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 comments | archives | links | create | song
(reminder: all quotes here are fiddled, probably.)

訓練


蘋果 080203
劉紹銘, always on sunday - 代有才人出:

And Moses said unto the Lord, "O my Lord, I am not eloquent, neither before, nor since thou hast spoken unto thy servant: but I am slow of speech, and of a slow tongue."

馮象譯文:

可是摩西說:「主啊,請原諒!僕人一向缺口才,經過我主訓練了也沒長進,照樣笨嘴笨舌的。」(注:遂有摩西口吃一說。)


1/ 請原諒 - 譯者自添. 摩西發急, 未必如此好禮. 或許因此更惹上主怒氣.
2/ 訓練? - spoken unto而已(除非視「訓練」二字為嘲諷). 提點? 開示? 這兩個, 語氣還不夠恭敬似的.

當時看不見(2), 劉紹銘在蘋果專欄裡挑出這段來, 才留意到.


(多謝倉海君提醒, 原來是手民之誤, 馮象譯文是「訓示」.)

8 Comments:

:: Blogger Yam 飲者 (21.02.08, 18:53   ) sagt...

面授機緣?



:: Blogger 怒火眼睛 (22.02.08, 16:16   ) sagt...

點化?



:: Blogger sf (23.02.08, 13:18   ) sagt...

飲者&怒火, 面授機宜? 點化? 嗯, 今次我覺得自己提出的好D喎.



:: Blogger 倉海君 (24.02.08, 11:33   ) sagt...

1. 馮象的譯文是「訓示」,不是「訓練」。(《摩西五經》109頁)

2. 「請原諒 - 譯者自添」
對應「主啊,請原諒!」的希伯來文,是bî adonai(pray, my Lord!),bî表示懇求,求什麼?單憑「主啊」譯不出這bî字,所以馮象據上下文理把bî字譯成「請原諒!」語意明確周備,益見譯藝之精,不是「譯者自添」。

3.劉紹銘又云:

And the Lord said unto him, "Who has made man's mouth? Or who maketh the dumb, or deaf, or the seeing, or the blind? have not I the Lord?

思 高 本 的 譯 文 :
上 主 回 答 他 說 : 「 是 誰 給 人 一 個嘴 ? 是 誰 使 人 口 啞 耳 聾 , 眼 明 眼 瞎 呢 ? 不 是 我 上 主 嗎 ? 」

馮象 譯 文 :
「 口 才 是 誰 給 的 ? 耶 和 華 反 問 : 又 是 誰 , 讓 人 聾 啞 、 目 明 眼 瞎 ? 不 都 是 我 , 耶 和 華 ? 」

「 不 是 我 上 主 嗎? 」 非 常 不 妥 。 Have not I the Lord 意 思 很 清 楚 : I 等 於 the Lord 。 The Lord 等 於 I 。 「 不 是 我 上 主 嗎 ? 」 聽 來 說 話 另 有 其 人 , the Lord 變 了 第 三 者 。馮 象 深 諳 翻 譯 之 道 , 認 識 到 翻 譯 「 是 母 語 的 競 賽 , 是 譯 文 與 原 文 的 對 峙 , 是 一 個 詮釋 的 過 程 。 」 英 譯 原 文 沒 有 道 出 the Lord 的 名 號 , 中 譯 點 出 了 說 話 的 人 就 是 耶 和華 , 是 為 了 避 免 身 份 混 淆 。

劉紹銘的讚賞全是盲人摸象。馮譯「耶 和華」而不譯「上主」,是因為這裡希伯來文根本就是YHVH四字聖名,馮只是直譯而已。劉似乎不知道欽定本之所以譯作the Lord,只是跟隨猶太人把YHVH讀成adonai的傳統而已,並不代表原文就是「上主」。劉紹銘也是搞翻譯的,為什麼竟然笨到根據英文譯本來評論別人從希伯來原文翻過來的譯本呢?



:: Blogger sf (24.02.08, 21:57   ) sagt...

倉海君, 我順口溜, 哎喲, 給你捉住添, 只好以笑遮醜, 嘻嘻. 倉海君定是怪我沒查清楚就隨口講了.


1. 馮象的譯文是「訓示」
怪不得我當年看不見, 原來蘋果植錯字, 不是我走漏眼, 好啊好啊.

對啊, 說訓示就夠恭敬.


2.(pray, my Lord!)
倉海君連希伯來文也懂?!

係喎, 你看, 原來思高本的譯文, 正是「主啊,請原諒!」咁岩既?! 馮象「據上文下理把bi字譯成 "請原諒!",語意明確周備,益見譯藝之精」咁, 用在思高本上, 也合適. 說不定更合適呢.

丫, 不過, 經倉海君你一提, 我又想到, "pray, my Lord!" 會不會是: 主啊, 放過我啦!



3. 「聽來說話另有其人,the Lord 變了第三者。馮象深諳翻譯之道...避免身份混淆。」

你引劉紹銘那一段, 說實在我也不明白他到底說甚麼. 我當時想, 難道他在說「不是我上主嗎?」跟「不是我,上主嗎?」的分別嗎?

不過那是多餘的, 既然寫明「上主回答他:...不是我上主嗎?」, 誰會誤會! 所以就沒理那段話. 當時還心想, 劉竟說「英譯原文」, 這原文兩個字定會給人抽秤, 只是不知抽秤他的會是誰呢.

(說了這麼多當時當時, 最近定是《波多里諾》讀得太瘋狂呢.)



:: Blogger sf (24.02.08, 23:04   ) sagt...

倉海君, 我是否玩得太過火呢? 請諒請諒.



:: Blogger 倉海君 (25.02.08, 00:06   ) sagt...

2. 正在學習,不能說懂。

思高本我也留意到,馮也必定參考過,但採用與否卻肯定要靠自己判斷。你說:「...用在思高本上, 也合適. 說不定更合適呢.」不,我的評語是以整體成績作基礎,「請原諒」只是一例,我並不認為可以移評思高本。請留意我那個「益」字。

3.不是誤會與否的問題,而是夠不夠好的問題。換了是我,如果真要用「上主」,會這樣說:「不就是我,你的主嗎?」

        ***
玩?聖經你都玩?你應該開記招向環球基督徒道歉。



:: Blogger sf (25.02.08, 01:28   ) sagt...

倉海君, 聖經才最好玩呢.

馮象譯藝是好, 口氣也大. 其實我不懂希伯來文, 難說他*譯*得好不好. 不過他的譯文生龍活虎, 傳神有力, 讀得人眉飛色舞, 想也無可置疑. 只是許多時那裡到底是原文的風采, 還是譯筆的文采, 心中也不免打個問號: 簡練與樸素是兩回事.

思高本等官方或半官方譯本規行矩步, (自我)制肘多, 難得如馮象般可以隨心所欲地運用他所謂"譯者的自由", 也是一個因素.

又, 「不就是我,你的上主嗎?」好是好, 可惜聖經裡稱謂上那些我的/他的/你的/祖宗的都有玄機, 輕易改不得加不得.



coComment


:: Kommentar veröffentlichen
 (留言請留名, 謝!)


Links to this post:

:: Link erstellen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