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 comments | archives | links | create | song
(reminder: all quotes here are fiddled, probably.)

過馬路與禁爆仗


記事一: `靈活變通'是怎樣發生的.

過馬路.

十字路口剛轉了紅燈, 在我前面的一位大姐仔, 向四周看了看, 見四下沒有車, 連再遠的一個交通燈位都看得通, 就大踏步跨了過去. 走到路中心的安全島, 正好遇上迎面而來的二位剛停在安全島的警察叔叔.

警察叔叔仔像忽然想起似的, 信手截住大姐仔. 我跟他們隔了整整一條馬路, 聽不到他們說甚麼, 只憑他們的舉止動靜猜想其對答的一二.

結果, 一如所料, 警察叔叔為阻嚇大姐仔以後不要再紅燈過馬路, 要查大姐仔的身份證. 看到這一點卻引起我的興趣: 其實, 這二位警察是在濫權. 因為法例只賦予警察因特定理由查身份證的權力, 卻沒有賦予他們為阻嚇人不要紅燈過馬路而去查身份證的權力.

法例是很嚴緊的. 在A場合賦予a權力, 在B場合賦予b權力. 不過, 當人有了ab權力之後, 當然會`靈活變通', ab權力一起使用.

有趣在`靈活變通'怎樣發生.

--

記事二: 故事是怎樣產生

禁爆仗.

一直以來, 身邊不少長輩都曾告訴我, 香港政府之所以要禁止燒爆仗, 是因為燒爆仗很危險, 從前每年都有不少人因燒爆仗而受傷, 或者引起火警. 結果政府為了解決越來越嚴重的情況, 於是下令禁爆仗, 而大家都認為政府的做法是為巿民著想, 理應贊成.

今天看當年今日, 才發現原來香港政府之所以禁燒爆仗或藏大爆仗, 是因為六七暴動, 政府為了遏止炸彈浪潮而管制火藥流通.

有趣在長輩那個說法怎樣產生.

1 Comments:

:: Anonymous Anonym (19.09.05, 14:42   ) sagt...

(zz的留言) 現在的警察叔叔,那理你三七二十一.他們有時候,見你不順眼,都要叫你過來,給他問問話.

吾友早前在某jazz club遊樂,預著查牌,警察叔叔叫吾友拿身份證出來,你猜我友怎頂撞他?吾友道,你是誰呀?連pass也沒有?我怎知你是否冒認的警察. 激得那位警察爆炸.



coComment


:: Kommentar veröffentlichen
 (留言請留名, 謝!)


Links to this post:

:: Link erstellen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