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 comments | archives | links | create | song
(reminder: all quotes here are fiddled, probably.)

字花


1/ 阿晨談起最近才讀到《字花》.

2/ 我這個人是個慢郎中, 事事也慢三拍. 也是早幾天才捧讀. 還要是同事借上借, 特意讓我一睹其風采. (感激). 一打開, 心情如沐春風, 彷彿浴在梁文道獻辭裡所謂早晨八九點鐘的太陽, 朝氣勃勃. 相相封面, 看看目錄, 翻翻內文, 編輯們那份心那份勁, 令人感動, 甚至有點激動 (我不知自己是否三分鐘熱度).

3/ 喜歡大眾發言那兩頁. 貼滿了相片, 你一言我一語地各抒對字花一名的意見, 熱鬧得很, 大有到群眾中去的氣氛. 可是編輯對字花其名的一番辯解, 卻太別扭了. 這群編者是甚麼人物, 以字花起名, 怎會不有意讓人聯想到昔日買字花的活動. 如其推說無關, 不如擺明車馬, 直說取名字花, 正要影射或使人聯想起昔日的字花----平民大眾的活動. 一來取文字裡開出花朵的意思, 跟文學雜誌相應; 二來又表明文學並不是殿堂式的活動, 一般人也可以, 也應該, 也能夠欣賞文學, 創作文學. 三來在香港辦文學雜誌根本就是非懷著義無反顧押下去博一舖之心不可的, 如此取名又暗地裡添一重自我解嘲的隱喻作用. 撥款當局的忠告之語, 固然教人氣結, 但一眾編者也不用糾枉過正/頂嘴拗頸成性吧.

4/ 字花的設計是足堪玩味的, 很有文學情懷. 美. 倍覺編者心思. 但翻起來總覺得有點雜. 也許今天雜誌就是應該予人雜的感覺, 也許因為香港人的人口味就是愛好雜, 而且雜誌雜誌, 顧名思義, 非雜不可. 雜, 正表現編者的時代觸覺.

設計有些地方不太替讀者設想, 好幾處墊在文字底下的圖畫太碎太花太深色, 上面的文字教人難讀. 有幾頁在書頁中間又攔腰加了一行虛線, 本意是讓畫面不致於太寡, 心思是有, 可惜線卻踩了字----按理設計排版者都是有經驗之人, 沒來由會如此失策, 有點奇怪.

5/ 字花末頁的地方, 影了兩本書的封底內頁借閱記錄. 最不忍看到圖書館職員把那寫了誰在某年某月借過的記錄單撕去. 那動作, 簡直就像切斷我們與過去的聯繫, 有種給割裂的難受.

4 Comments:

:: Blogger Birgit (27.05.06, 11:24   ) sagt...

3/ 倒覺得一本文學刊物如果沒有編委的執著和熱情,會遜色不少.另,初次接觸這名字,第一反應是”字字生花”,很有好感.當然,各”花”入各眼,何況評審會有其立埸和識責

4/同感.再比如說,粗略看了一遍,有了印象,想精讀某篇章,目錄的編排有點眼花瞭亂.或者習慣了會好一些.



:: Blogger sf (29.05.06, 13:20   ) sagt...

Birgit, 你見不見到我Mr Hyde般的詭異神色? 來來來, 讓我替你起個譯名, 叫----逼狹(gip)姨姨吧, 一於咁話, 講多謝啦.

言歸正傳, 評審會回話已經不多, 說的卻竟是這些"言不及義"的東西, 沒有半句關於文學提點. 你說白雲公主可愛女生等編者, 一腔"執著和熱情", 怎能不柳眉倒豎, 杏眼圓睜?

(講開又講, 你有沒有看江記飯氣劇場?)

字花那目錄嘛, 蠻熱鬧, 嘉年華會似的, 滿地都在表演, 真個目不暇給. 據說打破成規是別出心裁的, 是為避免排座次的氣氛.



:: Blogger Birgit (29.05.06, 22:58   ) sagt...

船山君既可自稱壞德先生,小女子又何妨做逼狹姨姨.多謝啦.

言不及義?唔緊要,禮失求諸野,寄望廣大讀者好了.

自字花網站開張,幾位編者的blog都有光顧.

又是排座次?語塞.

又:唔做雁,做隻雪泥留爪的飛鴻.



:: Blogger sf (30.05.06, 17:06   ) sagt...

逼狹姨姨真是半分不讓. 使我咬牙切齒, 頓手頓足, 大有.....相逄恨晚, 惺惺相惜之感.

所以話呢, 識德文既人真係唔係野少. :P



coComment


:: Kommentar veröffentlichen
 (留言請留名, 謝!)


Links to this post:

:: Link erstellen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