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 comments | archives | links | create | song
(reminder: all quotes here are fiddled, probably.)

悼歌德


風流總被雨打風吹去。

...


「你應該知道,世界就是由隱喻所組成。」

「嗯。」羊男的說話令我想起那個女孩。

「就是這樣麻,」羊男看穿我的思緒,冷冷地說道,「對於你來說,那個女孩就是一個隱喻,對你有著無可比擬的意義。對於其他人,那女孩卻有著另一種無可比擬的意義。世界就是這樣,同一樣物件,對於不同人有不同的隱喻啊。」

「是嗎﹖不過世界到底有沒有所謂恆久意義的那件事,我到現在還是思考著……不,應該這樣說,我正在思考所謂意義的東西究竟是否存在。」

海風走過漆黑的海面,夾雜著遠方的咀咒吹過來。咀咒穿過我的皮膚,填滿我身體入面空白的地方。

「你現在還不明白嗎,世界正是由各種意義,透過種種的隱喻所製造出來啊。正確一點說,世界就像是一堆陶泥,陶泥最後成為什麼形狀就要靠陶藝家的雙手啊。你就是那雙手,世界就是那堆陶泥。世界要成為怎樣,就要看你的心希望世界是怎樣。如果你的心死掉,世界亦都會死掉。這或許很悲哀,不過這就是你所創造的世界,這就是你所渴望的完全生命啊。」羊男一口氣說完,之後把一根香菸從煙包抽出來。

「是嗎﹖」我想,這或許很悲哀。不過習慣之後,悲哀到底還是會隨風溜走,尋找新的主人。

「不要逃避啊。」怒氣突然爆發。「你應該知道,這世界是你的世界,是你創造的世界。我為什麼那麼清楚這件事﹖因為我就是你,這個世界所有的東西都是你身體的一部份﹗這點其實不需要說明,因為你是明確清楚的。我就是春雨後從泥土中爬出來的田鼠一樣,是極其自然的事。而你就是那片泥土,世界一齊都是孕育自你的心。」

海風仍舊吹著。望著漆黑的大海,突然看見你的身影在星光之下搖晃。我決定走進大海,尋找著那所謂的意義究竟是什麼。

4 Comments:

:: Anonymous Anonym (19.02.07, 19:12   ) sagt...

死了嗎?



:: Blogger 七十樓危危下望 (20.02.07, 01:10   ) sagt...

佢不日將借屍還魂
我以我的生命發誓我是如此相信的



:: Blogger 學霖山莊 (20.02.07, 01:26   ) sagt...

佢真係一個狂傲嘅鬼才...
活在新世紀嘅南海十三郎...

Oh my god...



:: Blogger sf (20.02.07, 02:15   ) sagt...

無名氏, 你應該知道, 世界就是由隱喻所組成.

紫, 你可別忘了這闕詞的最後一句.
(能把這位樹上男爵氣得返生嗎?)

學霖, 而我就是那個為聽他的故而情願坐一天牢的壽頭.



coComment


:: Kommentar veröffentlichen
 (留言請留名, 謝!)


Links to this post:

:: Link erstellen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