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 comments | archives | links | create | song
(reminder: all quotes here are fiddled, probably.)

阿麗思


Tenniel's Alice
John Tenniel's illustration for "A Mad Tea-Party", 1865. Wikipedia

收拾抽屜, 重翻趙元任譯《阿麗思漫游奇境記》的影印本, 又是一本寶. (好讀有原書全文)

Lewis Carroll寫的 Alice in Wonderland (愛麗詩夢遊仙境), 我很喜歡這部書, 通篇天花亂墜, 遊戲文字. 完全無厘頭, 勁玩食字, 諧音雙關語此起彼落. 一個字---串.

不過中文譯本能譯出原著神韻者, 鳳毛麟角. 翻譯與宴會伴奏同是天底下最難的差事, 王爾德說宴會中當伴奏的琴師, 彈得好人家只顧說話, 彈得不好鴉雀無聲, 無人說話. 翻譯更加上道德的兩難, 譯得不好謀殺了原著, 譯得好, 是謀殺了自己, 因為讀者受了吸引, 都趕著跳去看原著了 (錢鍾書語).

Alice in Wonderland 這部書的譯本, 大手筆要數趙元任1920年代的譯本, 偶然在中大圖書館封了塵的角落找到一本, 1950年北京商務的版本. 別看它灰頭灰臉, 殘殘舊舊. 一讀之下, 愛不惜手. (怕只怕它不知何日會爛成紙屑, 從此失傳.) 單單起頭一句, 就不是坊間後來的譯本比得上. 讀來全無譯文味道, 乍看之下, 還以為原書本來就是用中文寫的.

阿麗思陪她姊姊閑坐在河邊上沒有事做,坐得好不耐顃。她有時候偷偷地瞧她姊姊看的是甚麼書,可是書裡又沒有畫兒,又沒有說話(對話),她就想道,「一本書裡又沒有畫兒,又沒有說話,那樣書要它幹甚麼呢?」

所以她就無精打彩地自己在心裡盤算--(她亦不過勉強地醒著,因為這熱天熱得她昏昏地要睡)--到底還是做一枝野菊花圈兒好呢?還是為著這種頑意兒,不值得站起來去找花的麻煩呢?她正在納悶的時候,忽然來了一雙淡紅眼睛的白兔子,在她旁邊跑過。

就是看見一雙淡紅眼睛的白兔子,本來亦不是件怎麼大了不得的事情;並且就是阿麗思聽見那兔子自言自語地說,「噯呀!啊噫呀!我一定要去晚了」她亦不覺得這算甚麼十二分出奇的事情(事後想起來她才覺得這是應當詫異的事,不過當時她覺得樣樣事情都像很平常似的;)但是等到那兔子當真在牠背心袋裡搯出一雙錶來,看了一看時候,連忙又往前走,阿麗思想道,「那不行!」登時就站了起來,因為阿麗思心裡忽然記得......

---趙元任譯《阿麗思漫游奇境記》: 第一章〈鑽進兔子洞〉


更妙的是他譯書裡的雙關語. 初讀時, 心中大惑, 這樣的相關語原文到底是怎樣的? 例如第二/三章裡說阿麗思給自己的眼淚浸得渾身濕透, 坐在一旁待乾, 老鼠自動請纓講故事, 說一會兒大家就會又暖又乾.


那老鼠高聲說道,「坐下來,你們大家都坐下聽我說話,我一會兒就能使得你們大家又乾又暖了。」
......
阿麗思道,「我聽你講得一點兒趣味都沒有,簡直像嚼蠟似的,」
那老鼠道,「那還不好嗎?臘點在外頭都能使得東西又乾又熱,你吃在嘴裏還不乾起來熱起來嗎?」


老鼠給阿麗思批評了, 很不高興, 牠可 `不是省油的燈' (台灣老婆口頭禪. 這個說法, 我是從她那裡學來的), 因此一句頂回去----查此書實兒童不宜, 小孩子讀後必定學會駁咀駁舌.

我忍不住好奇心, 要看如此種種雙關語, 英文到底怎可能寫得出來, 結果就給勾引去看了原著了.

延伸:
* 賴慈芸, 讓人驚豔的舊譯本
* 陳原, 我所景仰的趙元任先生
* 賴慈芸, 論童書翻譯與非文學翻譯相左之原則──以趙元任《阿麗思漫遊奇境記》為例, 兒童文學學刊第四期
* ㄚ亮, 談 Alice's Adventures in Wonderland 的中文譯本問題


* wikipedia: Alice's Adventures in Wonderland

下文

1 Comments:

:: Blogger 七十樓危危下望 (18.02.07, 23:40   ) sagt...

Dieser Kommentar wurde vom Autor entfernt.



coComment


:: Kommentar veröffentlichen
 (留言請留名, 謝!)


Links to this post:

:: Link erstellen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