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 comments | archives | links | create | song
(reminder: all quotes here are fiddled, probably.)

長洲太平清蘸 (小廣告)


當我們以為太平清醮只是長洲一年一度的大型娛樂活動,有沒有想過它影響著長洲各族群之間的生活?


陳慎慶編:《諸神嘉年華:香港宗教研究》(香港:牛津大學出版社,2002)


中國民間宗教

2.1 科大衛(David Faure):〈宗教與地域的表徵〉

打蘸: ... 對大多數村民來說,打蘸必須恆常地進行,... 因為這是祖先對神明的承諾。村民並不明白法師在做甚麼,... 重要的是,而且村民又有信心的是,法師所進行的連串儀式就是打蘸。村民也可以把自己的活動加入到法師的活動中去。 ... 打蘸從來都是包含了兩套並行而不相混的儀式。...

村民自覺地延續一系列他們認為屬於自己的風俗,在他們的觀念中,這一點比任何方面更重要。... 儀式和看來是創造儀式的社群, 因傳統而聯繫起來,而傳統本身也在演化和不繼變異之中綿延下去。



2.2 華琛 (James Watson):〈神祇標準化──華南沿岸天后地位的提昇(960-1960)〉

2.3 蔡志祥:〈族群凝聚的強化:長洲醮會〉

這地方充滿著族群互動的張力。......長洲的社群──包括惠州人、潮州人、廣府人和蛋家人──有一個層級秩序 (按: 誰最有權在長洲定居? 長洲是哪族群人話事的? ) 。......宗教儀式則不斷重新確認上述族群的層級秩序。(Study Guide, HKCSP)


2.4 廖迪生:〈地方認同的塑造:香港天后崇拜的文化詮釋〉



當然, 變成旅遊嘉年華後, 事情變得更複雜.

5 Comments:

:: Blogger 思存 (06.05.06, 11:05   ) sagt...

一直想知道, 其實長洲的太平清蘸是不是從來都是一年一度?除了長洲,香港還有沒別的鄉村也是一年一度的?



:: Blogger 思兼 (06.05.06, 12:07   ) sagt...

變了旅遊嘉年華當然多了一種儀式

更奇的應該是往後的人類學家/學者去一起研究(現代法師?)
事情更加奇妙

日本的民俗學研究(戰前是,戰後更是)與
地方旅遊,更是多層的儀式一起做,
千絲万樓。



:: Blogger sf (06.05.06, 12:25   ) sagt...

思兼, 那就得請你在你泊裡多談談日本的情況.

思存, 長洲太平清蘸從蔡志祥的文章看來是從來一年一度, 最少戰後一直如是. 打蘸通常十年一度, 但各處差別很大. 粉嶺太平洪蘸也應是一年一度的.



:: Blogger 華利 (06.05.06, 12:57   ) sagt...

這篇談的跟你這篇有關。



:: Blogger sf (10.05.06, 00:05   ) sagt...

華利, 謝謝通知.



coComment


:: Kommentar veröffentlichen
 (留言請留名, 謝!)


Links to this post:

:: Link erstellen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