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 comments | archives | links | create | song
(reminder: all quotes here are fiddled, probably.)

天星


(偷偷變長)

* * *

1. 想起三幾件事.

1.1 用 "歌德式" 寫法.

2. 中環大會堂, 尖沙咀文化中心, 隔海對望. 往來兩者的天星小輪, 好像一條無形卻可見的線 , 把 "香港" 這一座群山環抱一衣帶水的雙子城 連繫起來.

2.1 論形像, 中環與尖東, 合起來彷彿是香港的中心. 所以說 *一座* 雙子城.

2.2 隊道是隱藏的, 地面上看不見. 在地下(坐地鐵時)你會感到整個網絡像一塊似的, 不會有雙子城的感受, 反而像坐時光機, 與世界完全隔離, 不知身在何方----踏進密室, 走出密室, 忽然身在異地. 小輪這種可見的象徵/經驗所產生的連繫感, 跟地鐵是不同的.

當然, 如果是橋樑, 感受也許更強烈.

又當然, 這是我的主觀感覺而已.

3. 看見闖天星地盤的電視畫面, 不期然聯想到官府如何在鄉村頭上動土. 鄉村是個實實在在政府不容易插手的民間社會. 官府是怎樣擺平鄉村勢力的? 我想鄉民是不會理會官府是否已做足法定程序的.

3.1 有人認為臨事起哄不合情理, 社會變壞了的現象. 臨事起哄也許不樂見----尤其是從管理者的角度, 但並非不正常. 其實, 那才是自然而然的人之常情, 正常得很. 反而不臨事起哄才是不正常, 一定有段故, 一定有人做了工夫, 哄哄騙騙, 擺平了利害爭突, 製造了社會氣氛, 才不會臨事起哄. 所以要問的問題不是社會怎麼會變壞到如此地步, 而是到底做了甚麼工夫, 才居然會 "相安無事".

4. 上百警察圍著十數人, 其實那電視畫面裡半個"靜坐"市民也看不見. 而且從沒有wide shot, 只見警方人頭擁擁, 不知道規模有多大.

4.1 這些事, 總令人更明白 政府是合法武力的壟斷者 這句話是甚麼意思----不論你是否認同這是件應該的事.

5. 曾在新加坡市裡住過一二天. 從北面的小印度, 經過中間殖民地時代的政治行政中心, 走到南面華人聚居的牛車水. 從保留下來的建築群和社區, 多多少少想像到新加坡開埠的故事和當時一層層的社會變化.

5.2 當然這些建築物和社區是新加坡政府在大規模清拆下刻意保留的產物, 換句話說, 我所看見的新加坡故事, 是新加坡政府希望人家看見的故事. 不過那一刻, 我真的希望過香港的舊建物和社區能留得下來, 我們能夠邊走邊看邊談地說得出 香港殖民地時代社會變化的故事.

不知道這算不算歷史. 參 存在寫虛無:刁民憶昔 , 餘弦棧: 一切從天星說起.

6. 其實, 不大想趁虛似的提天星這個話題(這句話聽起來很造作), 因為自己對中環天星的感受並不強烈. 見歌德講起, 又寫兩句. 不知怎的, 無法在他那邊留言, 只好寫在自己泊裡.

6.1 天星有甚麼歷史意義呢? 論政治史, 沒有. 論經濟史, 沒有. 論社會史, 我想到66年天星小輪加價事件.

* * *

7. 另, 靚仔歌德, 斬樹和空氣質素兩條題目要怎樣問法才不廢? 教下細路兩度丫, 唔該.

0 Comments:

coComment


:: Kommentar veröffentlichen
 (留言請留名, 謝!)


Links to this post:

:: Link erstellen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