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 comments | archives | links | create | song
(reminder: all quotes here are fiddled, probably.)

外籍新娘


其實香港亦然. 聽來有點市儈, 然而我想並非作者巿儈, 只是因勢利導而已.

外籍新娘,未來一百年台灣競爭力的基礎
文◎陳穎青(老貓學出版

外籍(包括大陸)新娘如今成為台灣沙文主義者怪罪的對象了──她們拖垮了我們的社會,拖垮了我們的下一代,製造了遲緩兒,讓「新台灣之子」語文程度低落,人際關係發展緩慢,優秀的「台灣人」快要被外籍新娘的混種給污染掉了。

怎麼辦呢?有人用道德勸說,呼喊人權的普世價值,希望能扭轉觀念:外籍新娘也是人,還是我們新台灣之子的親娘,我們要幫助她們,教育她們,讓她們盡早融入台灣社會,努力消弭她們非我族類的不良出身。

這兩種態度其實一樣糟糕,因為背後都帶著種族歧視的姿態。我們先預設了外籍新娘是次等的,然後又盲目地自大,要求既然來到這塊土地,就要無條件被我們同化,她們必須放棄語言,放棄文化,從心靈開始改造,完全臣服。她們不敢提起自己的文化淵源,連穿起故鄉最隆重的禮服,也要被公然斥喝,連想起自己是外來者都覺得可恥。

當然歧視外來者的例子,國際上多得是,從納粹黨到一族黨,古今中外,數不勝數,但我們似乎忘了,台灣是因為移民而興盛富強的國家。如果我們忘了自己是如何走過的,歷史還會給我們繼續發展的機遇嗎?

四百年來(或者說一萬年來),台灣原本就是移民者的夢土,每個時代都有人離鄉背井,遠度重洋來到美麗的寶島討生活。這一片土地供養了無數子民,無差別,無怨尤,也無歧視。為什麼我們反而自己在這裡製造種族歧視的罪惡呢?

事實上未來一百年,台灣的核心競爭力,就寄託在今天的外籍新娘身上啊。

不信嗎?我們不妨看看這些外籍新娘帶來的嫁妝。嫁妝?你覺得我頭殼壞去嗎?她們大部分都是台灣人花錢娶過來的,哪來的嫁妝?

如果眼中只看得到金錢和財貨,我們自然看不到什麼嫁妝;可是我們的眼光別只放在那些三件五件的東西上吧。請想一想,即使每個外籍新娘身無長物地嫁入門來,她們隨身都帶著一種無法分割,無法剝奪,也無法洗劫的財富,遠比任何物質嫁妝都貴重。那是什麼?

那就是她們幾十年母國文化的薰陶與記憶。

你以為只有大學畢業、博士學位,在象牙塔中攻讀,才有辦法學得某個地方的文化嗎?當然不。每個外籍新娘身上都帶著當地流利的語言,帶著童年的友誼、兒時的遊戲、當地的生活禮俗、宗教記憶、鄉野傳說、流行歌曲、料理方法、神話典故,以及最重要的,一條繫線,讓無關聯的兩個家庭、兩個地方,建立了不可切割的血緣關聯。

未來我們新生代的台灣之子,可以很容易說出,我的外婆家在星洲、在東馬、在長沙、在胡志明市、在加里曼丹……。

如果我們現在就讓這些新台灣之子,從小就學習他們真正的母語,真正的「媽媽說的話」(而不是所謂「鄉土語言」),那麼一個世代之後,台灣將會有一群最能夠跟整個大東亞,所有國家和地區辦交涉的多語人才。只要一個世代,我們就擁有幾萬個嫻熟越語、泰語、菲語、馬來語、印尼語、四川話、湖南話……,而且在當地有淵源、辦事有親族的台灣新生代。

他們將為台灣和整個東亞地區,建立多少有威力的關聯紐帶?這些紐帶將會帶來多少政治、經濟、文化的交流?如果這些異文化的激盪能夠持續幾個世代,台灣在漢字文化圈將會開出什麼樣的局面來,誰知道呢?

所有外籍以及大陸新娘,都是台灣最珍貴的財富,台灣社會不但要以她們為榮,也要讓她們的兒女以身為她們的兒女為榮,讓他們從小就明白母親的故鄉以及那裡一切的文化與風土。我們越尊重四方移來的多元文化,台灣的未來就越不可限量,唯一的難題只是,我們的眼光夠遠嗎?

我們看得到,並且抓得住,這個未來二十年沒有作用,但是未來一百年我們將倚仗的歷史機運嗎?

3 Comments:

:: Anonymous Anonym (22.12.08, 00:43   ) sagt...

其實唔好講咁多。最簡單講,香港出生率低,冇左新移民的話,幾十年後supporting ratio會好恐怖。所以,好多人都話要限制新移民,其實好on居。

(當然,要再討論,就要討論,香港經濟可以support度幾多「外來」人口囉。)

~goethe



:: Blogger sf (23.12.08, 01:00   ) sagt...

歌德, 你講的「好多人」, 不是不要新移民, 而是妄想只要「優質」新移民.



:: Anonymous  (26.12.08, 15:19   ) sagt...

我只是覺得若說外藉新娘污染了兒童(放在香港的情況亦然), 未免說得太過。
可能國內來港(或來台)的女性, 受的教育較低, 無法幫兒女的成績更上層樓, 但這並不是一種罪。就像是低收入家庭無法供子女去學畫畫、樂器、九國語言, 但高收入家庭卻迫子女學盡這些一樣。低收入家庭的確無法為子女提供太多物質上的東西, 甚至無法從"學習"上培育子女, 但這不是他們的罪, 而是基於生活的不得已。而且, 從小把子女培養成「多功能人類」本就是一種病態, 無法培養可能反而是好事。這情況放在外藉新娘身上是一樣的, 她們可能無法在某些地方培養孩子(例如語言或是學術性的東西), 卻不代表他們所生的孩子都是低下的, 沒有的。很多新移民的孩子有著其他孩子所沒有的勤奮及堅韌, 我覺得這些反而是學校不能教給他們的。

其實歧視很多時候是源於自我價值。人總是找一個敵對的對象來肯定自己。因為有了可貶低的人, 才能顯示到自己的"高尚", 特別是在這個自我認同低落的社會, 大家一股勁地往上爬, 能貶低的就只有那些新移民。



coComment


:: Kommentar veröffentlichen
 (留言請留名, 謝!)


Links to this post:

:: Link erstellen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