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 comments | archives | links | create | song
(reminder: all quotes here are fiddled, probably.)

尺牘


適自民國二十三年第一次致公書以來, 每自任為國家作諍臣, 為公作諍友. 此吾國士大夫風範應爾, 正不須名義官守. 行政院高等顧問一席, 敬乞准辭, 想能蒙公鑑原. 頃得西南聯大梅蔣兩校長電, 令適回校教書, 一俟醫生檢查身體後, 倘能勝高飛, 當即作歸計. 並聞.


在天地董橋自選集裡, 讀到胡適這一通寫給蔣介石的信. 任事有年, 方猛覺寫得好信函的重要. 信函一事, 我是最弱的. 前上司看不過眼, 曾忠告我不要二話不說開門見山, 倔雷錘似的. 不過我當時少不更事, 沒太認真, 何況工作對內的多對外的少, 總之得過且過能交代過去就算了. 近年來, 遇上力不從心的事情, 方覺他的告誡, 真是心得. 尺牘, 誠是磨練待人接物不可少的工夫. 而且最好從簡單的對答練起, 否則一下子給塞上個超級挑戰, 真是有苦自知.

0 Comments:

coComment


:: Kommentar veröffentlichen
 (留言請留名, 謝!)


Links to this post:

:: Link erstellen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