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 comments | archives | links | create | song
(reminder: all quotes here are fiddled, probably.)

小丑


小丑魚小丑

亞西西的小修士,穿一身樸素的啡麻袈裟,站在白鴿與鬱金香之間,怡然自得,我只想二話不說一頭衝過去,把他腰間的麻繩嘩啦地一把扯下,讓袈裟在和風中起飛。

如果被明白不如去明白,那麼,我卻寧可什麼也不明白----連明白本身也不要去明白。但我怎能逃避而不去明白,怎能拒絕而不去瞭解?我的耳朵尚能聽,我的眼睛尚能看,我的心靈尚能思索:我與我的思維二為一體不可分割,與之抗衡,實屬矛盾,實屬不智。


十字小丑

不要問我為什麼愛慕小丑,為什麼屢屢與小丑墮入愛河。可能,由於小丑那厚厚的油彩,我不必看他面色做人。可能,由於小丑永恆的笑容與歡欣,讓我以為世界尚未沉淪,還有餘地產生美麗的誤會。可能,由於我德蘭修女般憐憫人的心腸,瞭解小丑笑靨下的寂寞與哀愁,因而生憐生愛。

愛情那麼複雜,九萬幾樣炒埋一碟,永遠也弄不清楚愛的源頭,是在黃土高原還是在天上。所以,別問我為什麼總是愛上小丑,回頭看,愛情總是有終結而無肇始。而我與十字小丑的邂逅,就在睡眼惺忪之時,那陽光無盡、清風處處、生命充滿各色各樣可能之時。



(edited)

Labels:

2 Comments:

:: Anonymous 七十樓危危下望 (10.07.07, 15:12   ) sagt...

告訴你
我想重新嘗創作 (有點寄託也好)



:: Blogger 易亦 (11.07.07, 01:36   ) sagt...

我支持你



coComment


:: Kommentar veröffentlichen
 (留言請留名, 謝!)


Links to this post:

:: Link erstellen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