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 comments | archives | links | create | song
(reminder: all quotes here are fiddled, probably.)

六月無邊吹水會後記


(expanded 2006.6.26)



轉眼一週年。第一次的無邊吹水會,在2005年6月舉行。在過去十一次的月會裡,我們從每月的專題開始,變成真正無邊無際;也有一些朋友因吹水會認識,在月會外自行相聚,享受更多更歡愉的時光。

一年過去,沒能忘記無邊的生辰。今年6月24日,無邊正式生日的前一天,也就是這個月的最後一個星期六,讓我們如常舉行月會,賀不賀生辰也沒所謂。

地點:九龍旺角新填地街Cafe La Jolly
日期:2006年6月24日(星期六)
時間:1500


0. 懇切呼籲無邊吹水會恢復為公開活動, 讓任何有興趣朋友一齊到來.

0.1 也懇切呼籲肥力恢復在其泊寫簡短官方記錄的習慣.


1. 要謝謝肥力. 真是對不起肥力, 沒有通知他我遲些才能到. 可是如果我今早打了電話給他, 很可能我會說不能來, 因為實在有事未做完. 全靠他熱心, 才撐得起每次無邊吹水會. 今天他可沮喪, 因他一人獨等了一個小時, 才有人到.

1.1 妙就妙在, 我其實沒有肥力的電話, 只有公爵大人的電話. 原來公爵大人卻正在世界某地巡幸中, 未曾返港. (事實上我有打過電話給公爵大人的.)

2. 吹水會後吃飯, 跟樂兒多談了幾句, 原來如今香港還有人讀古典學出身, 唧唧稱奇. 也認識了華利般柔光嫩綠的珍妮小姐.

2.1 為何稱珍妮小姐華利般柔光嫩綠? 看看珍妮小姐的生活記憶存檔 和 華利的柔光優影, 草色入簾青的那片嫩綠, 自會曉得. 所以麻, 我從前以為(到今天還思疑)華利是女生, 絕對有道理.

2.2 說起華利, 這個小子倒逗人喜歡, 總是一臉認真地問一些認真問題, 引發一番思考. 還有他的印尼華僑之後的身份, 讓我們吃了一頓不錯的印尼菜. 此館在循道中學與九龍公園之間的彌敦道泰林招牌轉角.

3. 傳說中的K鐸, 可惜沒有見到.

4. 吹水會談了好一會的問題: 倉海君提到宇宙有限而無邊, 宏觀微觀理論, 易卜. 華利提到特立獨行. 樂兒珍妮cherry說起非人性化的待客對答.

4.1 宇宙有限而無邊: 時間無限, 我們常想如鐵路長軌, 從無窮遠伸延到無窮遠. 有限有邊, 即如長軌截取一段. 有限無邊如何? 是否如長軌截取一段後把頭尾接在一起成為圓形? 不是. 霍金科大講辭 (points 22-26)有相當淺白的解說.

4.2 宏觀微觀理論: (1) 個體總體: 研究總體現象理論上有三種進路, 一, 把每個個別粒子的運動和相互作用也寫清楚, 然後 "結合" 起來計算出總體現象. 二, 不從每個粒子著手, 而是把粒子的情況視為某種形式的分佈, 然後利用統計方法計算出總體現象. 三, 根本不管總體是粒子的集合, 直接研究總體現象的規則, 從而得出結果. (2) 不同尺度/規模: correspondence principle. 只適用於特定尺度(scale)的規則, 可以視為基礎理論簡化後的近似結果.

4.3 易卜: 倉海君說, 公理系統中從公理推出定理, 每一步的推導都有依據----邏輯規則. 易卜過程則推導規則也不完全明確, 需要會心. 還是他說的是, 易卜的公理是明確的, 推導規則也明確, 問題在理論中需要許多ad hoc的系統參數, 而要知道那些參數, 要靠異禀.

4.4 特立獨行: 特立獨行的人不為人所接受, 仍擇善固執, 堅持信念. 不過, 之所以不為人所接受, 除了因為所堅持的一套不為人明白外, 也由於待人接物的態度.

4.5 非人性化對答: 由於管理主義. 以為事無大小都可由透過掌握系統的運作規則和鉅細無遺的實際資料, 從而製定實際操作時的標準規範, 讓上層直接調控系統.

5. cherry介紹了本黃國彬譯的神曲, 倉海君講了張默生陳默生所寫異行傳裡的一些人物.

5.1 cherry還說, 喜歡浮士德的, 要去聽聽 Mahler - Symphony No. 8 (Decca Legends CD). 這位小姑娘念音樂的, 我對他的提點當然不敢怠慢. 特別記下.

6. 吃飯時電視正播出警訊. 節目中有個年輕人憑當場揭發在麵包店偷了個包的男人而得了好市民獎, 樂兒尤不以為然.

7. 回家途中, 倉海君介紹了自學拉丁文入門書 teach yourself latin; 詩經入門可讀陳子鶱(?)的詩經箋注(?), 楚辭入門可讀聞一多.

8. 回心想自己說話太多, 以後要多多多問, 多多多聽才行.

10 Comments:

:: Blogger Eric 'Spanner' (26.06.06, 00:05   ) sagt...

上月才厲害,空等。今回不過是十五分鐘。



:: Blogger 倉海君 (26.06.06, 01:28   ) sagt...

聽你談霍金和系統管理,實在得益匪淺。我最初還以為霍金講的「時間有限無邊」,即宇宙會不斷經歷成住壞空而永劫輪迴,經你指點,才知自己是盲人摸象,見笑了。但太初那種「夸克膠子等離子體」,我多年來都妙想天開地把它跟The Secret Book of John的「光明之水」(luminous water)和郭店楚簡的《太一生水》聯繫起來,認為古代神秘主義者對宇宙的描述,未始不可以和現代科學家有共通之處──當然,兩者的分歧是不言而喻的,但他們對比喻的一致口味卻着實令我想入非非。

宏觀微觀理論,其實倒不是我真的想說的,那不過是一個起點──只是你把這起點分析得太乾淨俐落,令我無以為繼。因為你們提及人的「機械化」,我便想起Mary Midgley 對科學主義、unity of science和 reductionism的批評:她在The Myths We Live By一書中,指出現代人對十七世紀以來的machine imagery日用而不覺,而atomising更成為我們普通人──她不是針對科學家──最自然的思考模式,使我們以為一切社會、心理等問題,都可依據物理學的研究方法得到解決。我認為現代人對科學方法的過度信仰和自然科學跨文化的sweepingness,也許可以解釋各種「非人性化」現象。本以為物理學家只關心原子電子,但你既清楚地否定了這點,那個atomising便彷彿沒有着落,我也只好就此打住。但你提出的觀點,對我這個科學盲來說實在太寶貴了,我非常樂於聆聽。

至於另外一些話題,我想簡單補充幾點:
1.《異行傳》作者是張默生,不是陳默生。
2. 詩經入門,可讀陳子展的《詩經直解》和《詩三百解題》;聞一多的《神話與詩》不算入門書籍,但相信可以提高一般人對詩經的興趣。詩經要讀得出趣味,要花很長時間,它最大的趣味其實就在它無邊無際的歧義,連國學大師皮錫瑞也說詩較他經難解,廖平更把它稱為「天學」,亦未嘗沒道理。
3. 楚辭「入門」(?),可讀聞一多《離騷解詁》、《天問疏證》和姜亮夫《屈原賦校註》。
4. 關於宋儒破讀的問題,我今天草草翻過《四書集注》和《經典釋文》,發現宋儒別出心裁地破讀的例子不多,大概就只有你提及的「治(持)國」可入他們的帳,其餘數不清的破讀──如「知者樂水」的「樂」讀成五教反──都見於專收六朝舊音的《經典釋文》,所以要罵宋儒好破讀,似乎沒什麼道理。我根據《顏氏家訓.音辭》所言,估計六朝音大概就是洛陽、金陵一帶學士文人的雅音,但詳情已不得而知了。關於正音問題,可參考趙元任《語言問題》的第八講,那兒有扼要而清晰的討論──看完後你會知道現在什麼博士的正音運動是何等幼稚無聊。



:: Blogger K. (26.06.06, 01:45   ) sagt...

船山先生,跟你緣慳一面,看你們的話題著實有趣,好生後悔。對不起肥力的人應是我吧,竟然睡過了頭。既要連夜追看一個皮球,又要趕稿,精神難免恍惚。



:: Blogger 樂兒angeL (26.06.06, 03:57   ) sagt...

船山先生︰

看你這篇像施了魔法會延長的文章,實在是愈讀愈高興。(多此一問︰看你一併把我的名字改了,倒想知道是忽然發現還是誰告訴你的?)

見你和倉海君寫了這多,忍不住也來插幾句口。嘻~

有關特立獨行,沒有聽到你們談的(!!!)。我想,這些人在擇善固執於思想、信念之餘,也一併選擇了自己的處世態度。這些人對於自己的「不為他人所接受」應該是conscious的。也有些用了「不為他人所接受」這一特點,來突出自己吧?

有關那好市民獎。有時候我是偏激的。這樣的獎項,到底為這「好」字下了一個甚麼定義?執於對錯而沒有同情心是好?妄顧自身安全而逞英雄是好?我猶自在想這些問題,卻得不出答案。(高人們請指教。)當然那得獎男孩或司機的行為並沒有「錯」,只是我質疑這個獎項的設立、這個電視節目內片斷式案件重演的報導,到底對我們這社會有著怎樣的「好」或「不好」影響?

另,船山先生如對拉丁文真有興趣,也不妨看看這文法書的網上版。http://www.perseus.tufts.edu/cgi-bin/ptext?doc=Perseus%3Atext%3A1999.04.0001;query=toc;layout=;loc=1.24
(我自己沒有用過這書,只是在網上隨便翻看過一兩頁,還算是簡明清楚嘛!)



:: Blogger Eric 'Spanner' (26.06.06, 13:34   ) sagt...

再說一點。

其實早前有朋友希望無邊成為一個by invitation的聚會;原因記不清楚,好像是人數過多,背景易龐雜等。詳情請那個建議的朋友自行解釋。

另,日月君必有詳記。我不打算繼續。

日月君今月的詳記:
http://standbyp.blogspot.com/2006/06/20066.html



:: Blogger 倉海君 (27.06.06, 11:06   ) sagt...

樂兒: 判斷對錯很難,至少,我們該有更詳盡的背景資料,才能理性地展開討論。但節目的剪裁確有問題,你的憂慮也並非偏激。

肥力:其實我也主張公開的,因為熟朋友自己私下約就是了,不必煞有介事每月一叙--實際上大家早已經常見面了。以前只是怕人太多,現在既有流失,你確實可考慮最初的做法。而聚會地點,最好也不要在私人地方(如公爵的宮廷),那便不怕人雜了。



:: Blogger Duke of Aberdeen (27.06.06, 12:39   ) sagt...

船山先生,難得你自投羅網,你知我總是希望把你拉進來,跟你「吹水」總是獲益不淺的。

你致電來時我在日本,沒有漫遊也沒有3G,不好意思。

把公開園地改成秘密花園,的確是我向肥力提出的壞主意,主要是好一段時間大家都愛在我家聚頭,而壓根兒其實個很怕與陌生人作深度交談的人,主要是我不學無術,而我們招來的剛好都是各有所長的厲害人物,然後又怕對大家招呼不周。你記得嗎?高峰期有十七八個人屈在的我那小得不能再小的窩居,實在很不好意思。

不在網上公開招人,其實也不是就此封閉了,例如K.,她就是在網上跟我們聊得很投緣,大家就很自然地請她出來聚會了。其實現在你們談得高興的,有的是朋友推介加入,有的則早已在網上結緣。例如早兩個月見孤草和Garrick,我也向肥力和華利說,很想見到他們,見面後又好像見到老朋友一樣。我是個保守的人,在網下與一些從未在文字上溝通過的人,然後還要請他們登堂入室,實在有點保留。當然喇,如果公開的聚會不在我家,我倒是沒有意見的。其實進了來的人都平等,我很怕甚麼搞手領袖的東西,所以那攤子往往靠肥力看顧,以後如何,你們都可以商議商議。

見你們談得愉快,就好。



:: Blogger Duke of Aberdeen (27.06.06, 16:18   ) sagt...

反正都提出來了,就借船山先生的地方再多說一點吧,你知我有舖把事情翻出來的癮,希望你們包涵。

我之前跟肥力也談過,說老實的,還有一個實際問題,就是有些朋友私下向我表示,人太雜談起話上來不易對口,有些朋友的行徑態度又比較古怪(這也可能與特立獨行的性格有關吧),他們寧願人少一點,談起話上來比較有意思。提出這個的有男有女,當中有好幾位是女士。比較率直的上海姑娘,甚至在網上網下都跟我罵過一次。我雖不願當領導,但卻老得像個主持人,話就向我這邊說過來,自己又老毛病的聽意見時總是重女輕男,而女生的concern我也實在不能不當一回事的。夾在中間,其實也頗難為的。

上回我參加電影節後的公開聚會也有不少新人,但卻沒有以往陌生人多的問題,我思疑這是因為大家都有個共同的主題/背景做引子,雜人/人雜的問題就沒有出現吧。

你們都是好人,我也跟肥力說過,能聚到這些可愛的人兒在一起,認識到你們,實在是很大的運氣。如果加入來的朋友都是船山先生以上提到般可愛和善良,我就一點都不太擔心。倉海君說得對,如果大家都會私下相約,又或者透過Google Group聯繫,我也看不出有必要限定每月一次聚會。你們都足智多謀,可替大家想個好法子,去除當中疑慮。



:: Blogger Eric 'Spanner' (28.06.06, 22:59   ) sagt...

今天下班想到:其實無邊月會可能漸漸演化成認識朋友的平台,大家來去自如,投緣的,認識到朋友的,可私下約聚,日後來不來也不打緊。覺得沈悶的話,再無下次也可。

一月一次,主要是方便新舊朋友記憶,倒真的沒甚麼必要,但可提醒大家或需聚聚,可提醒大家有這麼一個聚會。



:: Blogger sf (04.07.06, 01:13   ) sagt...

曾經跟公爵大人說過: "吹水會變了不公開有點可惜. 我也明白, 人來人往自出自入, 對台柱們來說是種負荷. 而且, 參與的人穩定起來, 熟稔起來, 熱身時間也短些, 說話也放些深入些 ------ 一眼針沒有兩頭利."

" 無邊就是自由; 吹水是輕鬆. 所謂有題而無邊, 可以就題材講,所談的範圍有沒有界限 (雖然一味 brain storming誠屬可怕). 然而無邊所意味的, 遠遠越過談話內容有沒有範圍的層次. 無邊, 可以看成一種四海之內皆兄弟也的廣濶胸襟. 無邊與吹水, 比較起來, 無邊所意味的, 於我更矚目一些. 所以無邊吹水會的點題文章在肥力泊裡讀到, 心情特別愉快. 大概是那種無邊的氣氛作怪吧."

大家有個共同的話題/背景, 談起來自然特別愉快. 特別是參加者都是落泊人(blogger), 彼此早就透過長期閱讀對方的泊而有所了解, 未曾會面已有惺惺相惜之感, 相敘固然更有意思.

其實我的意思不外是希望,每月敘會公開公告, 讓有興趣者都可以讀到每月的點題文章, 也許藉此能結交到更多奇人異士.

大概跟現實世界的一般學會一樣吧, 理想地講, 無邊吹水會可以是台柱敘會但觀迎加入, "公開活動" 但加入需要有 recommendation/by invitation. 我猜這也不失為可行的折衷方案.

無論如何, 還得有勞召集人繼續辛勞地主持定期敘會和物色人物.



coComment


:: Kommentar veröffentlichen
 (留言請留名, 謝!)


Links to this post:

:: Link erstellen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