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 comments | archives | links | create | song
(reminder: all quotes here are fiddled, probably.)

jamaica farewell


今天晚上與內子到聖地牙哥餐廳吃晚飯. 餐廳有歌手駐場, 看樣子是個菲律賓人, 架著大大的黑眼鏡, 邊彈結他, 邊唱民歌. 其中一首很耳熟. 回家一查, 原來是jamaica farewell. 這首歌據說出現於1950年代, 音樂是據加勒比海傳統調子改編. 歌詞一言以敝之, 大扺他鄉遊子(任性)種下情根, 結果(一如所料)異國情鴛驚夢散之類-----I had to leave a little girl in Kingston town.

網上的版本我喜歡以下這個演繹, 聽來有點感傷, 味道與歌詞較近.
JAMAICA FAREWELL by The Brothers Four (youtube)

掃興點講, 如果政治正確作祟, 這首歌殖民氛圍其實相當濃, 跟 rose rose i love you [1] 可謂異曲同工. 這兩首歌, 乍聽之下, 表面上是歌中男主角對情人依依不捨, 然而隱約之間可以聽得出男主角在暗示或認定, 遭遺棄的女子對他眷戀不已, 可以說他是憶苦思甜. 他受的相思之苦是甜密而瀟灑的痛苦, 歌中沒有點出的是, 女主角所要承受的痛苦, 恐怕要沉重要實在又實際得多.

兩首歌出現/興起的年代,都是二次大戰後撤退復員的年代, 或許倒過來想當然講, 兩首歌表現的正好是帝國斜陽的悵惘, 美國人退出中國大陸時的失落和懷緬.


Note:
[1] 玫瑰玫瑰我愛你, 中英文版歌詞殊異. 這裡的中文版指歌仙陳歌辛的原版, 而非黃沾後來填的廣東話版. 黃沾雖然是才子, 但唔好意思, 黃沾廣東話版的蘊味, 比陳歌辛版和英文版都相差很遠很遠, 不可同日而語.




* * *

The Brothers Four:
* Calypso Medley (Yellow Bird / The John B Sails / Marianne / Jamaica Farewell)
* Greensleeves 日本演出版, UCLA演出版

綠袖子, Vaughan Williams的改編叫 綠袖子隨想曲 Fantasia On Greensleeves -----我以為不如叫 綠袖子懷想曲. 記得辛棄疾詞 水龍吟 有謂, 倩何人喚取紅巾翠袖. 中學時候音樂課本說 greensleeves 大扺歌伎之稱. 或者來點古風, 把此曲譯為 翠袖曲 或 翠袖吟, 應也不錯.

每聽此曲, 總想起四個字: 中心搖搖.

Labels: ,

2 Comments:

:: Anonymous Anonym (23.12.09, 00:18   ) sagt...

my new shop is ready la
it's a dine-in this time
at peel street
but only open to fds and acquaitance for the time being

et



:: Blogger sf (26.12.09, 11:59   ) sagt...

et,

congrajulations. 一條龍, 你真係得.

sf



coComment


:: Kommentar veröffentlichen
 (留言請留名, 謝!)


Links to this post:

:: Link erstellen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