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 comments | archives | links | create | song
(reminder: all quotes here are fiddled, probably.)

北冥有魚


上月陰差陽錯, 屈了鐘戲十足的咩野斯基(咩野者,二打六也)來吃無邊飯局. 倉海君在座, 大家自然不放過請教他的機會. 於是倉海君講了一席莊子新論.

kieslowski的遺稿hell, 由Danis Tanovic導演拍成電影. 電影寫的是一個一家五口的小康家庭, 給一個偶然闖入的小男孩弄得家不成家, 父親含冤坐牢, 出獄後自殺身亡, 母親變得孤僻怨毒, 三個女兒自少缺乏父母之愛, 不知如何尋常地愛人與被愛.

電影以一個比喻開始, 畫面通過萬花筒, 看見灌木叢中的鵲巢給鳩鳥佔了, 鳩鳥趁鵲媽媽外出找吃, 忙把自己的蛋下到巢裡去. 結果, 那雛鳩第一個破殼而出, 轉頭就把巢裡原有的鵲蛋統統推出巢外摔破, 大好一個家就此散了.

莊子一開始, 一個黃土地式的wide shot, 只見北溟有條魚毛仔----鯤(zoom in). 這條魚毛仔可真非同小可, 不知幾千里大, 化而為鳥, 變成不知幾千里大的大鵬, 翅膀像垂天之雲, 擊起水花三千餘裡. 扶瑤直上, 向南翱翔, 直抵天池...... (或問, 魚毛仔何來不知幾千里大? 君不見鹿頂記裡那個高頭陀,矮頭陀嗎?)

倉海君大意說, 莊子開頭寫這段奇幻壯觀的想像, 就像kieslowski地獄篇的起頭一樣, 要拿個比喻來點出貫徹全書的主題. 主題是甚麼? 倉海君天花亂墜, 我應接不暇, 還是待他自己講好了.




PS:
鵲巢一幕還有些曲折. 原來雛鳩剛下手之際, 一不留神, 自己滑出了巢外. 正當觀眾慶幸幼鵲化險為夷, 逃過此飛來橫禍, 不料有個好心人剛巧經過, 聽到雛鳩哀鳴, 竟把牠拾起送回巢裡. 巢內的鵲蛋遂遭其毒手.

而這好心人並非別人, 正是那位含冤坐牢的父親, 剛刑滿出獄. 冤業啊!

1 Comments:

:: Blogger 倉海君 (18.10.06, 13:09   ) sagt...

那回我好像講了兩小時,如果要我寫,該寫多長?你不如索性俾個天台我跳落去好過。但話說回來,我實牙實齒話寫嘅未必寫,推三搪四又往往發神經去寫。讓我想想吧。



coComment


:: Kommentar veröffentlichen
 (留言請留名, 謝!)


Links to this post:

:: Link erstellen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