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 comments | archives | links | create | song
(reminder: all quotes here are fiddled, probably.)

欺壓與排斥 (存錄)


(from 飲者)

較早前程老師來電申訴,刺激我瀏覽過去十天香港報章(YAHOO新聞網)有關禽流感的報導和言論,發現幾樣野:

1.報導裡所訪問的「有關專家」,「醫學界」etc.,基本上是勞永樂一個人在吹噓,講到而家好大鑊咁。而他基本上是從一個「對抗式醫療」的立場來思考的,自然鼓吹殺雞,總之見到任何不妥當就砍掉唔駛煩。

2.有些養賽鴿人士聲言不能接受政府的做法,但似乎沒甚麼人注意。反對聲音都被忽略了。

3.政府現在是立例禁止「私養家禽」,不再容許「飼養二十隻以下無須領牌」。那到底是「完全禁絕私人飼養」還是「飼養一隻都要領牌」?請問又沒有人可以解答?(憲報只登載修改的字眼和標點,不登法例全文,玩死。)

4.各報社論囿於正統城市「現代化」觀點,一直推波助瀾,還要求政府快點立法,還到處找執法漏洞,要顯示自己「監察政府得力」。

5.成單野其實好鬼POLITICAL,大型農場一定支持政府修例,於是講到私人飼養怎樣怎樣危險;傳染病西醫如勞永樂之流一定大力吹噓;政府怕又一鑊 SARS,幾大都快斬。立法會更怕被人噓,一於急急拍版。北區村落阿伯阿婆毫無經濟力量毫無政治bargaining power,只有眼光光看著你把他的雞餓「充公」-- 他們那生蛋可以賣錢維生或者自食的寶寶走了,還剩甚麼?

呢單野,由community health issue帶出了power issue,是經濟強勢的城市人對鄉村邊緣弱勢群體的欺壓,來闊一點來看,更是一個其實過時的「工業文明世界觀」排斥一個「與大自然共存」的世界觀。

各位香港同胞,怎樣?

起來,不願做奴隸的人們!


延伸:
* 飲者, 小兒任我游的命運

--

PS:
(from sidekick)

www.kwing.cn : 我不想說我是雞 (swf)

我不想說我很清潔,我不想說我很安全,
可是我不能拒絕人們的誤解,
看看緊閉的圈,數數剛下的蛋,等待被撲殺的危險。

吃我的肉,我沒意見;拿我的蛋,我也情願;
可是我不能容忍被當作污染,
想想命運的苦擦擦含淚的眼,人的心情我能理解。

一樣的雞肉,一樣的雞蛋,一樣的我們咋就成了傳染源,
禽流感,很危險,誰讓咱有個鳥類祖先。

孩子他爹,已經被處決;孩子他哥,抓去做實驗;
這年頭做只雞比做人還艱難,
就算熬過今天就算過了明天,後天估計也得玩兒完。

一樣的雞肉,一樣的雞蛋,一樣的我們卻已不值一錢,
一樣得吃肉,一樣得吃飯,人不能沒有雞的世界。
一樣的雞肉,一樣的雞蛋,一樣的我們卻過不了本命年,
一樣得吃肉,一樣得吃飯,人不能沒有雞的世界。


"我不想說我很清潔,我不想說我很安全,可是我不能拒絕人們的誤解,看看緊閉的圈,數數剛下的蛋,等待被撲殺的危險。......一樣的雞肉,一樣的雞蛋,一樣的我們咋就成了 "傳染源"....."

這幾句趁著"養雞等於藏毒"的當兒, 聽起來倒也傳神----雖然歌詞其他部分, 有點兒搧情, 也說得大自然在人類面前太過卑屈, 而且認命心態濃得令人不安.

0 Comments:

coComment


:: Kommentar veröffentlichen
 (留言請留名, 謝!)


Links to this post:

:: Link erstellen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