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 comments | archives | links | create | song
(reminder: all quotes here are fiddled, probably.)

讀missy《主教任命》

  • 溯洄從之

  • 教區視聽中心 Video: 陳日君樞機專訪 談中國愛國會自行封聖主教 (片長 4'30")

    公教報(3247期): 「讓我們把一些事實搞清楚」 陳樞機談「自選自聖」主教


    早前的猜想與之相近. 回貼7/5/2006在miss lee《主教任命》的留言:

    其實這幾年來, 中梵很可能有某種隻眼開隻眼閉的協議, 新擢升的主教要經相方共同認可. 而教會內部, 心態上也有傾向得羅馬承認才是正當的趨勢, 這些年來越來越多的主教,或明或暗地取得/謀求教宗的追認. 這個趨勢似乎已觸動一些人的神經.

    中梵建交, 意味著中國天主教會官方得正式(重新)承認他們的神職地位和權力由教宗授予. 我思疑......愛國會領袖或背後操縱的機關, 害怕在中梵建交的談判過程中, 自己的地位變得越來越不明朗, 因而有這些宣示權力的失態表現.

    或者這樣說明白點, 假設教會內部有爭議, 找靠山擺平的途徑, 現在是:

    相闗人士-->愛國會領袖-->宗教局

    中梵建立後, 可能出現的局面是:

    相闗人士-->教廷-->外交部(或背後的黨機關)-->宗教局-->愛國會領袖


    凡是大組織, 部門與部門各有山頭, 中共內部想也是如此. 中梵是外交問題, 也牽涉台灣問題, 不(僅)是 "宗教" 問題, 可以想像在談判的是哪個層次的人. 哪個層次的人變得沒有多少發言權.

    而且日漸(重新)培養出來的氣氛/傳統是, 教會內的神職和信友, 都普遍認為教廷有仲裁定奪的權威. 連官方說法也承認了這一點, 對以宗教局為靠山的教會領袖, 就更麻煩.

    上下夾擊, 可以理解, 某些人會變得相當不自在.

    2 Comments:

    :: Blogger 倉海君 (14.05.06, 10:42   ) sagt...

    離題話: 先謝謝你有關牧章的資料,但點解又刪掉它? 我好疑惑...唔通你想保密? 淨係俾我睇?



    :: Blogger sf (15.05.06, 07:31   ) sagt...

    倉海君, 不是要保密, 不過手快快, 好像說錯了牧徽上禮帽顏色的資料. 主教應是綠色, 不過華人主教因為避忌而改用其他顏色, 如黑帽綠穗 或 暗紫紅帽連穗. 樞機則用鮮紅. 沒時間查證, 所以刪掉算了.

    講開樞機, 講多句. 樞機職有三級, 陳日君主教領的是 司鐸樞機職 (ie 二級樞機職). 絕大部分的樞機都是司鐸樞機 (cardinal priest).

    司鐸就是神父. 但領司鐸樞機職的通常本身都是主教. 樞機某某, 往往通通給人俗稱 樞機主教某某, 這有點踩灰色地帶 (執著講是誤解), 勉強可理解為 領樞機職的主教某某, 而不是 "樞機主教" (cardinal bishop) 某某.



    coComment


    :: Kommentar veröffentlichen
     (留言請留名, 謝!)


    Links to this post:

    :: Link erstellen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