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 comments | archives | links | create | song
(reminder: all quotes here are fiddled, probably.)

思兼,科大衛語錄


看到思兼收集了些科大衛語錄, 咁, 我這個科公迷 (係, 我係fans), 忍不住要抄過來貼貼. 又好像不好意思. 於是自欺欺人話: 做多個copy都好既, 萬一第日有咩三長兩短, 都多一個版本流傳後世丫. 希望思兼海量汪涵.

思兼, posts with label 科大衛

法律與歷史, 附如何分辨壞的歷史書:

引自:科教授的中國社會史Seminar

如何分辨歷史書(至少是中國的?)的好壞:
==========================
(一)
當作者寫到無資料好寫,通常就會拿條法律條文出來講。

要知道法律條文,其實是個皇帝、是個官弄出來的語言。
搞政治的,弄了個只有他們自己才明白的語言出來,
就把個世界當成是真的,用這個語言與制度來管理,
但就不代表個世界就是如此。

平凡人也不笨,
有需要的時候當然就會用個官的語言來跟他們打交道。
律師就是懂得用套官話來打交道的專業啦。

做歷史的時候,千萬小心,
當無資料的時候,不要拿條法律出來講下,
就以爲個世界是這樣搞的,
那只是歷史學者偷懶而以:
告訴你,他已經無材料了
========================

(二)
附:最壞的寫歷史書辦法

有些歷史書,一看就知道是最壞的

譬如看個Table of Content如下:

-- Introduction
-- XXXX(地方名字) in the
-- The trade of XXXX
-- The Salt Trade
-- The Tea Trade
-- Credit and Finance in XXXX...

這樣的所謂歷史書,是如何弄出來的?

通常係個人,把資料收集起來,
然後分類入Folder、
再整理下每個類別的資料,看看寫到什麽,
以爲弄到個故事出來(其實沒有),
最後呢,
適當地套上一些搞笑的理論包裝一下,
或者自己弄一些稻草人理論來打擊一下。

譬如話,中國經濟係受到外國影響呢,還是内在發展呢,一類。
(一看就知到兩种都有啊!)
通常不難看出那些使用的那些所謂的理論,根本搞笑。

這樣的歷史書,我叫

垃圾桶寫法


科大衛警句共賞:
上年科教授講[香港心態史]
有些警句大家分享下

(1)
寫個政策出來,
你不要那麽笨,
以爲的人一定會跟住gum做,
但能夠知道的人點想東西


(2)
你知呢道呢,政治家好奸的
英國政府想你香港政府加税
他又不會直接叫你既加的;
他會叫你搞多的福利啦,搞下房屋拉,搞下教育啦
然後班華人議員又反對建房屋
你看下港督幾陰公
阿,真係好彩,
剛巧石硤尾大火!

(3)
看下大家以爲香港政治冷感
更係啦,那樣東西無講出來的呀
無講出來那部分東西,
你就以爲無政治,
這就是種迷信

(4)
好多ng講得給你聼的東西,
其實最重要



側看科大衛的治史態度 【鉄道行者】:

做學問最壞的情況是:
以爲自己是不可一世的專家,
抱高傲自滿的態度,
不尊重對古人或者社會上的[一般人],
以爲他們是傻的。

科公特別推薦的讀物
Carl L. Becker的
“The Heaveny City of the Eighteenth-Century Philosophers”
【十八世紀哲學家的天空之城】
有一段發人心醒的話:

There is thus a profound truth in Voltaire's witticism: "History is only a pack of tricks we play on the dead."...... The kind of tricks we play is therefore likely to depend on our attitude toward the present. If well enough satisfied with the present we are likely to pay our ancestors the doubtful compliment of approaching them with a studied and pedantic indifference; but when the times are out of joint we are disposed to blame them for it, or else we dress them up, as models suitable for us to imitate, in shining virtues which in fact they never possessed, which they would perhaps not have recognized as virtues at all.

1 Comments:

:: Blogger 思兼 (18.06.07, 04:17   ) sagt...

呵呵,當然不介意。
這邊剛從日本回來,要趕論文(希望寫得出),除了一欄“媒體見報”會Update下,可能不會點寫,但都得閑來玩下。

來學期終于有太公聼,期待



coComment


:: Kommentar veröffentlichen
 (留言請留名, 謝!)


Links to this post:

:: Link erstellen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