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 comments | archives | links | create | song
(reminder: all quotes here are fiddled, probably.)

run lola run 丫拿 (囈語)


一念之間.

今早上班, 往背包裡扔進大飯盒, 信手塞了一本厚厚的部頭書, 匆匆忙忙出門.

在大廈門口的簷篷下遇上一個女人携小孩子上學. 那孩子還小, 幼稚園生, 加上天雨路滑, 走得很慢. 我這個人事事慢郎中, 唯獨走路急驚風, 心中忽生"惡"念, 有點嫌他倆走得慢, 想繞過他倆趕上班去. 縱身往他們左邊跨步一踏, 誰料腳下一滑 (天譴也), 整個人滑倒在地, 名副其實四腳朝天, 直卧於地, 原來墮地那一剎過得很慢, 就如電影裡的慢鏡頭, 伊利亞特裡英雄倒地的場面, 慢得你可以感受到自己身體著地. 腦海一片空白, 沒法子, 索性卧了數秒感受pang骨墮地的餘震, 傳到脊骨又傳到腦椎, 然後又沿著脊骨傳回pang骨. 那細細而低沉的振動之聲在整副骨骼裡迴盪, 彷彿交響樂演奏最後一下鼓聲的餘響----晃盪有時.

這一跤, 跌得我骨頭也鬆了, 人也沉實了, 靜聽身旁那女人如何給小孩子講解為甚麼 "here lies a man who 跌到攤攤腰". 起來後拄著傘子, 站了半分鐘才能恢復過來. 幸好背上的大書包今天夠厚夠份量, 當墊子卸了力, 還能走動, 只是手肋作痛. 回到公司, 掀開襯衣的長袖一看, 紅紅的血迹, 原來手肋擦損了一大片. 手指上的戒指也留下了痕迹.

6 Comments:

:: Blogger 倉海君 (13.09.06, 13:12   ) sagt...

我也試過仆街,幸好沒有擦傷。站起來的一刻,心中竟閃出這念頭:「咦,仆街原來幾提神架喎,爽呀!」



:: Blogger Birgit (13.09.06, 14:37   ) sagt...

這一跌倒生動得很-罪過罪過.



:: Blogger Fu Danli (13.09.06, 14:39   ) sagt...

Dieser Kommentar wurde vom Autor entfernt.



:: Anonymous ohlala (13.09.06, 16:41   ) sagt...

你盒飯還保得住麼?
在我身上發生的好幾次類似「意外」跟你一樣,那一剎那都好似慢鏡,慢得甚至令人覺得是有可能挽救的,但心裡面卻無能為力,好有悲劇意味……
後生仔你保重呀,雨天跌親吾係講玩,小心清晒瘀血至好.



:: Blogger MissLee (13.09.06, 18:45   ) sagt...

保重呀你...我諗到你會唔會好似何俊仁咁,肉體受到打擊的時候,立即想想,自己隻介指響邊到呢...



:: Blogger sf (14.09.06, 14:32   ) sagt...

多謝各位關心.

倉海君, 準仆的確抖擻精神, 怕的是真仆從此失神. 拿拿拿嚴正聲明呀下, 我這一款不叫仆街, 叫跣到訓直.

姨姨&富彈力: 苦中作樂. 501先生在浪漫之上, 我就只好詩意(?)囉. 現在pang骨位置瘀了一塊, 還隱隱作痛呢.

桐生, 還是你好, 關心到我盒飯去, 證明我們都是打工兒女, 最關心有沒有飯開. 我定過神來, 馬上打開背包看看如何, 心想那盒飯一定嘩啦嘩啦爆發至一袋都係. 誰知沒有, 完好無缺, 嗟夫, 盒飯不嘩啦嘩啦, 等於我的pang骨嘩啦嘩啦喇.

missy, 戒指還在. 銀的, 花了, 有點變形. 昨晚還在想會不會像外國新聞一樣, 跌完之後還好端端的, 第二天早上起不了來. 幸好, 今天還能有幸當落湯雞----想必是只震壞腦, 不幸中之大幸. 珍重珍重這是我新亞精神丫麻,我記得架勒: 千斤擔子, 只好交你來挑了.



coComment


:: Kommentar veröffentlichen
 (留言請留名, 謝!)


Links to this post:

:: Link erstellen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