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 comments | archives | links | create | song
(reminder: all quotes here are fiddled, probably.)

如果再也不能宣之於口 (存錄)


陳滅, 馬路天使 (節錄)

收音機傳來報時訊號一響
九十年代的倒數時限隨列車駛至
友伴化作乘客一一告別去
為甚麼仍見踱步的小孩在月台?
認得一張與自己相反的臉


劉芷韻, 愛情: 給楚

如果我們再也不能將它宣之於口
無法用手勢闡釋
無法以身體表演
無法在手與手相接的時候明目張膽
無法在信紙的正面表白
無法在期望的空氣裡把它
完整地傳達

如果我們失去本能一樣的能力
如果我們終於在失語症蔓延的叢林裡迷路
用指尖在泥上抓刮
磨損精神的血管
流過多的淚
留下過多無法辦認原意的痕跡
寫信的人忘了文字
歌唱者忘了樂音
手語失卻共通性
張口只聽見風的回聲
張開雙手只能抱住虛浮的錯失
盡力把它留在身體的表層
讓它如整個我
讓我如整個它
用心禱告五百天
祈求一字不誤的解讀

最初始的時候
最原本的意義
如果我們只能在深夜裡一個人挖空身體去尋找它

我們其實知道, 我們都懂
它不在我們之內
它在遠方
深埋於他者的胸膛
從未被他發現如隱疾
一天終於會在意想不到的時候
開出一片糜爛
血紅, 帶瘀, 那樣痛

0 Comments:

coComment


:: Kommentar veröffentlichen
 (留言請留名, 謝!)


Links to this post:

:: Link erstellen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