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 comments | archives | links | create | song
(reminder: all quotes here are fiddled, probably.)

歲在癸已, 莊敬自強


陳雲是否不斷在乘機借題發揮, 到處扇風點火? 顯然是.

問題在, 當前過於武斷還是坐待米已成炊, 何者的後果嚴重些?



陳雲:香港的生存空間之戰——香港人如何面對中共借助自由行的人海戰術

戰場上的香港新年。

歲末,講一下情懷,解釋一下,我為什麼這樣冷酷看待大陸蝗蟲侵略香港。面對中共,你們不是我,不會有這個警惕。

* *

從南北韓戰爭講起吧。我父親是五十年代從馬來西亞返回中國服務的優秀愛國青年,起先得到國家幹部的優惠身份,後來遭受反右鬥爭而逃難來香港。童年家中,父親接待不少南逃到香港的老同學、老同志。其中一些參與韓戰的,講出一番令我至今仍記得的話。

五十年代,中共被逼參加韓戰,蘇聯的斯大林答應的空軍掩護沒有兌現,中國士兵被逼用陸軍抵擋美國的空軍、陸軍的聯合戰鬥,這本來是一場必敗的戰爭。然而,中共卻戰勝了,保住北韓。

父親的老同志說,當年他開赴朝鮮戰場,飢寒交迫,一群中國兵身穿單衣,手拿步槍,向美軍的重型機槍陣衝鋒。一排中國兵向前衝鋒,美軍一排機槍掃來,倒下一排中國兵,中國兵好像潮水一般的陣亡,然而,後方源源不斷補充中國兵。

輪到我爸爸的老同志上場,他心想,這次必定要死了。然而,美軍忽然停火,撤退了,令他呆住了。

(註:本文用「中國兵」一詞,不用「共軍」一詞,是由於當年開赴朝鮮戰場的中國青年,大部分是農村的募兵,並無受到思想赤化。)

* * *

很久之後,他才知道,面對毛澤東的人海戰術,美國主帥麥克阿瑟將軍很痛心,這是一場不人道的戰爭,是刑場槍決,而不是戰爭。

後來美國總統下令撤兵,中共慘勝。這是中共至今對外唯一的戰勝。靠的不是戰備,而是心理戰。毛澤東知道美國人有戰爭原則和道德底線,也心軟,於是用中國兵送死,令美國停火。

目前香港面對的中國殖民戰爭,中共也在香港前線送上命運悲慘的雙非人、可憐兮兮的自由行走私客,我們香港人心軟,不能看見中共爭奪香港主戰場的真面目,不能奮起抵抗,就會慘敗。中共會用農村包圍城市的方法,先攻陷邊境區域和東鐵沿線,從上水到旺角,攻陷香港低下層的生存空間,往後,就是進駐中環,奪取本土資本家的空間,全面接管香港。

這是二〇〇三年七月一日香港人五十萬人遊行抗共、展示港人對中共離心之後,中共定下的對港政策。中共會炒熱租金、炒高地價,先擠走那些跨國資本無法滲透的香港中小企業、小店(這些是不上市的企業),往後就用中共濫發人民幣的金融力量,加上政治勢力和情報手段,全面奪取香港資本家的上市公司股份(這其實已經在進行了)。

至於那些建築跨境基建(高鐵)、補貼中共在香港的國企收益的事情,將會陸續有來,奪取香港政府的公帑。雙非人霸佔香港公屋、學額和福利,這是小菜一碟。中共的留學生和歸國人員,滲透香港的高階中產職位、專業公會和學生會,全面在香港借殼上市。

中共危機深重,目前用的是「中國問題、境外解決」的方法,輸出資本和人民到境外,緩和內部矛盾,香港是中共重點排洪的地區。換句話說,如果我們頂住蝗蟲,遣返蝗蟲,世界也因為警惕中共而排斥中共國民,這些暴民、刁民困在中國,就會如洪水一樣,在境內決堤,將中共搞垮。

故此,香港的本土族群鬥爭,恰恰是與反共大業連接一起的。這也是香港的共匪、評論人,千方百計要阻止香港人驅蝗的根本原因。

* * *

對於那些聲援大陸蝗蟲的香港社運界(左膠)和評論人,那些叫香港人援助弱勢大陸同胞、不要歧視大陸同胞、要香港人靈魂強健、要香港人用香港文化價值來感化大陸同胞的老好人、偽君子,我老實警惕他們,他們在做中共心理戰的幫兇。不論他們自覺還是不自覺,他們都是香港生存空間鬥爭的賣港賊。

將來,不論香港人戰勝了還是戰敗了,香港人會記住,在這場生存空間爭奪戰之中,誰出賣了香港人。

我們香港人在戰備上、在文明上,遠遠高於大陸蝗蟲,我們的法律、我們的族群團結、我們的國際聲援,本來可以輕易對付中共的人海戰術的。然而,我們全盤繳械,半點戰鬥能力都展現不出來。

我判斷,不出三兩年,如果我們不能決志,不能勇武鬥爭,不能認識清楚中共帝國殖民侵略的真面目,香港必會淪亡。香港人將被逼讓出生活空間、職業、生計,徹底戰敗,一無所有。

* * *

祝大家新春大吉,香港平安。



0 Comments:

coComment


:: Kommentar veröffentlichen
 (留言請留名, 謝!)


Links to this post:

:: Link erstellen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