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 comments | archives | links | create | song
(reminder: all quotes here are fiddled, probably.)

玫瑰, 幾段 (囈語)


1. 借了ECO《那玫瑰的名字》的中,英文版. 單單追劇情, 當然是看中文版好,一目十行. 可是要讀書中人物那些講論, 還是看英文版明白些.

2. 濃雲漸散, 心中著實些. 女孩子口裡無論怎樣說不要收玫瑰, 收到了供在家裡, 看著看著還是不禁心花怒放的, 我猜.

3. 昨夜回家途中, 看看錶, 正想打電話向放十時的社工朋友炫耀炫耀自己比他早放工. 誰料原來跟他坐同一列火車. 光陰荏苒, 這個師妹, 屈指一算, 認識了竟有十五年了. 很多年沒有聯絡, 早一兩個星期才在家對面的火車站重遇----他搬了出來, 在附近的屋村落腳. 初重遇時有點隔膜, 找不到甚麼好談. 後來, 講了一通電話, 發覺大家思想性格, 關心的東西還是老樣子沒變, 倒也投緣.

4. 唉, 心不在焉, 走雞喇! 缺席聆訊卡夫卡.

5. 早前發現有人在網上不斷搜尋AM730專欄"正字正確"的資料. 後來看見無線有以正字為主題的節目, 地鐵有借正字作卓頭的廣告, 不知彼此有沒有關係. 早前搜尋的人會不會是節目或廣告製作人員, 調查正字話題是否入時?

新春秋舒賽耳談近日考據正字者的運作方式. 我自己就曾穿昨附會過奇離一語, 上一篇貼文, 還在拿柳永的定風波來尋開心. 無限上綱一點, 我思疑廣東話裡之所謂古語比比皆是, 其實也是後人---很可能是明清的地方士人----以類似的方式 "發現" 出來. 廣東在明代開始incorporate入國家系統, 變禮儀, 修方志. 有甚麼比發現自己的用語源遠流長, 更能表明廣東一地有文化, 有淵源, 自己原來是源自中原衣冠呢?

我猜在過程中, 不單替原有的廣東話語彙製造了正字, 也倒過來把不少古語, 戾橫折曲地引進了廣東話裡去. 可是現在我們有方便的大眾傳媒, 有強逼教育, 我們尚能猜到幾分那些 古老新詞 如何得以普及. 我不明白的是, 古人沒有這些媒介, 那時的發掘結果是怎樣傳播普及開去呢? 正字在士人間流行還可以理解, 新詞怎樣在一般民眾的口語中普及, 那就不知道了.

正字的話語霸權
By 舒爾賽

順著這班正字專家的邏輯,我找到了現在時下年青人常講的hae(國際音標作hε)字的正字,......他們份迷信粵語本字應是一些古漢語或者是上古音遺的字......其實以這種專家式的口吻在電視面前教人,好容易使人誤信為真,就如我這個hae字的正字,我想一把它擺上yahoo!知識,很快這個答案就會變成單一答案。現在由于知識/資訊太多,有時信任或採取專家的答案,無非乃在于減低交易費用中的information cost,正如老闆請人事必請三大(港大,中大,科大)先一樣

5 Comments:

:: Blogger 倉海君 (23.11.06, 07:41   ) sagt...

船山兄:

麻煩你暫時刪除舒爾賽文中論及「騎呢」那一大段,因為那是錯的,亦是我建議他暫時抽起整篇文章的。我認為要批評別人,首先自己要知道答案;如果自己也弄錯,那就沒資格向人指指點點--我說自己,也是說那群博士。其實我前天已把「騎呢」的本字考了出來,但問題很複雜,資料需時整理,我又打得慢,希望明天可放上網,之後舒爾賽亦會用我的講法修正及重貼整篇文章。



:: Blogger 黑夜的藍眼睛 (23.11.06, 17:53   ) sagt...

Sf
你的網誌五花八門
有時又很認真的考證一番
有趣
這種趣 是心要閑吧



:: Blogger sf (24.11.06, 01:30   ) sagt...

藍眼睛, 心亂如麻.

倉海君, 已改. 佇候貼文.



:: Anonymous 思存 (24.11.06, 11:47   ) sagt...

不如你都參與"夢見卡夫卡的65個人"丫...
http://flower.drawwithme.org/blog/?p=49



:: Blogger sf (25.11.06, 10:28   ) sagt...

卡夫卡? 不如請藍眼睛和逼狹姨姨寫丫.



coComment


:: Kommentar veröffentlichen
 (留言請留名, 謝!)


Links to this post:

:: Link erstellen

<< Home