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 comments | archives | links | create | song
(reminder: all quotes here are fiddled, probably.)

刺繡


也斯, 刺繡

一幅一幅五彩的戲幛和衣袍
之間,不知我可能認出你的
繡工和針法?一條綿長的線
一口針,像一尾魚,穿過來
插過去,織一個早晨的心緒
童子紅衣上有蝠雲雙喜花紋
彷佛有明暗之感,牽起種種
等待的起落,那是甚麼時候?
八國聯軍入京之後,外國兵
閒蕩在京城,翻弄著美麗的
蘇繡,我以為我聽見你娓娓
說春天瓜果上的雨露,風寒
裡加衣,兜兜轉轉,隱約的
感情都織進去了,遠看不過
只是一幕麻姑獻壽,香粉院
婦人有粗大的指頭,不比你
纖細的柔荑,風暴中的小鳥
革命以後官辦的女子繡工科
停辦了,紛紛流入大綢緞莊
和沿街的店舖,翻新舊畫面
繽紛線頭流徙尺幅悲歡離合
繡花街的店舖後來紛紛關門
你暗啞的一縷游絲到處飄泊
花朵壓在一起,太平洋戰爭
爆發,一碗飯擱在窗旁冷了
運往外面的衣裝也壓了下來
在這一個下午老說不完的話
未必跟歷史直接呼應,煙霧
迷濛的對岸是敵兵還是情人
手中的一碗熱湯,人在河邊
你可還記得,魚兒拔刺一聲
激起浪花,都是老舊的意像
任你調弄,你坐在窗前細細
繡一個香袋,用深紅線套繡
腰帶上的閑花,未必與歷史
無關,你想我是閑散無聊的
白相人,隨身帶著京式九件
問兜肚上可會繡一齣西廂記?
一個新時代是一幅新的花款
誰能編出歷史的荒誕與莊重
瑣細的剛柔,充滿了矛盾的
構圖,你停下來挑一種花紋
只嫌這太簡單,另一種又太
複雜,眾手爭奪撕裂了圖帛
銅鑼急急敲破飯桌上的安靜
麻雀亂飛,不知怎的紡織機
後來全毀了,金紫的女紅撕
成片片,在火焰中化為灰燼
那些年月你可記得?我記得
繡花邊,彩線多方鉆營密密
層層顏色,帶出一片新風景
連起市場裡許多鬧哄哄人聲
那些無關的枝節比史書生動
麥當勞和歐美的時裝進來了
你又翻出舊衣褲上的子牙邊
針總沒有停,連著長長的線
拆了又織的人間長卷,進去
出來,帶著細碎的千絲萬縷

0 Comments:

coComment


:: Kommentar veröffentlichen
 (留言請留名, 謝!)


Links to this post:

:: Link erstellen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