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 comments | archives | links | create | song
(reminder: all quotes here are fiddled, probably.)

世間已無張居正


樂遊, 重讀《萬曆十五年》 (撮):

平易近人是本書成功的地方。這兒所指不是作者遷就讀者程度而把歷史事件及制度simplify(作者當然有如此處理),而是指作者的筆法使讀者能從參與者的角度感受到各種事情或課題對人的影響。如「經筵」一事,作者處理這種制度時,他以其筆觸和平實的分析讓讀者從萬曆的眼中明白經筵為何物,進而體會經筵的沉悶和無聊,再引領讀者進入申時行的思維,領會經筵在當時人心目中的地位。作者把萬曆等主角視作有血有肉的人,以文字帶領讀者進入他們的內心世界,從他們的角度觀察事情,聆聽各人的在皇城之下的無奈。萬曆皇帝、張居正、申時行等人都大志未竟,都有不為外人道的悲情。六個人物,六個悲劇,而六個悲劇就是一個皇朝以至民族悲劇收場的「總紀錄」。

人們一般以為皇帝控制官僚體制,控制朝廷,作者明確告訴我們皇帝只是一種制度,甚至視之為整個制度的一個配件,至少官僚體制如此看他,亦要求他這樣看自己。官僚用道德教條對皇帝進行教育、勸諫其實是要求他跟隨整部機器的運作原則(道德)來操作,如此做法無可厚非,但問題是這種「文官意志」影響之大不單及於古代皇朝,更控制了近百年的我們對自身歷史的看法。找回會考的記憶,課程對明武宗、明神宗的評價是甚麼?「n年不上朝,怠於政事,昏庸無能」,這些「道德評價」不正是當時文官的觀點嗎?我們不是受老師教導,而是像明神宗般受張居正教導。兩位君主的確不是甚麼黽勉勤政的傢伙,但是我們的教育也不應是滿足於用當時官僚的眼光去看事情吧。再者,假如朝廷如一間公司,甲部門為文官,他們欲以甚麼勤政等原則要求乙部門out of order的皇帝復工,天經地義,但是現在我們以局外人身分了解這間公司的問題時居然用甲部門的原則和視角去研究,並以此為問題之全部,根本是不合理的。這種視角能夠解決的問題是很少的,例如唸書時侯,我心中已問幾十年唔上朝,個國家又運作到概?作者給出了一個用道德評價不能給予的合理解釋。一個以數百年前的「文官意志」觀察事物的學科,怎會被人認同呢?

......



g~, 萬曆十五年:

和其他歷史書不同,「萬曆」一書沒有其他學術著作那種大條道理的嚴謹分析;「萬曆」一書亦不像其他通俗簡介式讀物,希望為某個時期的歷史提供一個大約的圖像。相反,「萬曆」一書以明朝「萬曆十五」年為主軸,試圖以剖析這年間左右的政治人物更替,試圖指出中國這古老帝國在制度上的問題。
  
  不懂亦不想討論歷史。只是希望指出書中的一個重點﹕制度的制約。
  
  在「萬曆」中,黃先生提出,由於明朝的政治制度為中央集權,所以中央指令難以下達於地方;亦由於明朝政治中重文臣輕武人,所以文臣(作為一個集團)對政府以至王帝有強大的制約作用。
  
  在黃先生的論述下,我們了解到所有明朝政府的施政均靠文臣以落實;文臣不團結,又或是對政策不滿,文臣集團就可利用各式各樣的方法來阻礙施政的效度。又因為文臣集團以自身利益為目標;所以所有觸動到此利益的改革均難以施展。
  
  在「萬曆」中,黃先生的聰明在於,他一方面讓讀者看到 首輔(類似宰相的職位) 張居正施以強人統治,希望以圖改革,另一方面,我們亦可看到張居正的繼任人 申時行施以懷柔政策,希望團結文臣,改善施政效度----透過兩種不同風格的改革手段(及展現其如何失敗),黃先生讓我們了解到改革的困難,讓我們看到文臣集團的力量。同時,黃先生亦讓我們看到制度(作為一種制約)如何限制及強迫我們制定策略,開展行動。
  
  在書中,黃先生雖然只約略於後記中提及其書的「現代意義」。不過,中國政治現在仍然是中央集權模式,而所有團體 (香港政府就是一例)或多或少均需倚賴其自身的利益集團運作。因此,我們不難了解「萬曆」一書的意義;我們更不難了解為何林煥光先生為何特別推薦這部歷史書。
  
  *************

  和其他網上書評不同,我沒有著眼於所謂的大歷史。因為,在讀 黃先生的書時,我看到的是 經濟學上的制度學派,與及張五常就中國政治經濟改革的評論。
  
  在制度學派裡頭,其中一個大課題是「官僚的自利行為如何影響政策」;在中國的政治研究中(無論是 政治制度學派或是張五常的經濟學制度學派),中國政治制度如何影響往後的制度改革更是一個最重要的課題。
  
  在這批理論中,有關改革的討論重點在於 如何以官僚/共產黨的利益引誘其進行自身改革 (在新左派裡頭,則再加上 如何確保改善不會影響社會及政治穩定,亦即要保障改革進程不受政治及社會因素影響)。
  
  不想探討這批理論。想講的,只是許多學問,到頭來其實有其共同根源有其邏輯。

11 Comments:

:: Anonymous Anonym (03.05.08, 12:37   ) sagt...

唏,個篇咩制度野寫得唔好架喎。事關,打「真正既中文」的話,打得慢,要諗「修辭技巧」(!!),好多想講既野都冇打出黎。

反而,你QUOTE存在寫虛無個度既第二段,其實我就好鐘意。衣個,亦都係我話我衣世都寫唔出既野。

~g



:: Blogger 七十樓危危下望 (03.05.08, 13:42   ) sagt...

係咪想兇屋不見人,但聞人語聲!
做咩唔聽電話!



:: Blogger sf (05.05.08, 14:28   ) sagt...

g~,

係呀, 你個篇係寫得唔係幾好架, 唔係修辭問題, 而係沒有把論點展開. 咁你快D將想講的野打埋出來啦.

樂遊的第二段寫了幾樣東西:
(1)皇帝只是整個制度的一個配件;
(2)今時今日的歷史課程, 仍不脫明代官僚的的視角, 荒謬;
(3)了解問題時只用主事部門的視角去看事物, 並以此為問題之全部, 不合理.

你好鐘意的係邊樣?



:: Blogger sf (05.05.08, 14:36   ) sagt...

七十樓, 事關你雖然是眾所矚目的焦點, 也不是人人都奉旨坐定定等你電話囉.



:: Anonymous samsara (05.05.08, 14:45   ) sagt...

先生:我見咁多人講,所以都終於攞返依本買左好耐勁多塵既萬曆來睇,睇左一半。

又幾好睇喎,估唔到佢咁鬼gossip,連皇帝著乜衫最愛是誰由細到大既心路歷程都講晒,好睇過章回小說。

我依d商業社會大既人最大既疑惑,係一個只以禮(黃仁宇書中唔知點解用左「道德」依德term,英文就話要就鬼佬姐,講禮咪仲易明同準確過什麼道德)來管治既朝代,點可能可以有成四百幾年。如果咁樣run一間公司,應該四個月便執笠。

班文人吹水就得姐,叫佢行軍治水整budget審案,佢地識鬼咩,百姓好彩遇到個唔係死讀書只識玩政治既官都可能有好日子,如果唔係,咪同D爛公司一樣,有低能老闆就只會苦了下屬囉。

而且,以我有限得很,只有中三程度既中史知識,重文輕武係宋朝已經開始了喎,絻唔係明朝首創,唔知黃先生有冇在其他書入面有解釋比較呢?



:: Blogger Eric Spanner (05.05.08, 18:38   ) sagt...

samsara: 搵《赫遜河旁談中國歷史》睇啦,由戰國到元末都輕輕掃一下。



:: Blogger 七十樓危危下望 (05.05.08, 21:17   ) sagt...

先生(個生字好高音):
我致電的是先生閣下的~行~動~電話耶

駁咀丫駁咀丫



:: Anonymous samsara (06.05.08, 17:24   ) sagt...

多謝Eric哥哥:我睇到戚繼光添,真係眼火爆。邊有人低能到由到由d村民自己做火器嫁,仲要在軍人手上爆炸,仲要軍人無糧餉,搞到幾十個日本人都可以殺幾千人,真係無能得緊要!

先生,你依度真係多文人雅士姐。



:: Blogger sf (17.05.08, 22:45   ) sagt...

《赫遜河旁談中國歷史》所講的, 一言以蔽之, 中國的問題就是沒有切實的會計和統計制度. 因此中央政府無法做有效的統籌和調度, 以應付問題. 這也許大約屬於歌德所講的國力問題.

不過, 這跟下面的說法差不多: "戰爭是科技(包括制度)進步的主要動力, 中國的問題正是並非長期處於小國林立的競爭狀態中".

BTW, 百姓所繳交的火器是"稅"來的. 如果嚴格檢查規格.....

於是你會問, 為甚麼不成立專做火器的兵工廠? 換句話說, 為甚麼不成立一個龐大的專責衙門, 由政府大規模生產?



:: Blogger Samsara (18.05.08, 20:22   ) sagt...

先生:係呀,我當然立時要問,點解唔只收稅錢,然後攞住d錢集中在兵工廠做火器呢?

《赫遜河旁談中國歷史》剛剛睇完,正如先生所說,黃先生全書都用佢既大歷史角度來解釋,點解中國唔可以早d自己實行資本主義?

黃先生既睇法係,中國一直都不能以數字來管理。

依個講法,小妹覺得真係有d似是而非...乜,羅馬、拜占庭、古印度依d古代文明國家有一個係可以用數字管理嫁咩?而且中國既人口,係起碼都講緊幾千萬既,在古代,已經係龐然大物,我個問題係 ,究竟古代既中國係點樣管理?

只係一個「中央集權」來慨括以前既制度係唔夠既,咁點解釋何以宋 朝可以成為中國有史以來最有錢既帝國呀?又點解釋明朝明明戰亂少 過宋好多但係窮得咁緊要呀?

黃先生將秦漢劃為第一帝國,唐宋為第二帝國,明清為第三帝國,佢 覺得第二帝國係外向型,宋甚至係與鄰國帶競爭性,而明朝就內向. ..睇來睇去都見唔到宋朝除左向外國割地賠錢之外有有外向行為, 亦都解釋唔到點解宋朝可以有錢到就算南宋未國,都可以有清明上河 圖既繁華?

嗯,黃先生既大歷史觀,仲有持各史學家仔細硏究,特別係,我地真 係好需要一部詳細既中國經濟史...定係,已經有d咁樣既書出左?



:: Blogger sf (24.05.08, 14:35   ) sagt...

沈三畫,

> 究竟古代既中國係點樣管理?
分判, 包工

> 又點解釋明朝窮得咁緊要呀?
明朝社會繁華, 半點不窮, 窮的是政府. 中央沒有統籌財政的權力, 窮得沒能力應付「重大事件」.

> 詳細既中國經濟史
我也不知道----我知好少架咋.
待高人提點.



coComment


:: Kommentar veröffentlichen
 (留言請留名, 謝!)


Links to this post:

:: Link erstellen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