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 comments | archives | links | create | song
(reminder: all quotes here are fiddled, probably.)

族 (碎碎念)


一個人在途上 這個泊真是很好看, 很耐讀. 她引發讀者不少嚴肅的思考, 卻不是重甸甸壓得人喘不過氣那種. 最近讀到她兩篇, 談的是所謂民族身份. 正如她自已說, 在香港從來沒有問別人甚麼族的習慣, 我就想她為甚麼對人家突如其來的問題, 能夠有「上班一族」如此福至心靈的答案, 彷彿人家對王爾德的評語, 話都像昨晚想好一樣.

我想她之所以能答得上來, 的確是早想過的. 我並不是指她從前遇過甚麼人問過她甚麼族, 而是指國家,民族,身份這類問題, 她碰到過, 思考過. 為甚麼會碰到過? 要非廁身歷史洪流中體會過, 就大扺別人跟她談起過. 思考, 往往是由於與不同的人交往而來的.

我在說甚麼? 一塌胡塗, 我也不知道自己在說甚麼.

0 Comments:

coComment


:: Kommentar veröffentlichen
 (留言請留名, 謝!)


Links to this post:

:: Link erstellen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