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 comments | archives | links | create | song
(reminder: all quotes here are fiddled, probably.)

黃自《本事》


黃自《本事》
記得當時年紀小
我愛談天你愛笑
有一回並肩坐在梲樹下
風在林梢鳥在叫
我們不知怎樣困覺了
夢裡花兒落多少


夜鶯(俄國民歌)
夜鶯夜鶯,你的歌聲夜夜唱不休,
請告訴我,你將飛向何處去遨遊。
別的少女聽見你,是否感到憂愁?
是否悽惶不成眠,熱淚長相流?
夜鶯夜鶯,你試飛向異國去尋求,
能否找到一個少女,比我更憂愁?

1 Comments:

:: Anonymous c (24.01.06, 18:13   ) sagt...

記得《本事》最後一句"夢裡花落知多少"速度漸緩, 全曲完結在"mi", 欲語還休. 每當唱到這兒總覺戚戚然.

看"桃樹"一段, 想到張愛玲這篇小品:

******
愛 張愛玲

這是真的。

有個村莊的小康之家的女孩子,生得美,有許多人來做媒,但都沒有說成。那年她不過十五六歲罷,是春天的晚上,她立在後門口,手扶著桃樹。她記得她穿的是一件月白的衫子。對門住的年輕人同她見過面,可是從來沒有打過招呼的,他走了過來,離得不遠,站定了,輕輕的說了一聲:「噢,你也在這裡嗎?」她沒有說什麼,他也沒有再說什麼,站了一會,各自走開了。

就這樣就完了。

後來這女子被親眷拐子,賣到他鄉外縣去作妾,又幾次三番地被轉賣,經過無數的驚險的風波,老了的時候她還記得從前那一回事,常常說起,在那春天的晚上,在後門口的桃樹下,那年輕人。

於千萬人之中遇見你所遇見的人,於千萬年之中,時間的無涯的荒野裡,沒有早一步,也沒有晚一步,剛巧趕上了,那也沒有別的話可說,惟有輕輕的問一聲:「噢,你也在這裡嗎?」
******

過了許多年後, 當許多應當記起, 或早該忘掉的記憶都會逐層剝落, 彷彿什麼也不曾發生.

剝落到最後, 剩下的, 會是什麼?

可會是那棵曾經站在跟前的桃樹,

或在夢中被滿衣襟的片片落花.



coComment


:: Kommentar veröffentlichen
 (留言請留名, 謝!)


Links to this post:

:: Link erstellen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