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 comments | archives | links | create | song
(reminder: all quotes here are fiddled, probably.)

死水


katana問香港如何活下去.

我想, 連這一角 "問香港如何活下去" 的世界邊緣也快遭打磨掉, 還能問甚麼香港如何活下去?

不如都來放聲一讀 聞一多的《死水》吧!

這是一溝絕望的死水,
清風吹不起半點漪淪。
不如多扔些破銅爛鐵,
爽性潑你的賸菜殘羹。

也許銅的要綠成翡翠,
鐵罐上鏽出幾瓣桃花,
再讓油膩織一層羅綺,
黴菌給他蒸出些雲霞。

讓死水酵成一溝綠酒,
飄滿了珍珠似的白沫;
小珠們笑聲變成大珠,
又被偷酒的花蚊咬破。

那麼一溝絕望的死水,
也就誇得上幾分鮮明。
如果青蛙耐不住寂寞,
又算死水叫出了歌聲。

這是一溝絕望的死水,
這裏斷不是美的所在,
不如讓給醜惡來開墾,
看他造出個甚麼世界。



(犬儒完畢)

0 Comments:

coComment


:: Kommentar veröffentlichen
 (留言請留名, 謝!)


Links to this post:

:: Link erstellen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