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 comments | archives | links | create | song
(reminder: all quotes here are fiddled, probably.)

余光中, 狡童, etc


1. 好像是TSW提議的, 巴士車身應該寫上詩句, 讓它帶著詩, 在城市中間穿梭.

大學時候讀到余光中《今生今世》, 記得當年還感動得特地抄下來放在荷包裡去. 昨天偶然在網上又看到了, 記憶猶新:

今生今世
我最忘情的哭聲有兩次
一次,在我生命的開始
一次,在你生命的告終

第一次,我不會記得,是聽你說的
第二次,你不會曉得,我說也沒用

但兩次哭聲的中間啊
有無窮無盡的笑聲
一遍一遍又一遍
迴盪了整整三十年

你都曉得,我都記得


2. 錢鍾書管錐篇談詩經狡童, 說言外之意有二種, 一種叫含蓄, 一種叫寄託. 言猶未盡而有待引申, 謂之含蓄, 言在於此而意在於彼, 謂之寄託. 含蓄好比形之與神, 寄託好比形之與影.

換句話說, 寄託即是影射. 由此想到, 聖經學者尋幽探微的兩種路向. 歷史批判大概就是考證經文所寄託的本事, 文學批判大概是發明經文含蓄之處. 不知有沒有誤會.

詩必取足於己, 空諸依傍而詞意相宣, 庶幾斐然成章......尚確在本事而寓微旨, 則匹似名錦添花, 寶器盛食, 彌增佳致而滋美味.


3. 狡童一詩中, "維子之故" 一句, 我一直以為子是你(指那狡童), 就像此人想法一樣, 兩口子在鬥氣.

彼狡童兮,不與我言兮。維子之故,使我不能餐兮!
彼狡童兮,不與我食兮。維子之故,使我不能息兮!


錢鍾書把"維子之故" 一句解作, 因 *妳* 這個女人的緣故. 於是詩的意思從嬌嗔情郎負心, 變成遷怒 ex 的新女朋友奪愛. 錢鍾書這樣解法我倒沒有想過.

3. 說起這個子字, 記得朋友在喜帖的封面上, 印上 "執子之手, 與子偕老" 二句. 讀來總覺礙眼. 他再風流成性, 大概也不至於在新娘子面前, 明目張膽地向收帖的女孩子調情吧?

4. 見多情易厭, 見少情易變. 濶別而淡忘, 跡疏而心隨疏. 誠是也. "彼狡童兮, (忙這忙那)不與我言兮", 無怪乎近日又遭當頭棒喝.

15 Comments:

:: Blogger 七十樓危危下望 (01.02.07, 10:29   ) sagt...

很喜歡聽你說詩談詞聊樂曲呢



:: Blogger zz (01.02.07, 16:07   ) sagt...

見多情易厭, 見少情易變<=== 好sad。



:: Blogger sf (03.02.07, 01:52   ) sagt...

紫色頭, 你真曉得tum人開心, 無怪乎連話齋貼唔寫的樹上歌德也給你tum得下來又寫.

Z, 就像站著跟人談話, 有個自在舒服的空間距離, 我想人與人之間也有適當的時間距離, 不知跟甚麼比正比.



:: Anonymous tsw (03.02.07, 13:05   ) sagt...

哇,以德文欺我……差點不懂留言。

我就余光中那詩在網上與人筆戰過呢,莫非船山就是那位meme?嘿嘿

船山,這兩條link是朋友給我的。
http://intermargins.net/intermargins/TCulturalWorkshop/academia/intellectual%20field/if17.htm

http://intermargins.net/intermargins/TCulturalWorkshop/



:: Blogger sf (03.02.07, 15:31   ) sagt...

tsw, 無想到tsw竟會如此婉轉喎. 我悖, 連余光中熱都不知道呢. 茍如網頁所言, 只好隻眼開隻眼閉, 把作品跟人品分開.

我倒興趣, 此詩有甚麼好筆戰呢?



:: Blogger 七十樓危危下望 (05.02.07, 09:53   ) sagt...

我喜歡紫色頭這外號呢



:: Anonymous Anonym (06.02.07, 00:09   ) sagt...

咩叫樹上歌德...

又,之前冇答你,其實係等緊野。不過,而家答喇﹕

問問題,最緊要既係,figure+figure+figure。空氣污染度,就冇問衣樣野。

至於樹個度,其實可以直接d問﹕政府係米容許任何保護樹木以外既原因而砍伐已被納入「古樹名木冊」內既樹木。

不過,政府會唔答衣樣野多。事關,理論上係容許既(係呀,政府可以咁勁,話唔答就唔答架喇。所以,都唔知d尊貴做咩覺得自己咁有power)。

又,關於空氣污染個度,抵死架。第二日既西報,就將個credit比左梁大狀,話梁大狀關心空氣污染,有尊貴係議會問左條問題,成功促使特手發表有關既政綱----衣樣,就係我成日講既大狀黨優勢--明明唔關佢地事,都可以入佢地數。

(其實...寫到好亂。唔明就算喇。)

~g



:: Blogger sf (06.02.07, 00:20   ) sagt...

危樓姐姐,

古有紫式部,
今有紫色頭,
綿綿源氏語,
危危七十樓.

紫色頭/紫式頭, 叫下叫下不排除會叫左做紫丫頭.(等你成日丫來丫去丫拿)



:: Blogger sf (06.02.07, 01:15   ) sagt...

g,

甚麼叫樹上鋸得? 當然是一語相關, 相關甚麼? 好多重意思個喎!
A. 危樓姐姐連樹上的xx都畀佢xx落來
B. 卡爾維洛《樹上的xx》的化身
C. 好似張小嫻《麵包樹上的xx》咁
D. 跟 x上x樹 差不多咁靚仔
E. xx上樹囉

"政府係米容許任何...."歌個問題勁呀, 夠晒絕呀. 拜謝拜謝, 學到野, 學到野.



:: Anonymous Anonym (06.02.07, 01:20   ) sagt...

有幾勁呀...係問個條友唔知做咩冇問到之麻。正常人,都會問架喎。

又,又關你事﹖唔係同你有關麻...

~g



:: Blogger sf (06.02.07, 02:07   ) sagt...

g, 車, 咪講埋晒D衰野啦.



:: Blogger 七十樓危危下望 (06.02.07, 10:06   ) sagt...

紫丫頭?
我呢d厠磚頭
豈敢犯紫鵑的諱呢?
我的性格
可能跟睛雯較類同
故此
可能也會一朝彩雲盡散琉璃破
哀哉



:: Anonymous Anonym (07.02.07, 00:17   ) sagt...

讀了錢鍾書的新解, 回頭再看原詩, 竟又覺得很理所想然~ 真有趣

"但得長相思, 便是長相見", 當然長單思則當別論...唉



:: Blogger sf (07.02.07, 00:43   ) sagt...

樓上無名氏是誰? 思存? 紫色頭? 快快從實招來!



:: Anonymous 思存 (07.02.07, 09:04   ) sagt...

嘩嘩嘩, 你憑甚麼認定我有"嫌疑"?? 快從實招來~~

(手快快唔記得打名o者...)



coComment


:: Kommentar veröffentlichen
 (留言請留名, 謝!)


Links to this post:

:: Link erstellen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