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 comments | archives | links | create | song
(reminder: all quotes here are fiddled, probably.)

「華人與狗不得內進」


石川禎浩 有關文章所引用的上海外灘公園「華人與狗不得入內」告示牌史料. 按時序重排.

第一眼讀到這篇文章, 就有衝動把裡面引的史料重排一次來看. 史料從1903到1927年. 前後20幾年, 還不到一代人.

注意那20幾年間的變化. 公園的禁例一直在放寬, 最少字眼不斷地變得客氣. 似乎到了20年代初, 雖然成文的規則沒有改, 公園遏抑的只是華人形像在公園出現. 再過三幾年, 似乎公園連這政策也放棄了, 只剩下外國人的排拒目光.

1903年還是光緒年, 27年已經是民國16年. 但我並不認為這些變化, 跟推翻清朝建立民國有關. 有沒有辛亥革命, 故事也是一樣變化.

這些引述中的各種言論, 以訛傳訛者有之, 打稻草人者有之, 口不對心者有之, 自以為偉大者有之. 各種古靈精怪的心態, 並列紛陳.

(事實記述或親身經歷的記述以黑體標明, 以資識別.)


# 1903年. 上海外灘公園規則:

* 第一條 腳踏車及犬不准入內。
(No dogs and bicycles are admitted.)
* 第五條 除西人傭僕外,華人一概不准入內。
(No Chinese are admitted, except servants in attendance upon foreigners.)


# 1903年7月20日. 《周作人日記》(癸卯):

在入口處,掛有大書「犬與華人不准入」的「金字牌」。


# 1913年. 上海外灘公園規則:


* 第一條 這些公園為外國人專用。
(These Gardens are reserved exclusively for the foreign community.)
* 第二條 狗與自行車不得入內。
(No dogs and bicycles are admitted.)


# 1917年. 上海外灘公園規則:


* 第一條 這些公園為外國人所用。
(These Gardens are reserved for the foreign community.)
* 第三條 服裝不體面者不得入內。
(No Persons are admitted unless respectably dressed.)
* 第四條 狗與自行車不得入內。
(No dogs and bicycles are admitted.)


# 1917年. 姚公鶴《上海閑話》:

【華人不得入公園內】租界中外人公共建築之所,每不准華人之闌入,喧賓奪主,無過於此。今之跑馬場及白大橋下之公園,其最著矣。…… 今門首高標英文於木牌,所云「狗與華人不准入內」是也。

惟此事並無國際強弱之關係,乃國民教育之關係。聞昔時外人並無此項禁令,歷見華人一入公共地方,折花驅鳥,躁踏地方,無所不為,於是跑馬場首以營業公司名義,禁止華人之涉足。…… 嗚呼!教育不普及,又曷怪公益心之薄弱耶!


# 1923年11月. 蔡和森〈被外國帝國主義宰制八十年的上海〉《嚮導》46(1923):352:

上海未開埠以前,一草一石,那一點不是華人的?但是既開埠以後,租界以內,最初是不准華人居住的,而「華人與犬不得入內」的標揭,至今還懸掛在外國公園的門上!…… 所以住在租界裡面的華人,簡直當不得一條洋狗!


# 1924年4月14日. 韓祖德〈上海租界公園開放問題〉《時事新報》:

聽說上面幾個公園,從前是公開過的,因為我們同胞的公共道德心太缺乏了,所以遭西洋人的厭惡,曾經有「華人與狗,不准入內」的牌示。…… 聽說外國人所持為唯一的拒絕我們華人享受公園的娛樂的理由,因為歐戰和平紀念開慶祝會的那天,花園的花都被人家摘盡了。…… 我不敢擔保不再發生我們華人的弱點,所以也不敢完全要求自由地開放公園。不過像現在的嚴格的取諦,我總不顯意自號為文明的友邦人久長維持下去。…… 我願上海的華私快教你們子女們去培養些公德心,不要叫他們貪了一些花草,便被自利和自私戰勝,連累全體的居民都得不到應有的權利。


# 1924年7月. 《楊闇公日記》(中共黨員, 楊尚昆兄長):

* (7月7日) 入夜往訪新民,偕同子于赴黃浦江〔公園〕。子于著常服,不能入公園內,心內憤甚!外人壓迫的痕跡,國人沒有見著嗎?

* (7月9日) 六時許與子于、新民等赴黃浦公園一遊(子于因欲入內,特改作洋服),瀏覽至九時許,改赴法國公園。此地較〔黃〕 浦江公園要好得多,耍至十一時許才歸,到滬來最快活的了。



# 1924年11月. 孫中山神戶演說 (《孫中山全集》卷11):

上海的黃浦灘和北四川路那兩個公園,我們中國人至今都是不能進去。從前在那些公園的門口,並掛一塊牌說,「狗同中國人不許入。」現在雖然是取消了那塊牌,還沒有取消那個禁例。


# 1926年. 後藤朝太郎《支那游記》:

那座公園雖說是不允許支那人進入的,其實並非不允像支那人者進入。因為是上海工部局所公認的公園,所以並非支那人的我,進入其間散步則理應無礙。…… 我因懷以支那服為常服的心情,故不怕別人是如何看我的。站在園內小徑交叉口的印度巡捕亦以不審之眼光掃視我的行蹤。雖然沒有貴婦人等把視線注入於我,但有些紳士、淑女用奇怪的眼光注現著我這個不懂公園規矩的支那人。…… 我自己因為有這身支那服竟能進公園散步的緣故,內心充滿了一種俠義心,甚至希望印度巡捕會衝著我來說一些什麼訓斥的話。但是他們半信半疑地盯著我,終於欲言又止,結果是什麼也沒說就算了。如果他們因為支那服而訓斥我的話,還想等待著同他們好好辯駁一番,不幸的是,這番辯駁終於沒有發生。




Source: 石川禎浩,〈華人與狗不得入內告示牌問題考〉,收於黃克武編《第三屆國際漢學會議論文集歷史組:思想政權與社會力量》(台北:中研院近史所,2002).

2 Comments:

:: Blogger laichungleung (31.05.06, 02:03   ) sagt...

Mr Mount Boat:
I read this post a couple of times and I want to ask you something:-

Based on my reading on this piece, can I conclusively say that there really didn't exist a sign that says "華人與狗不得入內." Although in essence, that had been the case.

Again, thank you.



:: Blogger sf (31.05.06, 03:26   ) sagt...

LCL, 從現有史料看來, 上海外灘公園的確沒有明目張膽地豎立這樣一塊告示牌. 只少1903年以後沒有.

至於說事實上有這麼回事, 恐怕也有不容易說得公道, 歧視當然有, 但1903年你也可以說華人與單車不得內進. 到1924年抗議言論最高漲的時候, 體面的華人卻事實上是可以進入公園的, 而且以遊過公園為榮.

相比於民族歧視, 階級歧視可能說得更了當.



coComment


:: Kommentar veröffentlichen
 (留言請留名, 謝!)


Links to this post:

:: Link erstellen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