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 comments | archives | links | create | song
(reminder: all quotes here are fiddled, probably.)

到肉與含糊


陳雲:為什麼香港工會總是這麼蠢,總是譴責資本家無良心、賺到盡,而不採用其他合理的理論來攻擊瘋狂剝削的資本家?資本家本來就是要賺到盡的,只是勞資鬥爭及政治條件,令他們不能賺到盡。......要攻擊瘋狂剝削的資本家,應該用這套常理:資本家剝削工人,逼令工人在惡劣的環境下工作,並且超時而不換班,是削弱工人健康,也破壞工人家庭,令兒童失去教養,社會成本(公共醫療及兒童照顧)轉嫁到整體香港社會,這是妄顧全體社會利益的行為,也是剝削香港整體族群利益的行為。

雖有事後孔明之嫌, 亦殊有道理.


陳雲:練乙錚說「無論什麼時候來到香港,只要認同香港、認同香港優先,就是香港人」。他寫得太含糊了,在語言上更不可用「認同」這個含糊的詞,起碼要寫:自認是香港人,以香港為家,主張香港利益優先並願意捍衛之。

0 Comments:

coComment


:: Kommentar veröffentlichen
 (留言請留名, 謝!)


Links to this post:

:: Link erstellen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