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 comments | archives | links | create | song
(reminder: all quotes here are fiddled, probably.)

巩俐, etc


1. 梁文道, 從巩俐想起李白,

什麼時候才能見到任教于中國大學的日本學者、英國學者,甚至美國學者贏得諾貝爾獎呢?要是有那一天,大家會不會覺得這也是中國的驕傲呢?

很多愛國心切的中國人都問過以下的老問題:為什麼中國人要到美國才能摘取學界桂冠?何時才能有中國學者在本土學術機構做研究,得到這殊榮呢?在我看來,我們其實還可以從相反的角度提出問題。




2. 董橋, 槳聲燈影裡的三段論:

只會改變生產方式而不會改變語言習慣、只會改變社會關係而不會改變建築風格的革命事業,算不得是十全十美的革命事業。


思果最愛說, 中英文句法有別, 「如此如此如此的X」這樣的說法, 那長長的形容片語, 中文裡小小一個「的」字消受不了. 不過, 那也不能一概而論, 要看下筆的人文筆如何, 比如董橋這一句, 讀來並不拖杳.

貪得意, 改動如下:

「只曉得改變生產方式而不改變語言習慣,只曉得改變社會關係而不改變建築風格,那樣的革命事業算不得十全十美。」



古色古香的平底輕舟來回浮泛於威尼斯運河上,年輕的意大利船伕頭戴繫著絲帶的寬邊草帽,身穿色彩鮮豔的柳條襯衫,一邊搖槳一邊高歌,還有手風琴伴奏,情調格外浪漫;可是這些年輕船伕只醉心於這樣浪漫的水上生涯,竟不肯潛心學習這種古雅交通工具的祖傳造法。


「古色古香的平底輕舟,來回浮泛於威尼斯運河上。年輕的意大利船伕頭戴寬邊草帽,繫著絲帶,身穿柳條襯衫,色彩鮮豔,一邊搖槳一邊高歌,還有手風琴伴奏,情調格外浪漫;可是年輕船伕只醉心於浪漫的水上生涯,竟不肯潛心學習古雅交通工具的祖傳造法。」

再誇張一點,改成帶點白話小說的筆調:

「且說意大利威尼斯運河之上,古色古香的平底輕舟,來回浮泛。年輕船伕,個個頭戴寬邊草帽,上繫絲帶,身穿柳條襯衫,色彩鮮豔,一邊搖槳,一邊高歌,還有手風琴伴奏,情調格外浪漫;可是這些年輕船伕,只醉心於浪漫的水上生涯,對那古雅交通工具的祖傳造法,竟不肯潛心學習。」



3. 董橋, 讓她在牛扒上撒鹽

愛斯特:如果你是我丈夫, 我一定在你那杯咖啡裡下毒.
邱吉爾:如果你是我太太, 我一定喝下那杯咖啡.

0 Comments:

coComment


:: Kommentar veröffentlichen
 (留言請留名, 謝!)


Links to this post:

:: Link erstellen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