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 comments | archives | links | create | song
(reminder: all quotes here are fiddled, probably.)

希望2


耳畔囁囁:「這個社會能容納中年小職員嗎?我有點想像不到辦公室內有不少中年小職員的情況。就算說今天的中年人掌握不了技術知識,可是全都曉得用電腦的這一代,廿年後是否又會有一群成了中年小職員而被淘汰,然後接手如清潔這種不能沒有人做的低技術工作?」(思存 . 記憶回收筒)

於是你心中生了一股絕望的沮喪,於是你發狠積極向上,別問誰拿走了你的芝士;於是你自我「增值」,終身「學習」;於是你感到多多少少有了希望,有了些把握,把那絕望的沮喪,像掉手帕遊戲一樣,從自己傳給別人----這算是那門子的希望?

The Methodist Book of Worship裡揭櫫信仰堂奧的宣告:「基督,我們傳誦你的犧牲,慶祝你的復活,熱切期待你榮耀的再來。」傳誦了,慶祝了,熱切期待了,然後如何?


(於是你明白為甚麼天主教的聖餐禮文要把同一句話這樣說:「信德的奧蹟:救世的恩主,你藉著苦難與復活,恢復了我們的自由。求你拯救我們!」)


會訊裡有個信仰問答專欄, 即某某夫人信箱之類, 今期輪到我出題. 給人家催緊了, 於是, 狠心摀上眼睛, 擠了以上一堆字給他. 不知牧師可以怎樣回答囉.

其實, 早已寫了一個, 只是怎看都不滿意.

--

後記: 恐怕早晚要打回頭, 於是, 又寫了一個順耳些的:

二十多年前徐小鳳《人生滿希望》:「要努力求上進,就算得失,毋須較量,豪情萬丈求向上,莫再回頭望,看夕陽,滿盼望,人生滿希望,前途在遠方,縱使失望,悲哀化力量。」二十多年後李克勤《希望》:「儘管多艱辛就算多渺茫,願一起同流浪,未管那一方我願能去闖,灑盡一生的血汗。」信仰裡的希望是否正是如此?或者不過如此?


--

後後記: 果然打回頭, 只好再寫一次.

想到一群又一群中年低職位員工被淘汰,然後接手如清潔這種不能沒有人做的低技術工作?心中生了一股無望的沮喪。電視勵志節目告訴我的是,別問「誰拿走了你的芝士」,自我「增值」,終身「學習」,就多多少少能有望可以不給洪流沖走。但這種有望,不過獨善其身,總之當災的是他不是我,不過像掉手帕遊戲一樣,把那無望的沮喪從自己傳給別人。真正有望的人生不應如此。二十多年前徐小鳳《人生滿希望》:「看夕陽,滿盼望,人生滿希望,前途在遠方,縱使失望,悲哀化力量。」信仰裡的希望是否正是如此?或者不過如此?

1 Comments:

:: Anonymous 思存 (03.08.05, 15:36   ) sagt...

咦, 經你改寫下, 好似通順左喎~ 差d唔認得添~



coComment


:: Kommentar veröffentlichen
 (留言請留名, 謝!)


Links to this post:

:: Link erstellen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