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 comments | archives | links | create | song
(reminder: all quotes here are fiddled, probably.)

讀《單行的話》

  • 溯洄從之

  • 小踢轉貼了七歲小朋友李單行的話, 通寶師兄看後留言說不寒而慄:

    我的志願是領犬員,因為我喜歡小狗和想做警察。在 WTO 期間,警察們對自己沒有信心,警察用糊椒噴霧、水砲和催淚氣,噴示威人士。示威人士有一點生氣,衝擊越猛烈,示威人士衝擊防線。有香港身份證的人可以走,沒有的人士要回警察局。我的感覺是覺得不公平,我的想法是警察不對。令我不想做領犬員。
    ---李單行 七歲


    不講大哉問, 只談些微枝末節的感想.

    1. "在 WTO 期間,警察們對自己沒有信心,警察用糊椒噴霧、水砲和催淚氣,噴示威人士。示威人士有一點生氣,衝擊越猛烈,示威人士衝擊防線。" 故事的另一面講法是, "示威人士衝擊防線, 示威人士有一點生氣, 衝擊越猛烈, 警察用糊椒噴霧、水砲和催淚氣。噴示威人士。". 我猜兩種講法都不夠傳神, 不過硬要二選其一, 我猜者離事實近一些. 不如改成這樣吧:

    示威人士衝擊防線, 衝擊越猛烈, 警察有一點生氣, 用糊椒噴霧、水砲和催淚氣, 噴示威人士。


    不過, 在 WTO 期間,警察們對自己沒有信心, 這一點是比較清楚吧. 當然, 這到底是無可厚非, 還是不知所謂, 那是另一個問題.

    2. "有香港身份證的人可以走,沒有的人士要回警察局。我的感覺是覺得不公平". 小朋友這樣說當然沒甚麼好批評. 可是我不下一次聽到有當時的香港示威者說樣呼籲, 希望救出被困的人. 唉, 這種講法不好, 須知道這是累街坊的講法. 要是警方回應 "好啊, 那我們就一視同仁, 通通拘捕, 一個也不放過." 那豈不是賠了夫人又折兵?

    如果一心救人, 這樣說適得其反, 人救不了反牽連更多人; 如果一心義無反顧, 身涉其中在所不辭, 那不如說 "要抓就連我也抓去吧, 有沒有香港身份證有甚麼相干" .這種宣言更有氣慨更澟然---如果容我做塘邊鶴慷他之慨的話.

    3. 單行的父母說他們沒有修改他的任何一隻字. 我想這是真的. 而且進一步猜想, 他們也沒有dictate這篇文給單行. 我想這也是真的. 不過, 留意一下用字和語氣, 七歲小朋友寫出這樣一篇文, 他要不是老積得不得了, 就一定是耳濡目染, 把成年人的兩個講法, 背得滾瓜爛熟.

    東南西北中宋以朗先生點出了一個很有意思的問題:

    You can tell 7-year-olds to wash their hands or do their homework, but you can't talk to them about how the police treated those with and without Hong Kong ID's differentially because you are brainwashing them about how the rule of law does not actually exist.


    我越來越愛宋以朗先生.


    PS:
    TSW, 中秋.新年.單行, 值得一讀再讀.

    4 Comments:

    :: Anonymous jovi (11.01.06, 11:11   ) sagt...

    孩子是一張白紙,在白紙上加上顏色的,是世界,可是,持筆者,先是父母,再是老師,再是身旁的人......最後是成長中的自己.



    :: Anonymous blacksnow (11.01.06, 18:42   ) sagt...

    這文章是否真的是他心裡說話, 其實不是問題。而是, 如果他的說話是錯了, 即使他是一個小朋友也好, 他還是錯了。

    究竟判斷事情的對錯重要, 還是判斷小朋友的話重要?



    :: Blogger sf (13.01.06, 01:31   ) sagt...

    草飛, 你的名字真飄逸真瀟洒. 瀟洒得令我脫口而出. 剛好家慈在旁, 問我為甚麼. 怎麼說好呢? 草飛---草草地也算是個阿飛, 也許曾經掮個背包到歐洲流浪過三年也說不定.

    草飛---滿原野上長長的青草, 陣風吹過, 青草揠下波動, 如麥浪, 如風之谷故事中那低飛的雙翼機, 機師的長長頸巾正在飄動. 一根青草飛到空中.

    話說回來, 孩子是一張白紙, 誠然, 但我猜那是會自動腿色變色的白紙, 全變成社會時興的顏色, 一式一樣---要不是有父母師長友朋成長中的自己著意替它添上色彩的話.



    :: Blogger sf (13.01.06, 02:19   ) sagt...

    黑雪, 一句話是錯的, 無論是誰說也是錯, 誠然.

    判斷事情對錯是否當下最重要, 按場合按目的而定. 推敲說法怎樣來是我這個讀歷史的學生的興趣. 讀到小孩子這番話, 我馬上就想那些事情上去. 於是我記下心中的感想, 然後你來讀了, 又給了我回應. 在這種場合下 甚麼才是最重要呢?

    (順口說句, 判斷小朋友的話是否真是他心裡說話重要嗎? 不十分重要. 習染所得的說法算不算心裡的說話? 我的興趣不在那是否他心裡話, 而在怎麼來.)



    coComment


    :: Kommentar veröffentlichen
     (留言請留名, 謝!)


    Links to this post:

    :: Link erstellen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