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 comments | archives | links | create | song
(reminder: all quotes here are fiddled, probably.)

薄霧濃雲愁永晝


有位同事, 我給他起了個花名, 叫瑞獸 (吉祥獸).

爺爺麻麻葬在柴灣, 哥連臣角火葬場. 一幢幢七層大廈漫山錯落, 裡面堵堵牆壁整整齊齊密密麻麻嵌滿骨灰龕位. 十多年來每次掃墓, 總奇怪龕位左鄰右舍的家人, 怎麼像自由市場一般, 有無形之手編排妥當, 清明重陽來拜祭各在不同時分, 很少遇上.

公司像密室似的, 大部分座位都不見天日. 我座位後剛巧有個小窗台, 幾乎是少有得見陽光的福地, 於是不少同事都把小盆栽寄放在那裡, 讓他們趁西斜的時候, 飽飫飽飫經三堵玻璃幕牆輾轉反射過來陽光.

同事比我祖父母龕位的鄰家更有默契, 各有各習慣的時間, 來替花兒添添水, 修修葉, 轉轉方向. 你一三五, 我二四六, 十時十一時一時二時三時四時, 秩序井然, 彷彿聖經傳道書裡說, 萬事皆有定時. 有位女同事, 來得比康德散步還準時, 總在五時左右就來澆水賞花, 排遣排遣一天的辛勞. 我有次戲稱他是我的瑞獸, 一見他就是放工的時候----理論上.

自此他每次來到, 一見我想開口說話, 他總心有不甘地搶先回我: 瑞獸丫麻. 然而他不知道, 當天我脫口說瑞獸, 那刻剛巧在發愁, 心頭縈繞著李清照醉花陰裡的話: 腦消金

薄霧濃雲愁永晝,瑞腦消金獸。
佳節又重陽,玉枕紗櫥,半夜涼初透。

東籬把酒黃昏後,有暗香盈袖。
莫道不消魂,簾卷西風,人比黃花瘦。

----李清照 醉花陰


PS 1:

悶裡翻翻紀錄, 見有位訪客搜尋 "薄霧濃雲愁永晝 譯文" 而來, 於是我又念起這首詞. 這首詞倒裝很多. 語譯我做不了, 很難做得傳神. 但把字眼調一下, 權充解說吧:

永晝(長日) 薄霧濃雲(使人)愁,金獸(香爐裡)瑞腦 消(減)。
又(到)重陽佳節,(在)紗櫥(裡枕著)玉枕,夜半 涼(氣)初透。

黃昏 (於)東籬 把酒(之)後,(如今猶)有暗香盈袖。
莫道 (酒力)不消魂,西風捲簾,(看看簾外黃花) 人比黃花(還)瘦。


語譯見此.

PS 2:
同學搜尋語譯至此, 定是為做功課而來. 為免誤人前程, 說白一點: 莫道 (酒力)不消魂, 說的真是酒力嗎? 是愁緒啊.

0 Comments:

coComment


:: Kommentar veröffentlichen
 (留言請留名, 謝!)


Links to this post:

:: Link erstellen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