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 comments | archives | links | create | song
(reminder: all quotes here are fiddled, probably.)

What Is an Arminian? (翻譯練習)


John Wesley: The Question, "What Is an Arminian?" Answered by a Lover of Free Grace

一個珍惜白白恩典的人對何謂亞派份子的答覆
約翰衛斯理

原文
1. 稱一個人是亞派份子 (Arminian),在許多人耳中就等於指那個人是頭瘋狗。他們一聽到有人喊「亞派份子呀!」,就馬上慌張起來,以全速盡全力逃開,頭也不回--除非他們要回頭向這頭又可怕又可惡的瘋狗擲之以石。

2. 字眼越莫名其妙,對有心人就越正中下懷。因為人家給扣上這麼一頂帽子,實在不知如何回答是好:不知所指為何物,就無從舉出答辯理由,或者證明實無其事以洗脫罪名。須知道要改變人深存的成見,難極了,尤其是一知半解的人,這些人籠籠統統地知道的,頂多是Arminians要不是十惡不赦,也一定是大奸大惡。

3. 因此釐清這個含糊字眼的意義,人人都受用:那些隨隨便便扣人帽子的人,再不必說些連自己也不知所云的話;道聽途說的人,再不必給那些「連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在說甚麼」的人播弄;至於遭人扣了這頂帽子的,也可以曉得怎樣替自己答辯。

4. 首先須留意,不少人把 Arminian 與 Arian 混淆了。其實兩者根本風馬牛不相及,Arminian 和 Arian 半點關係也沒有。Arian 否認基督有神性,更不消說否認基督是至高而永恆的上帝;因為他們認為既然至高而永恆的上帝只有一尊,除非我們說成有兩個神,一個大神一個小神,否則怎說得通。說回 Arminian,請注意對基督的神性,從來沒有人比許多所謂 Arminian 中人相信得更堅定,斷言得更徹底。的確如此,迄今依然。因此 Arminian 無論所指為何物,跟 Arian 完全是兩碼子事。

5. Arminian 這個稱呼源於一個人--JAMES HARMENS,用拉丁文寫出來就是 Jacobes Arminius。他原是阿姆斯特丹的牧師,後來當上了 Leyden 大學的神學教授。起初在日內瓦受教育,到1591年漸漸懷疑自己一向接受的道理。他越來越信服原來所學的說法是錯誤的,所以到他當上教授以後,就公開教導人他以為然的真理,直到1609年溘然長逝。可是不到幾年光景,以奧蘭治親王為首的一幫狂熱份子,就憤然緝拿所有持所謂「這位教授個人見解」的人,而且在著名的多特會議上把他們嚴厲定罪。(這個大會,論人數論學問,固然比不上當年天主教的特倫多大公會議--或稱主教會議,但論偏頗之充斥則可謂不相伯仲。)受審的人,有的判死刑,有的遭放逐,有的終身監禁,全部革職,永不敘用,無論在教會還是在政府。

6. 這批人就是所謂的 Arminians,對手指控他們的罪狀有五: (1)不承認人有原罪。(2)不承認因信稱義的道理。(3)不承認徹底預定論。(4)不承認上帝所賜的恩典是不可拒的。(5)斷定信徒可能從恩典中失落。

7. 對於第一第二項指控,他們申辯說並無其事。事實上這兩項指控完全是無中生有。說到堅信原罪和因信稱義的道理,恐怕古往今來除了伽爾文以外,沒有人比他們表白得更強烈,更明確,更肯定。因此這兩項指控完全不成立:這兩點控辯雙方都沒有異議。就是否相信這兩點來說,Mr. Wesley 和 Mr. Whitefield 沒有半點差別 [1]。

[1] Mr. Wesley指約翰衛斯理自己。Mr. Whitefield則指衛斯理的老朋友魏德飛,也是雲遊佈道家。他是長老會牧師,奉伽爾文之說。

8. 但是對於其餘三項,Calvinists(伽爾文派)和Arminians的確有無可否認的分別。他們的差別在於:前者相信徹底預定,後者相信的是有前題的預定。Calvinists認為:第一,上帝自亙古就鐵定要拯救的僅僅是這人那人,其他人無份;基督犧牲,為的僅僅是這些人,與其他人無關。Arminians則認為,上帝自亙古就鐵定touching all that have the written word,「信的人必然得救,不信的必被定罪」。為此,「基督為眾人死了,all that were dead in trespasses and sins」,那就是說,為每一個亞當的後裔,因為「在亞當裡眾人都死了」。

9. 第二,Calvinists認為上帝救贖的恩典是決不可拒的;沒有人能拒而不受,正如沒有人能拒而不受閃電擊中一樣。 Arminians則認為,上帝的恩典雖然有些時候的確是不可拒的,但是一般來說,人人都可以拒受恩典,即使拒受恩典要淪於永恆滅亡,即使他應該永遠得救這恩典是上帝的心意。

10. 第三,Calvinists認為在基督裡的真信徒決不可能從恩典中失落。Arminians則認為在基督裡的真信徒也可能「make shipwreck of faith and a good conscience」;他可以敗壞,不單foully而且是finally,以至永遠滅亡。

11. 事實上最後兩點,即恩典不可拒和一旦得救永不失落,是徹底預定的自然結果。因為如果上帝的確永遠地絕對地鐵定要拯救這人那人,那就必然推論出,他們不能拒受上帝的救恩(否則上帝就可能拯救不到他們),也必然推論出他們不可能最終從不可拒受的恩典中失落。因此實質上,那三道問題可以歸結成一道:預定是徹底的,還是有前提的? Arminians相信預定是有前提的;Calvinists相信預定是徹底的。

12. 拋開一切含混吧!拋開一切只能令人如墮五里霧中的字眼吧!讓坦白的人把話坦坦白白地說清楚,不要玩弄那些連自己都不明白的難明術語。一個人如果連半頁Arminius的文章也未看過,怎能知道Arminius所說的是甚麼?不要再向Arminians咆吼,直到自己知道這個字眼的意思;如果真的知道這個字眼的意思,自然會知道Arminians和Calvinists其實地位相當。如果Calvinists有權惱 Arminians,Arminians同樣有權惱Calvinists。 John Calvin是個虔誠而有學問有理智的人;James Harmens也是。許多Calvinists是虔誠而有學問有理智的人,許多Arminians也是。差別就只在Calvinists相信徹底預定,Arminians相信有前提的預定。

13. 多說一句:既然Calvinist這個代號跟稱人家的真名沒甚麼兩樣,難道每一個Arminian的傳道人沒有責任,第一,不在任何公開或私人場合拿Calvinist這個字眼來當壞話詆毀人嗎?這樣做,既合乎理性合乎禮數,更合乎基督教精神。第二、應盡一切力量阻止他的聽眾拿 Calvinist這個字眼來當壞話詆毀人,對他們闡明扣帽子的罪惡。反過來說,每一個Calvinist的傳道人難道沒有責任,第一,不在任何公開或私人場合拿Arminian這個字眼來當壞話詆毀人嗎?第二、應盡一切力量阻止他的聽眾用Arminian當壞話來詆毀人,對他們闡明扣帽子的罪惡。而且如果他們自己都慣於這樣做,就應該更認真更盡全力做好上面兩件事。也許最有效的方法就是以身作則吧!

From the Thomas Jackson edition of The Works of John Wesley, 1872.

--
一個封了塵的論爭. 卻可一窺約翰衛斯理的能言善道, 條理分明.

忽發奇想, 這麼長的一篇譯文, 你要是能讀完(而看到這句話), 不妨在此留個字以作紀念. 我也好奇地想點算一下, 多少人能夠有此能耐呢.

1 Comments:

:: Blogger Felix (27.06.05, 10:56   ) sagt...

Well, I can't claim that I understand everything in the article, it is quite interesting, and I did read it through.

While I can't say that the article did cover everything that Arminians believed in, but from what I have read, I think the Arminian idea of faith and how grace is handled is more in tune with the modern world, i.e. people had free will to decide whether something is good for herself, and had to bear the consequence of their decisions. And in my humble opinion, I think I like this version of God, which provide guidance to mortals and not forcing them into submission. I am not about to move from a physical world of submission (in whatever way: making ends meet, "working" for the real estate developer to pay off morgage, boss from hell, etc.) to a spiritual realm, where I cannot make my own choice because the choice has been made for you.

The last part is a rant, but thanks for listening anyway~



coComment


:: Kommentar veröffentlichen
 (留言請留名, 謝!)


Links to this post:

:: Link erstellen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