」

不過,我最深印象的是,我的同學說那些姊妹做了平日的佢地——小姐脾氣,使人使到盡。我立時反醒一下自己究竟是否有那些女仔的「特質」。女仔真的會那樣的?自己突然覺得女仔好可怕,很討厭的,亦明白為甚麼教養一個人的品德是何等的重要。

我的同學把口有時雖然很衰,但也會很幫忙,抵得諗。昨日新郎的弟弟走來叫兄弟在敬酒時去每檯取紙星星,他們都推來推去,我都覺得有點奇怪。

我昨日跟他們說:「個新娘咁樣,M仔未好慘囉。」他們便答我:「有乜咁慘?!M仔為人淋善,個新娘話晒事,他忍到的啊……但我覺得話雖如此,一個人的容忍限度始終有限,現在你對她不多的時間就還可以忍,但遲一點日對夜對時就真的很難忍的了。我的同學又說:「而且,結婚最多衝突的就是這個儀式,過了這個儀式後,新娘可能很好的呢……結婚最重要係要有個 co-ordinator,個新娘話晒事,但她又唔話俾佢的姊妹知,大家你眼望我眼,企晒係度……」希望M仔以後的生活幸福啦。

我還學到一點,就是要尊重對方的朋友,給對方留點面子;就是自己多麼不喜歡那些人都不要當面頂撞,無謂要人難下台,之後失去那些朋友的話就慘了。

1 Comments:

:: Anonymous 栗子 (17.05.05, 13:04   ) sagt...

寬宏、不小器、懂人情、識規舉的女人...

我認識的很多女人還會..事無大小谷眼淚、自我中心、幼稚、假惺惺...

問你死未呵呵呵



coComment


:: Kommentar veröffentlichen
 (留言請留名, 謝!)


Links to this post:

:: Link erstellen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